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只會傻傻遵守上級命令?當你相信一個人比你有知識,「道德問題」就可能被拋下!

【《BO》編輯檯好書推薦:《暴民法:當國家為惡、政治失控、正義失靈,人民的反抗無罪》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人民上街抗議政府政策,警察卻出手將手無寸鐵的民眾打至流血;想爭取人權正義,卻遭到國家軍隊鎮壓。政府可能濫權,社會該如何阻止?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警察執法時,持槍擊斃無辜民眾,或是軍人遵照上級命令「依法」鎮壓人民,這些狀況全世界層出不窮。本書作者的觀點認為,人民面對不公不義或已經傷害到自己的事情,就必須立刻反擊,這是「反抗的道德義務」,因為當人們遭遇惡法時,政治義務或是法律義務都不再有權威性,政府的代理人與平民都回到了同一條平等地位的線上。(責任編輯:梁雁)

本書作者認為,道德權威可以決定事情該怎麼做。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CC Licensed。

文 / 傑森‧布倫南(Jason Brennan)、譯 / 劉維人

軍人、警察之類的政府代理人經常有服從上級的好理由。但至少在哲學上,重要的是這種服從是什麼,以及服從的背後有什麼基礎。

我們在第三章以及上述的一些論證中,討論了政府一般而言是否對一般人民具備權威性,以及某些高階政府代理人是否對低階代理人具備權威性。這邊的權威都是指道德權威(moral authority),但還有一種東西叫做知識權威(epistemic authority),兩者差異如下:

道德權威下達的命令可以在別人身上創造出新的義務 (但「下達命令」〔by fiat〕可能需要符合適當的程序)。例如學院院長要我放下目前開設的政治學、哲學、經濟學,改開政治企業關係的課程,我就有義務聽命。或者當人們說公民有守法義務時,這代表說因為立法者制定了法規,所以其他人必須遵守。 道德權威可以決定事情該怎麼做。

知識權威 沒有這種力量。 如果某人在某些事情上是你的知識權威,意思是他在這些事情上比你更了解,判斷比你更可靠,因此碰到這些事情時,你該把這個人的信念與判斷當成證據,有時候甚至應該聽從這個人的判斷。

舉例來說,如果我跟物理學家史蒂文.溫伯格(Steven Weinberg)*討論物理學和宇宙學之類的話題,而溫伯格說「目前的資料顯示大霹靂發生在一百三十七億年前」,那麼除非有很多物理學家說他是錯的,否則我就該相信他的說法,否則就在知識上太傲慢了。只要知識權威表示我可以拿他的證詞當成證據,我就該相信他的判斷而非我的判斷。但知識權威不會因為知道的東西比較正確,就能決定事情該怎麼做。

說得更誇張一點,如果我肩膀上坐著一位真理仙女。她無所不知,句句屬實,而且會告訴我每一句話是真的還是假的。那麼照此說來,我就該一直相信她的話。但是真理仙女並沒有創造出任何新的真理,只是如實地陳述真理而已。她永遠是對的,但她沒有決定我該怎麼做。

有些時候,別人可能會變成你在道德問題上的知識權威。 也就是說,你可以把她的道德判斷當成正確的。甚至某些時候,你可能應該聽從她的道德判斷。但我要重申一次,這不是因為她在你身上創造了新的道德義務,而是因為至少她在這件事情上比你更可靠。

為什麼即使上級的命令是錯的,軍警也會服從?

在道德上(至少某些道德問題上)成為知識權威的人,不一定得比你更擅長思考道德問題,有時候只要比你知道更多相關事實就可以了。例如當我問妻子某個我從未見過的表妹是否是正派的人時,我應該相信她的答案。我的妻子不一定比我更擅長思考道德問題,但肯定比我更了解那位表妹。

至於其他時候,一個人可以成為你的道德權威,則可能是因為她比你更擅長思考道德問題,或至少更擅長思考眼前這類的道德問題。例如青少年在社交生活中碰到道德問題時應該聽家長的建議,因為家長對這些問題通常比較沒有偏見,而且比較成熟(對啦,我知道青少年通常不會同意)。或者說,我沒有像傑夫.麥克馬漢那樣深入思考過正義戰爭(just war)的相關理論或發表相關論文,所以我應該相信他的研究結果。又或者說,我應該聽從肩膀上那位真理仙女的判斷,如果我問她「我可以把錢拿去買 BMW 而不是去拯救兒童的命嗎?」而她點頭的話,我就可以去買。即使真理仙女沒告訴我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或彼得.溫格(Peter Unger)這些人的反駁論證有什麼問題,或者仙女解釋給我聽了但我太笨聽不懂也無所謂。

知識權威的概念可以告訴我們為什麼警察、軍人這些人有理由「服從」上級的命令。他們服從命令的原因,至少在某些時候並不是因為命令是上級(或更高層的上級)下達的,而是因為 他們有理由相信上級的判斷在獨立道德標準下本來就是正確的。因此在某些時候,即使他們自己認為命令是錯的,也應該服從命令。

舉一個很誇張的例子吧。我和真理仙女都入伍參軍,真理仙女負責帶領我的中隊。我們前往一個遙遠的村莊,舉目所見的村民全都是老弱婦孺,沒有任何戰鬥部隊。這時候真理仙女中尉說:「你們每個人在道德上都有義務射殺這些老弱婦孺。」我們聽到這話都覺得一切實在太像美萊大屠殺,一定是邪惡的。但我們也知道真理仙女只會說真話,所以應該是我們搞錯了。我們應該遺漏了某些事,例如這些老弱婦孺其實是偽裝得很好的敵方士兵,或者都感染了殭屍病毒,不殺光就會毀滅世界之類的。我們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為何,但既然真理仙女不可能說假話,那麼這種原因一定存在。

更真實的狀況可能像這樣:某位志願役的士兵正在反抗敵國入侵。他活在一個理性自由民主的國家,該國沒有長期從事暴行或犯下戰爭罪的紀錄。某天,長官命令他用導彈轟炸特定目標。之前我們說過,志願參軍的行為可能讓長官對他擁有一定程度的道德權威(但不表示長官對他擁有特殊豁免權)。此外,長官可能也同時具備知識權威。這名士兵有理由相信長官的消息靈通,判斷可靠。如果長官說發射導彈是對的,他就應該以此為證據相信發射導彈是對的。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323 兩週年》銘刻在身體的記憶──那一晚,暴力鎮壓沖碎了我們對民主的美好想像

上一堂最有用的國際關係課:歐巴馬執政期間,為何美國黑人依舊被大批白人殺死?

【逼人移民,港警也有份】執法不公、為業績「製造案件」!前港警曝香港警察早已腐敗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暴民法:當國家為惡、政治失控、正義失靈,人民的反抗無罪》,由 聯經出版公司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 維基百科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