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路殺警案已定讞,但標準是什麼?】一審無罪二審 18 年,檢辯皆不服提上訴,最高院駁回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鐵路警察李承翰遭刺死案 凶嫌判刑 18 年定讞 〉。首圖來源:警方提供)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本案對於犯罪嫌疑人的精神鑑定,不論一、二審,都是認為思覺失調症發作,但為什麼一審法官採認台中榮總嘉義分院的精神鑑定,認為其達到精神障礙而不能辨識行為違法的程度,處於急性發病狀態,故行為不罰,諭知無罪,監護 5 年;但二審法官則採用成大醫院的精神鑑定,雖然同樣認為鄭嫌因罹患之精神病症急性發作,現實感不清,但還未達完全喪失,所以撤銷一審的無罪判決,改判有期徒刑 18 年。

大家或者還記得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在我們還不了解精障患者的故事之前,也許總是流於情緒謾罵,但經過劇作呈現他們的認知世界之後,我們或許較能予以同理。期待讀者在看這篇報導的時候,也能回想當時看劇時的自我反思。

對於精神疾病患者的精神鑑定及司法處遇,台灣社會還需要更多的討論。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看看 最高法院於昨 (23) 日作出判決定讞的相關說明 。(責任編輯:林立)

鐵路警察李承翰遭刺死案
鐵路警察李承翰遭刺死案,一審以鄭姓凶嫌無辦識違法能力,判決無罪;二審認定鄭男辨識力及控制力未完全喪失,改判刑 17 年,監護 5 年,案經最高法院 23 日駁回上訴定讞。圖為警方在事故車廂拉起封鎖線。(警方提供)

鐵警李承翰遭鄭姓男子持刀刺死,一審以鄭男無辨識違法能力,判決無罪;二審則認定辨識力及控制力未完全喪失,改判刑 17 年,監護 5 年,案經最高法院今天駁回上訴,全案定讞。

全案起於民國 108 年 7 月 3 日晚間,鄭姓男子搭乘台鐵北上第 152 車次自強號列車,因拒絕補票,遭列車長要求於嘉義站下車,卻在車廂大聲咆哮,罵政治、罵政黨、罵政府、罵股票。

鐵路警察局高雄分局嘉義派出所 24 歲警員李承翰獲報上車處理,遭鄭男以尖刀刺傷腹部,失血過多不治。

一審認為精神障礙急性發病不能辨識違法,予以不罰

一審嘉義地方法院指出,鄭男案發前 2 日即因思覺失調症發作,妄想朋友要對他不利以詐領保險金,案發當天前往台南市政府社會局、議員服務處等地陳情,並妄想遭跟蹤、手機遭監聽。

一審指出,鄭男被要求下車時精神狀態極度不穩,經台中榮總嘉義分院精神鑑定,認為鄭男行為時處急性發病狀態,妄想與犯案有絕對交互關聯,達刑法第 19 條第 1 項因精神障礙而不能辨識行為違法的程度,行為不罰,判決無罪,入相當處所監護(強制就醫)5 年。

二審認為雖急性發作但未達完全喪失,只能減輕其刑,不能無罪

案經上訴,二審由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審理,另囑託成大醫院精神鑑定。二審綜合各項證據資料,參酌榮總嘉義分院、成大醫院報告,認定鄭男行為時,因思覺失調症急性發作,辨識行為違法的能力與依其辨識而行為的控制能力均顯著減低,但未達完全喪失,只能減輕其刑,不能判無罪。

二審依殺人罪判處鄭男有期徒刑 17 年,另審酌鄭男若未經相當治療,出獄後有極高可能再度失控,宣告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入相當處所,施以法定最長的監護期限 5 年。

檢辯皆不服,提起上訴,但最高院認為雙方上訴無理由,駁回上訴並定讞

檢察官不服二審判決提起上訴,主張鄭男屬「反社會型人格者」,非屬精神疾病,不應減輕其刑;鄭男也提起上訴,主張行為時無辨識違法能力。

最高法院認為,二審判決已指出,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鄭男有反社會人格,也詳述認定鄭男行為時辨識力、控制力沒有完全喪失的理由,判決並無違背法令;檢察官、鄭男的上訴無理由,今天予以駁回,全案定讞。

推薦閱讀

【我讀完了殺警案的判決書】不要把例外當原則!犯罪學專家沈伯洋 8 點精闢分析

【首播就洗版我的臉書】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舔拭社會傷口,揭露媒體的「再次謀殺」

【《與惡》之後,台灣改變了什麼?】殺警案判決錯不在法官和精神科醫師,而是那條 1934 年南京政府制定的「超舊法」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鐵路警察李承翰遭刺死案 凶嫌判刑 18 年定讞 〉。首圖來源:警方提供)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