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春男現形!當少女掉出安全網,趁虛而入的陌生人恐成最親近的人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由 光現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BO》編輯檯好書推薦:《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致想閱讀本書的讀者: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竟也是貧窮大國之一!而你知道,在日本單身女性中,每三個人就有一人的月薪僅一萬台幣嗎?面對女性的經濟問題,日本政府該如何解?

據《讀賣新聞》報導,76 歲前議長小笠原清晃日前被控多次與未成年少女進行性交易,而他在 25 日開庭時已認罪,震驚日本政壇。

不過,「買春男」現象在日本早已見怪不怪!本書作者鈴木大介透過親自接觸買春男性後發現,他們恐是逃家少女最親近的人。(選書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文/鈴木大介
譯/ 陳令嫻

最糟糕也最差勁的安全網

雖然「買春男」是最糟糕的安全網,不過他們有時也是理解少女的對象。

買春男形形色色。我透過採訪, 發現許多買春男具備雄厚的經濟基礎,同時也是高知識分子。 例如,住在東京的男性飛到北海道買春遭到逮捕,此類新聞時有所聞。他們刻意前往遠方買春,是為了盡量遠離自己的生活圈——這是理所當然的犯罪心理,同時也代表他們擁有大筆的可支配所得。買春男當中,有人甚至是每個週末從首都圈前往大阪、名古屋、福岡、札幌或是沖繩買春。

為什麼他們這麼堅持一定要跟未成年少女進行性交易呢?我曾經有一陣子為了採訪逃家少女而接觸買春男,結果發現他們出人意料的心理。

對於這群買春男而言,向逃家少女買春,是一種自我實現。換句話說,他們認為自己在對少女進行「微心理諮詢」,還得意地告訴我:「這樣聽女生傾訴,她們會很感動。」他們陶醉在對少女表示一定程度理解的自己,同時懷抱著奇妙的菁英意識,大剌剌地對我說:「只有我才懂這群少女的痛苦。」「我透過金錢與精神的支援,協助這群少女。」「比起那些做兒童社福的人,我們更了解兒童貧困的現狀與少女的心聲。」

聽到這裡,我更是憤怒。這種行為不過是最低等的自我滿足罷了!

圖片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身為成人,幫得上忙的地方應該很多。 倘若真心了解少女的處境,為什麼還要付錢跟她們性交呢?有的買春男聽到少女的處境,甚至流下了眼淚。既然流下眼淚了,為什麼連精液也一起流出來呢?

最諷刺的安全網:買春男恐是逃家少女最親近的人

如果發現少女與監護人處於敵對關係,或受到強烈的支配,應該以個人的身分介入協助;倘若家庭環境不適合少女,應該幫助少女和監護人對立,為少女租屋和轉移住民票,協助少女在新的地點自力更生……這才是少女真正的需求。大人應該為少女著手的是行政手續,以及解決、減輕、理清少女與監護人之間的問題。如果那麼想跟少女做愛,好歹先跟對方談戀愛。

但是這群買春男在付錢給少女性交之後,面對監護人也只能默默忍受對方的攻擊:「我要叫警察來喔,你這個買春的混蛋!」受到自己性慾支配的買春男,不但稱不上所謂的支援者,協助少女的程度可能還不如幫少女招攬客人的「援交應召站男友」。

總之,說到這群買春男總是令我一肚子火,不過還是必須承認這群人也容易和逃家少女親近。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

推薦閱讀

【物慾才是騎上去的原動力】前八大女孩的心聲:沒人逼你,但整個行業都在鼓吹新人「向錢看」

她揭露做八大的那兩年:色情業者用高超話術,一步步誘導女孩卸下心防下海「接 S」

【社安網越補越大洞】百億預算丟水裡?蔡總統,說好的「接住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呢?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由 光現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