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是非洲豬瘟翻版】《路透》曝中共防疫手法雷同處:群豬死卻不驗毒、上報疫情就卡關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新冠肺炎從中國武漢爆發首例後,外界就質疑中共處理疫情緩慢,甚至打壓最初洩露疫情者,導致肺炎快速擴散至全球 近 90 國

根據《路透社》報導,中共防範非洲豬瘟與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時,都面臨「疫情上報機制失靈」問題,網友不禁 感嘆 :「人民被當牲畜在管」、「遇到問題就是掩蓋」。中共處理疫情究竟有哪些過不去的坎?(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jiang-wen-jie, CC Licensed。

在這次新冠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初,中國官方對疫情反應遲鈍,封鎖消息,打壓洩露真相者,在危急時刻不能向公眾發出警示,導致疫情後來快速大面積擴散,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

但是,《路透社》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其實,這一切只不過是 2018 年到 2019 年中國大陸發生的非洲豬瘟疫情過程的重演,中共在兩次重大疫情採取的做法驚人相似。

武漢肺炎、非洲豬瘟帶來的損失:3000 條中國人命與全球 1/4 生豬都消失

這次新冠病毒疫情初期的應對失誤,讓中國民眾在三個月不到的時間里付出了 3000 多條生命的代價,大部分都集中在武漢和武漢所在湖北省。

而在 2018 年到 2019 年爆發的豬瘟疫情中,中國的生豬業遭到了滅頂之災,4.4 億頭生豬存欄被消滅過半,全球生豬市場縮小了 1/4,導致全球豬肉價格大幅度上漲,食品通脹上漲到 8 年來的最高水平。(《BO》編按:據《上下游》報導 ,截至 2019 年 11 月,中國僅通報撲殺近 120 萬頭生豬,但 2019 年 2 月傳出疫情的越南,早已撲殺超過 500 隻生豬。)

《路透社》說,像這次新冠病毒襲擊中國之後又陸續攻陷世界許多國家一樣,兩年前發生那次豬瘟也突破了中國國界,蔓延到亞洲 10 個國家。

那次豬瘟疫情之所以得以迅速蔓延至全國,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疫情上報機制不暢通。

《路透社》引用常駐北京的獸醫專家韋恩·約翰森的話說,可靠信息的缺乏讓農民、行業和政府無法瞭解疫情擴散的方式和迅速擴散的原因,更無從制定有效的防控措施。約翰森管理著一家農業技術咨詢公司。

兩次疫情失控的主因皆同

疫情上報機制失靈在兩次疫情之初表現的非常突出。

武漢最早發現新冠病毒是在 2019 年 12 月,地方官員和國家衛生系統官員出於各種原因都遲遲不願意向公眾發出警訊,喪失了早期防控的最佳時機。

對於及時發現疫情並向社會發出警示的眼科醫生李文亮等八人,公安部門對他們採取了封口措施,致使病毒在人們毫無警覺的情況得以廣泛傳播。

《路透社》說,中國農業部在回應《路透社》詢問的時候表示,在非洲豬瘟爆發的時候,農業部跟各地區就疫情發展進行了及時反復的溝通,並明確表示,對隱瞞和拖延疫情的行為絕不容忍。

但是,《路透社》說,接受採訪的許多農民反映,他們的確向當地政府報告了疫情,但他們報告的情況從來沒有能夠轉送北京。

《路透社》說,從對農民和企業主管的採訪獲得的信息看,地方官員出於對上報疫情可能帶來的政治後果的恐懼而無視農民反映的情況,即便是在知道生豬大批死亡的消息後也不進行病毒測檢。

河南一位姓趙的農戶在接受《路透社》採訪的時候說,地方官員拒絕接受他反映的有關他的養豬場有很多豬死亡的說法。這個農民轉述這位官員的話說,「我們這裡沒有一例非洲豬瘟病例,如果(你)報了,我們就有一例了。」

結果,病毒擴散,這位姓趙的農戶養的所有的豬都死了。

中國處理非洲豬瘟病例,充分展現官僚主義作風

中國發現第一例非洲豬瘟病例是在 2018 年 8 月 1 日,地點是遼寧瀋陽附近的一個農場。兩周後,在 1000 多公里以外的黑龍江又出現了一例。那裡的肉類加工企業萬州國際在購買的生豬中發現了病豬。

獸醫專家約翰森說,中國政府又等了兩個星期才採取措施,停止了這個地區的豬肉出口。

《路透社》說,在豬瘟疫情爆發的頭四個月里,北京幾乎每天通報豬瘟病例,而與此同時,病毒卻大行其道,從東北南下到華中地區,向西進入四川,而在 2018 年底進入廣東。

病毒傳播途徑是長途運輸,生豬把病毒從一個地方傳播到另一個地方。另外,病毒在車輛和工具上可以存活兩個星期,接觸者都有可能感染。

《路透社》說,中國在記錄疫情發展方面,工作做的非常粗糙,好幾個養豬大省,如河北、山東和河南,竟然沒有疫情記錄。

河南有六個養豬場告訴《路透社》,他們在 2018 年和 2019 年上半年都上報過疫情,但負責官員從來沒有前來做過病毒測檢。

《路透社》的研究發現,地方政府不願意上報疫情跟國家制定的相關政策有關。

2015 年頒布的豬瘟應對條例規定,凡是發現有病毒的養豬場以及該豬場周圍 3 公里以內的所有豬場,所有生豬都必須殺掉。

規定的補償辦法是:每殺死一頭豬,補償 800 到 1200 元人民幣。其中 40%至 80%由國家支付,其餘根據各地情況,由地方支付。

但實際上,很多農戶反映,他們從來都沒有收到規定的補償金。這個情況,《路透社》說,迫使很多農民都不願意在第一時間上報,而是等到病毒症狀明顯的時候才上報。這自然也就給病毒蔓延提供了充足的時間。

推薦閱讀

就算符合症狀,死因只能寫「普通肺炎」—— 中國人搜集死亡證明書,揭露官方紀錄外的武漢肺炎生死故事

「習近平會鎖國搞文革,還是變階下囚?」—— 2 因素讓中國黨刊曝「習 1 月初就知武漢肺炎疫情」

【打死我也發不出口罩】3000 萬日供應量 vs. 28 億的日需求!中國口罩廠員工「日做 16 小時,壓力大到哭」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路透特别报告:中共应对新冠病毒和非洲猪瘟手法惊人相似 〉。首圖來源:jiang-wen-jie,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