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搭便車奇觀】台灣女孩的冰島冒險記:搭便車就像俄羅斯輪盤,不知來者何人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Hit The Road:單車上,未知終點的旅程》,由 合作社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合作社出版提供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O》編輯檯好書推薦:《Hit The Road:單車上,未知終點的旅程》】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如果你也喜歡旅行,好奇旅行帶給人的意義,來看看她用單車突破國家與國家疆界,用腳步丈量國土與國土風貌,也許為你心目中的「旅行」帶來截然不同的想法。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如果有機會去冰島一趟,你絕對不能錯過一賭帕芬鳥(Puffins)的機會,全世界有 60% 帕芬鳥以冰島為家,在這裡,問人「看過帕芬鳥了嗎?」跟問吃飽沒一樣稀鬆平常。

到底這種鳥類有什麼特別,它又是如何吸引人類的目光的呢?(選書編輯:李姿萱)

圖片來源:合作社出版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文 / 李怡臻

抵達維克小鎮的第一天,在遊客中心等著拿地圖的時候,無意間聽到一位來冰島自助旅行的英國老奶奶和服務人員的對話,原來她訂好一晚兩百多英鎊的房間其實在另一座遙遠的小島上。只見她雙手一攤,聳肩笑道:「你永遠不知道老天對你的安排啊~」

圖片來源:合作社出版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後來走在冰島最南端的迪侯雷海岬(Dyrhólaey)的碎石路上,再度遇見老奶奶迎面而來。「見到帕芬鳥了嗎?」她笑著問。在此地用這句話打招呼就像台灣人們用「呷飽沒?」來問候一樣親切自然。

「才要上去呢。」我也笑著回她,明明只照過一次面心裡卻浮上莫名的親切感。告別後謹記著老奶奶提供的尋鳥關鍵「只要找到人群,就找到帕芬鳥。」往海的方向移動。走到海角盡頭,我還來不及喝口水順便感嘆天地之悠悠,轉頭就驀然驚見一群人趴在懸崖邊,以各種奇妙又詭異的姿態匍匐前進。

毫不意外,很快的我也跟著趴在地上。冰島國鳥帕芬(Puffin)黑白相間的身軀一隻隻立在峭壁邊緣,白色濃妝的臉上嵌了雙三角眼,精雕細琢的下眼線沿著圓滾滾的腮幫子一路描到底,鮮豔的鳥喙層次分明,腳踩亮橘蹼掌,不時看似困惑地歪頭看人,彷彿是畫著小丑妝的小企鵝在觀眾面前扭腰擺臀,難怪搶盡風頭和鏡頭。

豎起大拇指,搭便車省時又省力

從海岬的另一端走下去是火山熔岩風化後的砂礫鋪成的黑沙灘,人們在沙灘上來回走著,留下密密麻麻的深淺印記,像是翻攪不定的碎波浪,也像是黑色海洋。而環繞沙灘的是長短不一的玄武岩柱,彷彿照相館裡高低不一的座椅,邀請家族成員親朋好友依序入座合影留念。不遠處的海蝕洞裡,帕芬鳥把屁股對著狹小的出入口,企圖用黑色尾巴混進黑色熔岩卻沒藏住白屁股……曬著北海暖陽,躺在黑色海洋上的我這樣想著,不知不覺睡著了。

從黑色沙灘要回到維克小鎮只有兩條路, 一是翻過地吼雷海岬(Dyrhólaey)原路折返,二是從海岬後方繞行的公路接回鎮上。我衡量該用體力換取時間或是拿時間保存體力的當下,眼看著不停來去的車輛,靈光一閃「看到」省時又省力的第三條路──豎起大拇指亮出白牙齒,企圖展現出最善良無助的樣子。來不及卸下背包就有車停下來了,兩位美國德州女孩把堆滿後座的鞋子衣服一把推到地上,我坐上車,連一首歌都還沒來得及聽完,就回到停在鎮上的腳踏車身邊。

聽說冰島盛行背包客搭便車環島,沿途確實也看了不少。 搭便車像是玩俄羅斯輪盤,等的人不知道要站多久,載的人不知道來者何人。 騎腳踏車在路上遇到站在路旁等待順風車的背包客,只能對他們投以微笑並在心裡祝他們好運。偶爾在幾分鐘過後,埋頭踩踏板的我會從呼嘯而過的車窗發現剛剛的身影,他們往往會轉頭對我投以抱歉的微笑,豎起訓練有素的大拇指,透過車窗無聲地告訴我「祝你好運」。

圖片來源:合作社出版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推薦閱讀

【我不在家,在路上!】借用浴室、亂入陌生人生日派對,台灣女孩的單車壯遊在騎錯路之後才開始

【厭世就是「旅行」的開始】如果你有一天被裁員裁掉了,那就是你旅行的起點!

七萬年前,人類祖先「智人」如何滅絕其他人種?看完你會驚呼:人類腦子是個了不起的機器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Hit The Road:單車上,未知終點的旅程》,由合作社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合作社出版提供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