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311 海嘯被攝影記者湊巧拍下,手不斷顫抖:「要是留在那裡,我能已經沒命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搭直升機拍 311 海嘯獲獎 前 NHK 攝影記者自責 10 年 〉。首圖來源:翻攝自 NHK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名攝影師詹姆士‧納賀威(James Nachtwey)曾說:「作為攝影師,最大的痛苦在於我知道自己的一切名聲和利益都建立在別人的苦難之上,這讓我每天煎熬。」

前 NHK 攝影記者因為拍攝 311 海嘯,獲獎無數,卻自責不已。他的愧疚可能有三,一為自己安全、旁觀地記錄下痛苦的災難;二為身心重創的福島居民看到災難照片後,會不會二次傷害?三為自己的名聲建立於家鄉同胞的痛苦上。

災難報導照片能讓大眾對事件留下印象,引導社會關注與共鳴。災難報導倫理包括,拍攝時須尊重拍攝對象與家屬,若可能的話在作品中展示希望。(責任編輯:連柏翰)

前 NHK 攝影記者鉾井喬,在 2011 年 311 東日本大地震時,搭乘直升機拍下了海嘯吞沒沿岸驚心動魄的一幕,並因此獲獎。但他 10 年來自責自己待在安全的地方攝影,甚至辭去記者工作。

拍下日本 311 海嘯,前 NHK 攝影記者獲獎無數

哈芬登郵報(HuffPost)日文版報導 ,鉾井喬在 311 當時,是才剛進入 NHK 福島放送局工作第一年的菜鳥攝影記者,311 當天是他第 5 次空中攝影。

當時 鉾井喬拍下的 311 海嘯影片 ,在全世界多處播放,得到許多獎項,那悽慘的景象,被稱為「歷史性的畫面」。

但鉾井說,他至今仍無法接受,311 當時「在這麼多人死去的時候,只有我在最安全的地方攝影」,不斷質疑自己「為什麼我要拍呢」。

前NHK攝影記者鉾井喬(圖)在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時,搭乘直升機拍下了海嘯吞沒沿岸驚心動魄的一幕,但他至今不斷質疑自己「為什麼我要拍呢」。
前 NHK 攝影記者鉾井喬(圖)在 2011 年 311 東日本大地震時,搭乘直升機拍下了海嘯吞沒沿岸驚心動魄的一幕,但他至今不斷質疑自己「為什麼我要拍呢」。圖片來源:翻攝自 NHK

報導說,311 當天下午 2 時 46 分發生大地震時,鉾井因為輪值當天的空拍工作,正在仙台機場的直升機庫,練習操作直升機攝影。

地震當時搖晃得非常劇烈,鉾井差點摔出直升機上的座位;機庫中有些其他媒體的直升機,因為搖晃劇烈而相撞,導致機體損壞,而 NHK 的直升機因為剛好正在進行檢查,機體有一半露出在機庫外,反而倖免於難。

鉾井搭乘的 NHK 直升機在一片混亂中升空,朝仙台車站飛去,展開拍攝工作。

鉾井回憶,一開始從上空看到仙台街道沒有太大變化,心中感到稍微放心,然而繼續前進,拍攝中的鏡頭畫面中,突然出現「黑色的海嘯」。

「黑色的海嘯」一路吞噬房屋與汽車,又與其他方向來的海嘯重疊,形成更大巨浪襲擊陸地,木材、船隻、瓦礫,一切都被海嘯沖走。

前NHK攝影記者鉾井喬回憶,「黑色的海嘯」一路吞噬房屋與汽車,木材、船隻、瓦礫,一切都被海嘯沖走。
前 NHK 攝影記者鉾井喬回憶,「黑色的海嘯」一路吞噬房屋與汽車,木材、船隻、瓦礫,一切都被海嘯沖走。圖片來源:翻攝自 NHK

鉾井的頭腦還來不及理解這些景象的意義,只是繼續執行拍攝與直播的工作。

在鉾井的腳下,街道、民眾與車輛,一個接一個地被海嘯吞沒,他操作攝影器材的手稍微發著抖,想著得趕快把影像傳回。

當鉾井幾小時後結束攝影工作,直升機降落到陸地上後,他才終於理解到自己經歷了「生與死」。

直升機起飛的仙台機場,在鉾井與同事出發約 50 分鐘後,被超過 3 公尺高的海嘯淹沒;鉾井說:「要是留在那裡,我可能已經沒命了。」

鉾井在位於災區的 NHK 福島放送局工作,也不可能忽略福島核災意外。

311 海嘯拍攝完,自問什麼是「正確的」新聞報導

鉾井說,到底什麼才是「正確性」,他至今無法得到解答。新聞報導必須傳達事件的正確性,「但是這些正確性,是現在的福島能夠承受的嗎?這是對誰而言的正確性呢……」

鉾井說,他希望能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福島,繼續思考並生活下去。

於是在震災發生 2 年後,鉾井辭去 NHK 的工作,轉當藝術家。他認為觀賞藝術作品的人,可以有各式各樣的想法,對於福島而言,與其硬塞給他們「正確性」,不如提供繼續思考的契機。

鉾井 2016 年發表短篇電影「福島櫻紀行」,電影以震災後的福島為主題,從海岸往內陸前進,追蹤櫻花開花的「櫻花前線」,記錄櫻花與賞櫻人群。

因為櫻花對福島人來說是特別的存在。許多人在震災與核災後失去原本理所當然的日常生活,每年仍按時綻放的櫻花,呈現出春天這樣「看不見的東西」,並轉化為人們的喜悅。

鉾井拍攝此片的契機,是因為遇見一名來自浪川町的男性,浪川町居民因福島核災,被要求得離去避難。這名男性與同樣無法回到故鄉的夥伴,沿著河川照顧櫻花樹。

這名男性對著攝影機說,等到大家回到浪川町時,看到震災前綻放的櫻花仍然繼續綻放的話,心情就會很不一樣吧。

這樣懷抱著難以消化的心情的福島人們,持續打動著鉾井的心。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日本福島 311 核災十周年,福島現在還好嗎?

【核四捲土重來?】311 十週年前夕,蔡英文親上火線曝 2 大理由:重啟核四絕非選項

天氣越熱,病毒感染力真的越低嗎?為什麼疫情熱區與高溫地圖居然高度吻合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搭直升機拍 311 海嘯獲獎 前 NHK 攝影記者自責 10 年 〉。首圖來源:翻攝自 NHK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