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力議員蔡惠婷專欄】虐嬰事件層出不窮,但有人在乎過第一線托嬰人員的身心狀態嗎?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新竹某間托嬰中日前傳出有保母虐童的行為,其中一名 9 個月大的女嬰因遭到粗暴對待,導致腦出血。而檢警再調閱監視器後,依傷害罪對兩人提起公訴。

當虐嬰事件不斷發生時,父母又該如何安心地把孩子送至托嬰中心?面對虐嬰事件,各地市府又該如何處理,才能免除後患?(責任編輯:徐子捷)

小孩哭鬧示意圖。圖片來源:piqsels,CC Licensed。

最近爆出的新竹市虐嬰事件,讓人心情很沉重。新竹市很多無後援的雙薪小家庭,辛苦工作付上高昂費用請人照顧寶貝孩子,卻換來這樣的結果,做父母的會有多自責多揪心?

想到去年一樣是五月,玉兒托嬰中心超收事件震驚新竹市,最後在我們的監督與質詢、民眾的輿論壓力下,業者選擇退出市場。但全台灣還有多少嬰幼兒在暗處受苦卻無法表達?

虐嬰事件層出不窮!誰能為心靈受創的寶寶買單?

對於此案,很多民眾或許會有很多疑問,像是:

一、為何隔了將近半年才報導?

據我多方了解後得知,虐嬰事件爆發後,園方通報社會處後,社會處通報檢調單位進入調查,因為「偵查不公開」的關係,只能靜待司法調查,一直到檢方還原真相→結案→這週起訴書出來,方能公開報導。

二、為何社會處網站沒有公布保母姓名?

大家知道要去哪裡看市府公告嗎?在這: 托嬰中心/居家托育稽查及違反規定公告

點進去看,的確沒有兩位保母的姓名。詢問社會處的回覆是:因為保母尚在進行訴願程序,等確定結果之後,如維持原裁罰,才會公布姓名。因為這裁罰處分,撤銷後有難以恢復原狀的可能。關於這一個部分,我們會繼續追蹤監督下去。

另外,社會處每個月都有不定期稽查園所,也有督促、預告業者們,在今年七月前要全面裝設監視器,否則即將開罰。

這一次的案例,新竹市府已經罰出兒少法虐童最高罰鍰 60 萬元了。除了找檢警介入偵辦,由於情節嚴重,命業者停辦半年,同時裁罰 60 萬元,也要求解聘 2 名托育員,每人再重罰 60 萬元,並公布姓名。所有行政罰可以做的幾乎都做了。

但這些可以換回寶寶身心靈受創的彌補嗎?

在這邊想拋出的思考是:「行政裁罰能否真的從根本解決虐嬰問題?」從教育角度出發,我認為:「與其事後重罰,不如事前預防。」

虐嬰事件的起因是什麼?

對於有發生虐嬰事件的園所,除了停業處罰外,復業之後,業者一定要對主管機關,提出他們之後的人員任用計劃及老師評核辦法,主管機關要成立督導小組積極審查並追蹤。我們也會來督促將兒少違法者建資料庫,防不適任人員流竄。

另外,針對於虐嬰事件起因,應該要更細膩地深入了解: 到底是幼托人員個人特質或觀念錯誤?還是就業環境、勞動條件太差,照顧太多寶寶以致於過勞壓力太大情緒失控?每個事件背後都有太多的成因需要爬梳與釐清,才能對症下藥解決問題

這十幾年來一路看著各個教養派別出現,現代托育與教養觀需要與時俱進、學習更多的知能,來引導不同氣質的寶寶(像是高需求寶寶需要更多時間與耐性建立安全依附關係)。尤其托嬰中心所照顧的 0-2 歲的寶寶,每個階段的身心發展都不同,需要更多的理解跟正確的照顧與對待。公部門可以編列經費給予補助,鼓勵幼托人員再進修。

最後我想說, 照顧嬰幼兒其實是一件耗盡體力精神的工作;對於第一線的托嬰人員,其實是更需要先照料好大人自己的身心狀態,才能照顧好寶寶

園所的管理職權與輔導,責無旁貸;而對於願意用心、善待托嬰人員、守法自律的園所,公部門與社會大眾也應給予肯定與鼓勵。彼此從關懷角度出發、建立信任與相互支持的關係,形成正向的循環,我們的孩子,也才能得到妥善的照顧。

推薦閱讀

【時力議員林彥甫專欄】爸媽想到托育中心「虐嬰」就心驚,政府對「不當管教的保母」真的沒轍嗎?

【時力專欄】過完兒童節,兒少權益有進步嗎?修正 5 法條,讓台灣孩子擁有真正安全的生活

從肉圓父到 17 歲小媽媽虐兒:難道一年 13 萬家暴案件,用「見一個殺一個」就能解決問題?

(本文經原作者 時代力量新竹市議員蔡惠婷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捍衛兒童人權 守護幼托安全 〉。首圖來源:piqsels,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