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用路人分 4 等級】機車族竟不是最高種族!港人的 3 年觀察:別妄想成為台灣馬路上的「神族」

(本文經原作者 單親爸爸撞牆記@懶系投資法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 〈台灣道路上的四等人(一)台灣道路上的四等人(二)〉 。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交通亂象天天上演,但台灣的交通真的很混亂嗎?

本文作者是位來台三年多的港人,他分析了用路人的階級,來說明台灣交通的特殊情形!(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文/單親爸爸撞牆記@懶系投資法

台灣交通其實一點都不混亂!搞懂用路人的四個等級,就懂為什麼

很多人,包括台灣人自己,都覺得台灣道路的交通混亂不堪。其實大家都誤會了,台灣交通一點也不混亂。大家眼中台灣道路上的亂象,包括人車爭路、不守規則、違規行車等等,其實亂中有序,大家只是沒有用上適當的標準去衡量,沒有擺好自己的位置而已。

在 750 年前的中原元朝,人類分為官、吏、僧、道、醫、工、匠、娼、儒、丐 10 等級,階級分明,愈高級的愈受尊重。台灣的道路沒有分這麼細,只分 4 個等級而已。

是的,台灣是一個包容性很大的社會,基本沒有甚麼種族歧視、階級矛盾——但不包括台灣都市的道路,那是一個階級分明的環境。

在台灣道路上,最低等、最被歧視的下等階級,被稱為「行人」。

基本上,除了一些重劃區外,台灣是沒有可供行人行走的人行道的。台灣的所謂人行道,有些是食店的一部份,有些則擺滿了機車、桌椅、雜物、惡狗(我真的遇過惡狗呀)……有些甚至直接封掉,行人根本難以通過。究其原因,台灣人行道大部份由騎樓組成,而騎樓屬私人物業一部份。在台灣人眼中,經過騎樓,就是侵入我私產,而侵入我私產,恁爸(老子)沒有開槍趕你出去,已是便宜了你。

咦?台灣法例不是有規定,騎樓雖然為私人所有,但是必須提供公眾通行嗎?……嗯,是有這法例,但有人理會過嗎?

所以,行人只能一腳高一腳低地出走馬路,侵入較高等種族的屬地。是的, 馬路是屬於較高等種族的,所以閃避車輛,就不是開車族與機車族的責任,而是行人自己的責任。

問題是,行人的步速與車速,差別還蠻大的。就算你在馬路上有留意車輛,甚至有成龍的身手,但可以破解高速行駛中的車輛的蠻衝直撞嗎?要知道,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呀!

然後是行人過馬路的問題。有些馬路有行人燈號,有些沒有,要靠看行車燈號——這些還好,習慣就行 。問題是,好不容易等了 99 秒紅燈,轉行人綠燈了,汽車與機車仍是川流不息地不斷右轉,絲毫沒有禮讓的意思 。如果你害怕而讓車,那給予行人、少得可憐的 30 秒行人燈號轉眼即逝,然後你又要重新再等。如此循環幾次,很快,你就會領略到宇宙萬物循環不息的真諦,而你永遠、永遠還站在街頭。

剛剛有人跳出來嚷說:「不對!台灣法例規定,行人路權優先 !」

沒錯沒錯,如果行人過馬路時被車撞了,道理一定在行人這邊。 只是前提是,你要先有命活下來!

而且,你難道不覺得法例之所以保護行人,就是因為行人是弱勢呀。強勢的一方,從來不需要法例保護,美國的種族平等法例也主要保護黑人呀。再舉一個例子,如果某地區到處貼滿「不准隨地大小便」的標語,你就會知道,該地區隨地大小便的人,還真是不少(別亂猜,我就是舉例,絕對沒有針對某強國的意思)。

不過話說回來,行人在台灣過不了馬路,只是個誤會,通常只發生在旅客與新住民身上。 因為他們不懂得台灣特有的「眼神過路術」

台灣人的特殊技能:眼神過路術

甚麼是「眼神過路術」?舉個例子,行人綠燈時你要過馬路,剛好有一輛轎車從你左手邊,以遇神殺神、見佛殺佛的姿態右轉。此時,你要送一個眼神給開車者,然後開車者會還你一個眼神。然後,你大膽跨前幾步,在車輛快要撞上來前,再送一個眼神給開車者,然後開車者會再還你一個眼神。這時,「眼神過路術」就完成了,奇跡出現:車輛會減速,讓你通過。

以下是「眼神過路術」4 個眼神的解密:

行人:「我要過馬路了。」

開車者:「你夠膽就試試。」

行人(跨前幾步):「我真的要過了!」

開車者:「算你狠!」

記住,一定要與開車者有 2 次眼神接觸,確保他有看到你。

但是,「眼神過路術」也不是萬試萬靈的,如果右轉的不是轎車而是機車,以機車的速度,在一般情況下行人根本沒有機會運用。但也不怕,照過吧!因為 100% 的機車族,都有 100% 的信心不會撞到路人。 而且機車族身為上等階級,行人的級數比之相差太大,作為下等人,你只能相信他們的能力。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台灣的行人,身為最低階級,是要認命的。種種坎坷,包括上下階梯、走出馬路、閃避車輛、聞車輛廢氣、被惡狗狂吠等等,這些都是下等人的本份。

