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疫情下人們都做生動的夢?】哈佛學者蒐集 9 千個夢:最多人夢到「蟲子追著自己跑」

夢境受訪者 Andy 表示夢裡出現許多人型大小的 紙板人 。圖片來源:《TIME》專欄影片截圖。

全球疫情燒不斷之下,儘管有些地區災情比較輕微,許多人都必須過著「關在家」的生活,就連在台灣,還是有人至今持續以「遠距上班」的模式辦公,而在全球都一改不同生活型態後,學者分析, 人們的夢境也開始變得更生動、更有故事性! 但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學者:「大蟲追著我」夢境出現超多次

TIME》雜誌專訪哈佛醫學院的心理學教授巴瑞特(Deirdre Barrett),發現在她從 3 月疫情開始全境擴散後,蒐集來自義大利及美國等地, 3 千 8 百人的夢、9 千的不同夢境當中,當中竟然有極高的重複性 ,疫情下人類的夢似乎有脈絡可尋。巴瑞特教授把調查集結成書,名叫《疫情之夢》,她表示,調查裡面重複性很高的一個夢,就是「有大蟲在追著我跑、要咬我」的情節,就連美國《今日新聞》主播亞歷山大(Peter Alexander),也在節目上表示他夢到類似的事件。

巴瑞特教授表示,她也從沒看過世界上有這麼多人,同時有著雷同夢境的現象。會有這種現象, 主要有 3 個原因

首先 生命裡有發生大事件 的時候,夢境的確傾向於更清晰、更特別;再者,人們現在待在家中, 有更多時間可以睡覺 ,而清晰夢通常都是在起床前發生的,所以睡得多,夢到的也就更多了;還有,平常人們 設鬧鐘 的話,有 80 %的機率它會打斷你的睡夢、甚至在你還沒開始產生夢境時,就把你叫醒了,現在更多人能自然地睡醒之下,夢到的情節,也就變多了。

還有一點在今年很特別的是,因為當前威脅我們的 病毒是肉眼看不見的 ,所以 在夢裡,會有更多具象化的東西來替代它 ,例如上述的蟲子就是一個「代表人們懼怕的事物」,而且蟲子與病毒的形象,給許多人雷同的印象。不過引起大家焦慮的事不同,所以其實這類的「疫情夢 」也有可能是以一場海嘯、一場火災、一場搶劫、一場槍案…… 等不同形式出現在大家的夢裡。

分析一場夢

《TIME》訪問了一名住在田納西州的紀錄片導演 Andy Sarjahani,讓他把夢境記下來。他形容場景一開始,是有天黃昏,他在德州的一間酒吧門口外,耳朵裡聽到鳥叫聲,但感覺到事態不太尋常。

靠近酒吧後,他看到裡面人很多,想著能不能找到位子坐。但緊接著,一陣風吹來,眼前的一個人就倒了下來,還在地上滑動,他發現, 原來他不是人!是紙板人! 隨後他更察覺,酒吧裡的人都是一片片的紙板人,隨風漂浮了起來。

巴瑞特教授問受訪的導演,覺得在哪裡有見過類似的紙板人?導演表示,要形容的話,除了 《小鬼當家》的劇情 之外,好像也沒有見過了。

巴瑞特教授隨即表示她聽懂了。因為儘管《小鬼當家》是部喜劇,但 故事中一個小男孩自己在家裡,陷入困境,還要想辦法應對 的場面,確實和疫情下被鎖在家的情景有所關聯。

教授補充說到,許多人都是這種感觸,儘管家裡可能還有三、四個家人一起住,但還是有「與世界隔離」的感受,除了擔心受怕,「想要出去」、「覺得受困」不外乎就是當前最常見的夢境內容 。只要病毒還存在世上的一天,這類詭異但清晰的夢境,就會一直存在人們的「共同夢境」裡。

受訪者 Andy 夢境中出現紙板人(上圖),而他憶起電影《小鬼當家》中小男孩也有操作類似的紙板人(下圖)。圖片來源:《TIME》影片截圖及 Pinterest 合圖。

推薦閱讀

一位專欄作家的觀察:我曾以為年輕人邏輯差,但其實 80、90 後的長處是「感覺」和「圖像」

【即將消失的台灣職業】「看板畫師」用 5 顏色畫活千萬電影人物 ,卻無奈勸學生「別來學」

【你家以前是墓仔埔或在河底下】Google 地圖+老照片迸出「歷史地圖散步」,一鍵穿越百年台灣

參考資料

《TIME》:Why You’re Having Such Vivid Dreams During the Pandemic

《今日新聞》:Why Are People Having More Vivid Dreams During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TIME》專欄影片截圖。)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