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人穿「高跟鞋」,會讓男人覺得很性感?生物學解釋:這種發情模式,在老鼠身上也發現!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可悲的雄性生物:有趣到睡不著的男性進化絕種史》,由 好讀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xfuel

【《BO》編輯檯好書推薦:《可悲的雄性生物:有趣到睡不著的男性進化絕種史》】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致想閱讀本書的讀者:即使當昆蟲,雄性也是活得很辛苦的哟!由生物學開始,重新思考男人與女人的價值所在!

為什麼現代的女性穿高跟鞋會讓人覺得性感呢?什麼樣的鬼臉,原來也帶有性感意味?原來這些都是可以用生物學來解釋!(選書編輯:連柏翰)

為什麼女性穿高跟鞋會令人覺得性感。
為什麼女性穿高跟鞋會令人覺得性感。圖片來源:pxfuel

文/ 藤田紘一郎,譯/陳嫻若

女性穿著高跟鞋的模樣,類似一種稱為「脊柱前彎」(lordosis)的體位。 這種脊柱前彎的體位經常會在老鼠、狗、貓等哺乳動物的雌性發情期時觀察得到,雌性將臀部往後突出,脊椎下部呈弓形翹起。

有學者主張,脊柱前彎在人類的男女之間,具有重要的意義。

加拿大協和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的加德.薩德(Gad Saad)表示,「女性翹起臀部的姿勢,在男性眼中充滿魅力。是因為這和雌性哺乳類動物接受性行為時脊柱前彎的姿勢相似。

女性穿高跟鞋的姿態,就和脊柱前彎的體位完全相同,鞋跟高度令臀部翹起,腰部呈拱狀,所以,穿高跟鞋的女性看起來很性感,而穿鞋者也會覺得自己有魅力。

這讓我想起一個很久以前的故事,瑪麗蓮.夢露在電影《七年之癢》中有個經典的鏡頭,夢露站在地下鐵的通風口上,臀部向後翹起,試圖壓住被風掀起的裙擺。這正是所謂的「脊柱前彎」體位,難怪全世界男人都為之瘋狂。

朋友的故事豈只是「七年之癢」,似乎會衍生成外人難插手的大風波了。

男人這種動物只因一雙高跟鞋就撩起劈腿的想望,世上的女性同胞若因此覺得男性令人搖頭,也是莫可奈何的事了。

扮鬼臉才是有人緣

我在三重縣的鄉下度過童年時光,時時都在許多動物圍繞下一起生活,小的從昆蟲算起,大的動物有牛、馬等。

當時我所住的明星村(現在的明和町)裡,大多數村民都經營農業,牛和馬都是農務上重要的助手。

大概是因為牛馬經常在附近,所以年幼的我一點也不覺得害怕,動物也不曾攻擊過我,記憶中我們相處得很融洽。

有一天,我如常到附近農家去玩,湊巧看到馬在小便。最令我驚奇的是,隔壁的馬露出非常奇怪的表情。

牠的嘴唇向上翻起 ,那表情似乎在笑,好像在說「哎喲,隔壁的隨地小便。」我當時想,馬也和人一樣有靈性耶。

學習醫學後我才明白,這叫做 「裂唇嗅反應」,是動物嗅聞到費洛蒙物質時的樣子。

除了人類和部分猴子,視覺不發達的動物會使用氣味或費洛蒙等化學通信(Chemical communication),作為傳遞訊息的重要方法。費洛蒙的定義是「由某個個體分泌,同種其他個體吸收後,引起吸收個體特定行為或內分泌變化的物質」。

舉例來說,雌的蠶蛾發出的費洛蒙叫做 bombykol(雌蠶蛾性費洛蒙),具有引誘雄蛾的功能。此外,公豬的唾液裡所含的費洛蒙「雄甾烯酮」,會在母豬發情狀態下引發牠的交尾姿勢。

此外,關於剛才所述的「脊柱前彎」體位,東京大學研究所東原和成教授的研究小組發表報告指出,從白老鼠的實驗中,雄鼠散發的費洛蒙會誘發這種體位。

總而言之,一般認為費洛蒙負起了生物個體間的資訊傳達功能,誘導接受個體的行為或者內分泌系統的變化。

花花公子米克.傑格一生享盡豔福的原因

除了馬之外,其他許多種哺乳類也會出現裂唇嗅反應,動物露出怪表情,是為了將鋤鼻器(又稱傑克生器官)曝露出來,這個器官是吸收費洛蒙的嗅覺器官,咧開嘴可以吸取到更多氣味物質。

人類的鋤鼻器已經退化,所以一般認為我們無法用費洛蒙傳達訊息,不過,儘管身體的功能退化,我們還是隱約能看到它的痕跡。

那就是人類做出裂唇嗅反應的表情時,看起來很性感。 想必有人會說:「性感?那不是扮鬼臉嗎?我家養的貓聞到我老公襪子的臭味,也會做出怪表情耶」沒關係,請慢慢聽我道來。

例如,在我年輕時代風靡全球的貓王普里斯萊,他成為巨星的祕訣,不只是因為歌唱得好,還有性感惹火的動作。他的厚唇一歪,抖動腰部,用低沉的嗓音唱歌的姿態,奪走了當時年輕少女的心,很多女生甚至一見到他就昏倒。

另一位魅力歌手是已年過七十,仍然活躍歌壇的搖滾歌手。

他就是滾石樂團的米克.傑格。

他的香腸嘴極為有名,甚至是滾石樂團的標誌。二○一三年,他的傳記《米克傑格的狂野生活與瘋狂才華》(Mick:TheWild Life and Mad Genius of Jagger)出版時,美術家橫尾忠則在朝日新聞投稿的書評中,絕妙的形容了他性感的魅力。

「雙性戀的米克一面晃動著雙手,走著猥褻的夢露步伐,引導聽眾進入一場性愛秀,他自己則化身為性的傳教士。與他共享歡悅的長腿美女們把他視為卡薩諾瓦或唐璜,而他的性生活不分性別、人種,已經到達超級性豪的領域。儘管有孩子,但完全無視婚姻的形態。本書的版面全被 SEX 勞工精力男米克的性愛經歷給填滿了。」(中略)「他在舞台上扭腰擺臀,噘起大大的嘴唇,像嘔吐般歌唱時,觀眾們完全著了他享樂主義的魔法,不知不覺成了性的共犯。

只是, 我也分不清楚,扮鬼臉與吸取異性費洛蒙的裂唇嗅反應差別在哪裡,最麻煩的就是, 很難說任何人做出具性魅力的表情都能受到女性歡迎。

不過,我偷偷的想,總有一天我要在鏡子前面練習一下翻唇或歪唇的動作吧。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作者介紹:藤田紘一郎,東京大學醫學系研究所博士課程修畢的醫學博士。曾任金澤醫科大學教授、長崎大學教授、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研究所教授,現為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的名譽教授、人間綜合科學大學教授。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別再以為「一夫一妻制」很完美】若沒有 200 萬年前老祖宗的這個行為,人類早就滅絕

【給既是父母,也是兒女的你參考】日本醫師:人不只會想殺死父母,也會想殺死子女

【你也擔心被搶走工作嗎?】AI 其實沒這麼聰明,日本實驗證明「人工智慧」考不上東大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可悲的雄性生物:有趣到睡不著的男性進化絕種史》,由 好讀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xfuel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