尤其像現在的盛夏,36、37 度高温、頭頂是大大的太陽、沒有香港的高樓遮擋下在馬路上行走,我會想吟一首詩: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腳下路,步步皆辛苦!」(誤)

圖片來源:wikimedia,CC Licensed。

在香港,開車族是上等階級;在台灣,他們只比行人高了一階

討論了台灣道路的下等階級,接著說一下中等階級:開車族。

在香港,開車族的可是屬於上等階級呢——有能力應付香港高昂的油費與停車場月租的,一定不是常人!但香港開車族來到台灣,只比行人高了一級,屬中等階級而已。

在台灣都市開車,你經常會發現自己就像身陷蟻群中的獵物一樣,前後左右密密麻麻的,都是機車。 基本上你只能向前行,想右轉的話,無論是右前、正右還是右後方,都不會有空位給你。你打燈號想哀求機車讓一讓?哈哈,身為機車族的騎士們,一見你打燈號,立時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紛紛加速在你右手邊颼颼颼地超越,以行動告訴你:我階級比你高,讓你?想都別想!

所以,每次打燈號右轉,都是一個博奕遊戲:開車族覺得自己在車內很安全,相撞的話自己不會受傷;機車族覺得自己階級比你高,不可能讓你。雙方都在測試對方底線,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其亦庶幾近矣。

不要以為你遵守交通規則,而對方不遵守,道理就在你這邊。不是的!在台灣,碰撞的如果是轎車與機車,道理一定在機車這邊。為甚麼?因為那些科學家以為在億萬年前早已滅絕的史前動物——恐龍——其實還存活在台灣,而且做了法官。

開車族同時要應付的,還有台灣馬路上極易令人精神錯亂的燈號與指示,以及與你同階級的開車族族人的所作所為:超速、胡亂切線、突然調頭、打左燈向右轉…….

打左燈向右轉、或打右燈向左轉,這情況經常遇見,也是我很不明白的事:左、右、上、下,有那麼難分嗎?還是開車族天性就喜歡玩「你估我唔到」的遊戲?

這些其實並不是開車族最難忍受的,最難忍受的是在都市內尋找停車位。台灣無論哪個城市,公眾車位永遠都是不夠的。這也沒辦法,開車族的階級不高,自然無甚立足之地。

我是機車族,不是開車族,但每次約開車族的朋友吃飯,永遠都是最早到的那位。然後等了大約 15 至 20 分鐘,就會收到求救電話:

「我在附近,找不到停車位,你知道最近的停車場在哪嗎?」

幹!我又不開車,哪會知道呀!

真的,開車族只不過想在居所附近吃頓晚餐,也不是簡單的事:車程 10 分鐘,到達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要找車位停車。如果得到祖先的庇佑,可能花 10 分鐘就能在附近找到停車位,否則不知道要兜到猴年馬月。好不容易找到位置停車後,又走了 10 分鐘路回到餐廳。吃完飯後,回去取車,駭然發現停車費比吃飯費用還高!

吃頓飯而已,活得這麼苦,何必呢?

台灣機車的怪現象!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要擺脫低中低階級的坎坷,唯一方法,是努力把自己升級為上等階級——機車族。

作為台灣馬路上的上等階級,首先機車族是沒有塞車問題的,也沒有任何停車問題,台灣人天生就有把機車塞進最狹窄的夾縫中的本事—無論是在行駛中還是在泊車(By the way,這本事我永遠學不會)。

在台灣,2 個法定機車格,平均會停 3 台機車,然後兩邊又再停 4、5 台。而在停滿的機車格兩邊停適量機車,一般比較少被開罰單(抄牌),所以台灣的 2 格機車格,通常就停了 11 台機車。

但就算沒有法定機車格,只要不是在大路兩邊,機車都是亂停的。餐廳門口、人行道、巴士站、公園……幾乎是任你停任你放。

台灣機車族騎車時也很隨意,市區時速 50-60 公里的限制,基本上只規範汽車,是不會規範機車族的,我甚至發現連騎著機車巡邏的員警也是超速的。然後大家常見的機車逆線行車、人行道行車、與行人一起過斑馬線等等行為,台灣人早就司空見慣、習以為常。

此外,機車族在等紅綠燈時,永遠不會老老實實地停在框線內,一定是衝過框線停在斑馬線上。而且他們不論男女,天生數字感極強,總能在紅燈轉綠燈的前 2 秒,成功偷步衝出。

作為機車族一員,我對同族人的這種行為,一向感到很奇怪:又不是參加奧運會,你比我搶快了 2 秒有意思嗎?然後你還不是在下一個紅綠燈口等我?你到底在急甚麼?急著上廁所嗎?

