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辦世界盃足球賽的代價?】6500 人死於 2022 世足賽相關工程,離奇死因不斷發布

卡達的教育城體育館。圖片來源:User:Elspamo4

2010 年 12 月,一群卡達民眾聚在夜色下的廣場屏息,盯著架高的大螢幕轉播,國際足球總會(FIFA)準備宣布 2022 年舉辦世界盃足球賽的主辦國;當總會拿出信封,宣布卡達獲選時,全廣場的人歡聲雷動、搖擺旗幟;但他們沒想到,10 年後,已有 6500 人為此付出性命。

據《衛報》報導,超過 6500 個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孟加拉和斯里蘭卡的移工,在卡達贏得世界盃足球賽主持權後的 10 年內陸續喪命,等於平均每週有 12 名來自這 5 個南亞國家的移工死亡;而這還未計算來自菲律賓跟肯亞的大量移工,也沒把 2020 年最後幾月的數字加總。(此數字與新冠疫情關聯很低,因為卡達目前只有 257 個死亡感染案例)

雖然這些死亡案例並沒有以職業或者工作地點分類,但許多死傷的勞工,很可能任職於世界盃的建設工程。專門研究海灣勞工權利的運動組織「FairSquare Projects」總監麥基翰(Nick McGeehan)表示,自從卡達獲選舉辦世界盃,有很大比例的移工逝世。

世界盃移工勞動條件極差

為了舉辦 2022 世界盃足球賽,卡達啟動許多建設計畫:7 座新體育場館、1 座新機場、數條公路與大眾運輸系統、多間飯店,以及 1 座負責舉辦決賽的新城市。而為了完成卡達的世足夢,許多移工以極糟的勞動狀態交換。

事實上,卡達世足賽的移工勞動條件已臭名遠播。國際特赦組織 2016 年就曾經發布 報告 指出,建造哈里發國際體育場的移工受到系統性虐待,有些人被強迫勞動。

國際特赦組織 訪問 132 名建造哈里發國際體育場的移工,發現他們遭受許多虐待,包括住處極度骯髒和狹小;需在家鄉支付約台幣 1 萬 5 千元至 13 萬元不等的仲介費,才能赴卡達工作;好幾個月未領薪;雇主未提供或更新居留證,使移工面臨拘留和驅逐風險;雇主扣押護照,或不提供出境許可證,使移工無法離開卡達等。

除了嚴峻的勞動條件外,世足賽的移工更面臨莫名死因的陰影。

移工死因撲朔迷離

根據《衛報》報導,有許多不該發生,甚至神秘未解的移工死亡案例。

來自尼泊爾的 Ghal Singh Rai 在付了 1 千英鎊(約 4 萬元台幣)的仲介費後,終於在教育城體育場(Education City World Cup stadium)當起清潔工,但在抵達一週後,他就自殺身亡。

來自孟加拉的 Mohammad Shahid Miah 在勞工住處因外露電纜觸電身亡。

來自印度的 43 歲 Madhu Bollapally,被發現於自己的宿舍地板上躺著不動,被視為「自然死亡」。

根據《衛報》所蒐集的資料,7 成印度、尼泊爾和孟加拉的移工被標示為自然死亡,但這些死因通常未經驗屍就宣布。

卡達當局對移工死亡的漠視,引來國際 NGO 嚴正抗議。「人權觀察」負責海灣國家的研究員沙亞汀(Hiba Zayadin)表示,卡達政府遲遲不願正視這些勞工的性命。「我們不斷呼籲卡達政府修正驗屍相關的法律,要求法醫及時檢驗突如其來或者不明死傷,並且設立法案,規定所有死亡證明都必須具備有效的醫學死因佐證。」

卡達政府:移工死亡人數符合人口比例,沒有疑義

據《衛報》報導,卡達政府認為這些死亡數字符合移工人口比例,沒有疑義,而且這些數字也包含在卡達工作許久後,自然死亡的白領階級;意指不全都是足球賽建設工程的藍領勞工。「基於人口統計,此群體的死亡率居於預測值中。然而,每一個逝去的生命都令人感到悲痛,我們國家將竭盡全力杜絕死傷發生。」卡達政府發言人回應。

世界盃足球賽的籌備委員會表示:「我們對於這些悲劇感到惋惜,並且已經徹查每則意外,確保憾事不再發生。對此,我們將維持資訊透明;而關於為我們工作案不幸辭世的勞工,有人對此散佈不實數字,我們也會持續澄清。」

FIFA 發言人則表示 FIFA 全心致力於保護勞工權益:「工地現場皆具備嚴格的保健與安全措施……FIFA 世界盃建設工程的事件發生率,比起其他大建設案的發生率來得低 。」但卻沒有提供相關證明。

推薦閱讀

有錢卻不快樂,富有的中東小國「卡達」夾在大國中求生存

【足球政治學:卡達篇】夾在歐美和伊朗之間的小國王室,如何靠踢足球找到生存之道?

【給民眾一條安全回家的路】南迴鐵路電氣化的功臣:工程師、原住民、外籍移民與移工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