特企・聚焦

我玩寶可夢的社會觀察

寶可夢進入台灣後,可說是正反評價兩極。有人認為這是創新科技帶來社會改變的例子,卻有人批評寶可夢讓人玩物喪志,與其上街抓怪,不如「帶五本書品味社會」
你有玩寶可夢嗎?來聽聽我們對寶可夢的社會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