但這些已算是很守規矩的族人了,很多時候,我在等紅綠燈時,身邊突然就有完全無視紅燈、大喇喇地從我身邊飛速而過的機車,丟下目瞪口呆的我,傻傻地繼續等綠燈。

還有,雖然法例上機車最多只能有兩名乘客,但機車族通常認為自家的機車嘛,只有擠不擠得上的問題,沒有可載多少人的問題。你沒見過一家四口再加行李,擠在一台機車上高高興興地去旅遊的場景嗎?

不知為何,我突然想起香港電視節目「歡樂滿東華」中的雜技表演。

總之,成為台灣的機車族,基本上就是天空海闊任你飛。 而且晉身機車族的門檻也很低,唯一門檻只是要克服對台灣道路的恐懼。2 年半機車族的生涯,我只有一次被查駕駛執照的經驗(那是罕有的一次衝紅燈竟被抓),所以我不知道台灣馬路上,有多少騎士是無牌機車族。

台灣馬路的最高階級:神族

不過,機車族在台灣馬路上不是最高種族,其上還有頂級階級——神族!

所謂神族,泛指台灣馬路上除行人、轎車與機車外的任何電動或非電動交通工具,包括自行車、電動自行車、滑板車、電動滑板車、老人電動車、平衡車(風火輪)……. 台灣的馬路,是一處把自由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地方,基本上只要有一個或一個以上類似輪子的圓圓的東西,就可以在馬路上大搖大擺了。

神族,可以不遵守任何交通規則。他們可以是行人、可以是車輛,視乎情況而定。他們可以不看燈號、不戴安全帽(頭盔)、沒有超不超速的問題、代步工具可以亂停、而且絕對不會被開罰單(因為根本無牌照可罰)。

神族,是天生的貴族,其貴氣來自於視死如歸的氣派。舉個例子,在攘來熙往的台灣大道上,車輛的時速都超過 80 公里。但在急速而密集的車流中,你會見到一位老人或歐巴桑,在沒有任何保護裝備下,好整以暇地踩著一輛舊自行車,以只比行人步速快一點點的車速,慢慢前行。車輛在他兩邊急速穿梭,他氣派悠閒、毫不動容,兀自哼著小曲,猶如散步在歐洲塞納河畔。這,就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神族,無論在馬路什麼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

圖片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神族,經常在馬路上施行「摩西過紅海」的神跡。他們從不需看燈號、從不需閃避任何東西,所有車輛與機車見到他們,都會自動退避三舍。這種底氣,來自於他們對於一切馬路危險的蔑視!每次我騎機車經過他們身邊時,如不是交通規則所限,幾乎想要對著他們脫下安全帽三鞠躬,以表達我內心由衷的欽敬了。

最後忠告,不要妄想成為神族,那絕對不是一般人有膽量做到的!

《後記》:有人說,台北不一樣呀,起碼對行人較為友善。他們忘了,台北是「天龍國」,除了地理位置在台灣境內外,基本上可以當成另一個國家。舉個例子,不少台北人從未騎過機車,但你見過其他台灣人不懂騎機車的嗎?

作者簡介 —— 風中追風

1995 年學生時代第一次投資股市開始,一直執意尋找最懶散、機械化而又有穩定回報的投資方法,為此遍試各式投資工具與方法,其中歷數年全職投資生涯,途經九七金融風暴、二千年科網爆破、零八金融海嘯、港股大時代等,終於領悟出一套懶系投資法,以最閒適方法帶來穩定而持續不斷的被動收入,從此踏上財務自由之路。

2016 年 6 月 1 日,妻子確診惡性血癌,在專心一意陪伴妻子打這場無硝煙的戰爭期間,正式開立網誌「尋找財自生活之途 —— 懶系投資法」,分享自己的投資心得與生活點滴。由於其投資心法深入獨到、文筆細膩,網誌瀏覽量在短時間內超過 100 萬,反應極為熱烈。

2017 年 7 月 14 日,風中追風終於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另一半。在經歷與摯愛的生離死別後,毅然攜 9 歲女兒遠走台灣,離開傷心之地。現在台灣專心陪伴女兒成長,喜歡遊手好閒、四處遊歷,網誌亦更名為「單親爸爸撞牆記 @ 懶系投資法」,繼續分享其投資理念。

出版書籍:《懶系投資法》(港版)、《懶系投資:穩賺,慢贏,財務自由的終極之道》(台版)

更多關於單親爸爸撞牆記 @ 懶系投資法的資訊請看:

部落格: http://laxinvest.blogspot.com/
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laxinvest
FB: https://www.facebook.com/chaseinwind/

推薦閱讀

【台灣駕照用雞腿換?】澳洲考照花 4 年、日本考 15 次!看完 15 張圖就懂台灣事故率為何那麼高

為何日本人口是台灣的五倍,交通事故卻只多了兩倍?他點出台灣落後交通素質

不守交通規則已成台灣文化,台灣馬路混亂到美國、日本、加拿大都發布旅遊警告

(本文經原作者 單親爸爸撞牆記@懶系投資法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 〈台灣道路上的四等人(一)台灣道路上的四等人(二)〉 。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