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中國兩會政策分析】習近平為什麼不祭出刺激方案?專家:中國已不像 2008 能帶頭復甦全球經濟了!

習近平宣誓照。圖片來源:《新華社》。

隨著新冠肺炎重創全世界經濟,中國身為世界最大工廠,難以自身其外。《彭博社》報導,中國工廠在 4 月就面臨通貨緊縮加劇,與去年相比,生產者物價指數下跌了 3.1 %,消費物價指數反倒上漲了 3.3%。

成千上萬的中國勞工失去工作,疫情阻礙企業正常運營至少 3 個多月,總體而言,中國第一季的 GDP 下滑了 7%, 這是 1978 年鄧小平改革開放「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政策實施 40 年來,中國首次經濟收縮。

根據目前少數能看到的中國官方資料,儘管一些省份城市試圖透過發放消費券來刺激市場,但 北京當局卻沒有任何大規模的振興方案

地方比中央更積極維持中國內需市場的熱度,這到底是為什麼?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市場造成通貨緊縮現象,黑色曲線為 消費者物價指數 ;紅色曲線為 生產者物價指數 。圖表來源:攝自《彭博社》。

習近平的內政難題:房價過熱

據《華爾街日報》分析,北京政府的保守猶豫,是擔心「大規模的刺激方案,會導致局部經濟過熱」;這尤其是在指 房地產市場 ,因為中國房價數 10 年來不斷飆漲,許多中國人都有一種「房地產就是避險投資」的心態。

這個論述可以從深圳來看。因為儘管當前出現「史無前例的經濟下跌」, 深圳 3 月的房價依舊上漲了 5.2 %,這可是當地 3 年來漲幅最高的一次;愈是危機愈要把錢往房地產送的市場心態可見一班。

根據報導,中國監管機構認為,房價飆升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有投資者利用「低成本疫情紓困信貸」政策,把原本該用在「維持 企業生存的貸款」,挪到房地產市場 !拿政府補助的紓困資金拿來投資房地產,中國市場法治不足的結構性問題,也成了北京難以立即推動市場復甦手段的重要原因之一。

儘管如此,許多金融專家還是呼籲中國,應該重新思考政策方案,推出更多實質上能刺激消費的政令;其中,許多寄望中國市場為低迷的 2020 業績帶來刺激希望的外商,更是其中的重要鼓動力量。

匯豐集團的經濟學家王然,在最近的報告中就鼓勵北京應該盡快推出刺激方案。而法國奢侈品巨頭 LVMH(LV 母公司)和瑞典 IKEA 公司,兩大全力發展中國市場的外商消費品牌,則雙雙表示,中國的消費力前景樂觀,明顯希望給政府政策信心和持續投資中國市場表態。大眾汽車(Volkswagen)對媒體表示,「中國正在創造典型的 V 型經濟復甦」。中國汽車的銷量,是這 2 年來的首次同月份的銷量增長。

西方經濟學家難以理解的文化差異:中國人的儲蓄習慣,人們不缺現金

經濟智庫< MacroPolo>的學者 Houze Song 表示,中國政府的判斷是「這場大流行後續影響將持續一陣子」,要採取「持久戰」,若使用短期刺激方案,可能會彈盡糧絕。花旗集團首席中國分析師劉利剛分析,中國家庭的平均儲蓄水平較高,若當局發放現金,很大一部分都不太可能被花掉

換言之,東方社會習慣儲蓄的文化模式,與西方社會不同;若要靠發現金來達成紓困效果,可能北京要發比西方國家政府多好幾倍的量,才能達到刺激一班消費者進入市場消費以促進經濟活絡的效果,不只成效不彰,更可能帶來其他更麻煩的副作用。

英美日德中的國債比例,中國為紅色曲線,相較於 2008 年成長近一倍 ,整體國債額度約等於 2019 年 GDP 產值之 56 %,與德國相差不遠,簡言之,相較於其他西方國家中國債務比例雖然仍低,但明顯不若 2008 年時的狀況。圖表來源:《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北京最擔憂的問題:中國國債已攀升至高點

相較於 2008 年的金融危機風暴,中國領導人這次已經 不再願意帶頭復甦全球經濟。根據統計當年 ,中共花了超過 0.5 兆美元在刺激方案上,當時中國有強烈的成為國際新領導霸權的慾望,但更重要的是,當時的中國債務狀況比現在要更能負擔這麼高額的刺激方案負擔。

根據資料, 中國在 2020 年的國債水準,較於 2008 年,已經增漲了一倍 ,達到約他們自己 GDP 的 6 成,所以現在已不能再揮霍。

習近平的下一步該怎麼辦?五月底人大兩會巨大挑戰

中國當局表示「希望能長時間保持正常的貨幣政策」,僅提出溫和的刺激方案,允許陷入困境的企業,貸款共 800 億美元,但預告他們已經預告了, 將在未來幾個月內,降低利率

根據北京當局 4 月份召開的會議來評估,當時中共黨中央並未如以往的提到「致力實現 2020 年主要經濟目標」,畢竟這個夢想,在疫情爆發後,已經變得遙不可及。《華爾街日報》認為 中共很可能已經放棄了今年經濟增長的「雄心壯志」。

然而,若接下來 5 月 22 日的中國全國人大會議召開時,有提出新的「經濟增長目標」的話,便有可能推出刺激消費的方案。例如假設中共屆時設定 6 %的增長,則可預測將推出龐大的方案;但如果是設定 3 %增長的話,可能則推出較溫和的刺激政令。

不論如何,依據麥格理銀行首席中國分析師 Larry Hu 的看法是, 接下來,中國肯定會先降低存款利率, 只是時間遠近的問題罷了。

推薦閱讀

【北歐民眾:美國人真是令人同情】川普追不上的「丹麥紓困模式」怎麼做到的?

【被騙到負債也不准抗議!】中共官方銀行誆騙民眾買原油期貨,最後百姓痛哭跳樓、妻離子散

【川粉:不自由毋寧死】「居家隔離」政策太嚴厲?上千美國人上街癱瘓交通,高喊「把州長關起來」

參考資料

《華爾街日報》:疫情導致經濟低迷,中國為何尚未出台大規模刺激措施?

《南華早報》:Chinese investments in US dip to lowest level since 2009 with outlook for 2020 bleak amid global pandemic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Coronavirus: How Are Countries Responding to the Economic Crisis?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新華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