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專欄】如果你厭膩政客口水,請聽「溫柔而堅定的聲音」——鄧惠文如何用「心政治」收服民眾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2020 大選進入倒數最後一週,這次第三勢力可說是傾巢而出,面對眾多的競爭,選民人人卻只有一票的政黨票,第三勢力要如何衝高選票,把名單上的候選人送進國會?

從精神科醫生到綠黨不分立委候選人,鄧惠文要怎麼用「心政治」來說服選民?(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鄧惠文 X 綠黨

文/ 易俊宏(綠黨中執委)

選前超級星期日,鄧醫師與民眾之間沒有螢光幕

這次,我跟綠黨不只注重土地的環保,也特別想關心台灣人心靈的環保。」「 好好活著,是每個人的權利。我們需要的不是爭鬥,也不只是經濟。」當 鄧惠文 醫生溫柔而堅定的力量,從揚聲器中流瀉而出,在人潮紛擾的街頭,我很難想像現在就是選前一週了。

離大選剩下個位數的日子,各大政黨在窮盡資源的造勢晚會上,無不聲嘶力竭、歇斯底里,但鄧惠文醫生拿起麥克風,仍一貫如她在電視節目上的不疾不徐、溫柔堅定:「我和綠黨將和你同心,重新打造合理的生活環境,希望我們一起攜手前行,讓夢想實現,無論如何我們珍惜你的理想,讓台灣人一起自主、自由、幸福。

只是這一次,民眾跟鄧醫師之間,沒有螢光幕。 想當然爾的,想要合影的民眾大排長龍、更有甚者,包包中就掏出了書請鄧醫師現場簽名。有別於過往慣行的街頭宣講,彷彿鄧惠文醫師身邊有種磁場,可以療癒前來的大家。

我作為一個醫師、心理治療師已經二十幾年了,我所接觸的是數以千計,需要得到平撫與解脫的求助者,這些人們其實都很認真、很美好,但是在生活的壓力下,過得並不快樂。」在人潮稍緩之餘,鄧醫師接過麥克風,緩緩地分享著她的參政動機。

是起了什麼樣的共鳴,讓民眾的腳步緩了,甚至停留下來的人還開啟了直播或錄影。 在這一次選舉中,我觀察到選戰對決從大黨之間,演化到人民之間『價值觀』對決時,台灣社會就開始被分化。進入國會,我跟綠黨認為應該要展現另一種談論政治的方式,讓台灣人民願意了解議題的複雜面。 從小小的改變開始,慢慢形成一種新的氣候,讓我們願意去 理解彼此。」在車水馬龍的街頭,還有熙來攘往的人潮中,鄧惠文醫生自有一股知性的魅力,成為眾人眼光的注目焦點。

從新政治到心政治: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對我來說, 台灣綠黨 成軍有二十餘年,在標榜「新政治」的同時,我們也強調著本黨是個 剛性政黨 :立場明確、沒有模糊空間。比起很多訴求本身是「柔性政黨 」的組織,其實說穿了 就是沒有核心價值 ,在資源排序的時候,總是說不清楚哪個比較重要,乃至於最後都只淪為口號。加入綠黨也十幾年,從憤青黨員、輔選夥伴,地方黨部主委,到如今的中央決策單位,我看見的是更多為理念號召而來的夥伴,不斷摸索著實踐策略。讓社會更好,從來就不是喊喊口號的事情。

終於當沒有政治明星加持的「新政治」,被精神科醫師鄧惠文注意到了,而當重視心理衛生與心靈成長的她,為了「心政治」而涉足「新政治」,似乎是意料之外、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想起她曾私下跟我們提起:當她 還是學生的時候,論文主題就是研究性別與政治,「有趣的是,當時的教授還曾反問我是來讀醫學系還是政治系。但我深知政治就是生活,政治無時無刻的影響著我們,若要改變更好的社會,就得必須去勇敢的去實踐。」鄧惠文醫師仍是一派輕鬆的語調,無論是當初跟我們會面的時刻,還是選前最後一週走上街頭,直接面對群眾的時刻。

政治議題很嚴肅、政治活動更是需要大量的資源投入,更別提台灣的選制在既得利益者的規劃下,競選門檻令人望之卻步,乃至於政治開始淪為為權貴服務。「我們都要繳稅給這個國家的,為什麼要讓那些政客亂花我們的血汗錢呢?」反倒是我拿起麥克風的街頭選講,跟鄧醫師成為一種對比,但這卻是綠黨在台灣堅持至今的一股意志。

從新政治到心政治,我知道綠黨是小黨間最有機會走出同溫層的。我沒有辦法忘記四年前,因著太陽花運動,而整個社會氛圍大順風的時候,「綠社盟」給我的警醒:當時網路上一片紅盤,在高雄競選總部的時候,我們撐到了最後一刻,還想著:就算沒有席次、也至少有政黨補助款吧?那一次的結果,讓許多夥伴切身地感到「同溫層自 high」之痛。

無論四年前,還是現在,大家都在觀望:小黨有沒有機會突破門檻?要知道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只要讓候選人走進人群中、看一般選民的反應即可。不能是特定集會遊行的活動場合,僅僅是一般的路口與夜市即可,能不能突破同溫層、立見真章。或許就是評鑑方法這樣簡單吧,就是有許多候選人,直至選前都沒有辦法走入民眾的日常,倒是拍了不少影片或上了網路節目錄影。

綠黨過去推舉了不少資深的社運前輩、今年也有不少友黨推出相當傑出的夥伴,毫無意外,都在網路上贏得一片支持。可惜讚聲跟分享數不是選票,而那些剪輯精美的影片、或是網路節目,縱然有相當熱度,卻讓我有太多熟悉感了,彷彿是四年前的綠社盟或是時代力量,那時誰知「綠社盟」連政黨補助款也沒拿到、「時代力量」後來甚至有好幾波的退黨潮?

於是,接棒歷任前輩的經營,我從地方黨部進入黨中央,也跟更多夥伴開啟了台灣綠黨從「新政治」到「心政治」的階段,鄧惠文醫師歷經十餘年的書寫、十餘本的出版,還有廣播與電視節目上的曝光,走上街頭的熱度,遠超歷年我輔選過的諸位綠黨前輩。

每一個熱情的民眾,或是說出哪一本書曾在他生命困厄時有過幫助,或是哪個節目的談話讓他「恍然大悟」,也幾乎每個人都為鄧惠文醫師參政而感到心疼:「我一定會幫鄧醫師拉票!」也總是每一個握手的結論。

「如果大家跟我們一樣,都厭膩了政客的口水,這一次,我們讓國會中有個溫柔而堅定的聲音。鄧惠文醫師,如果大家曾在電視節目上看過她知性的談話、在書店中看過她聰慧而細膩的筆觸,面對大黨惡鬥的歇斯底里,這一次,讓我們送鄧醫師進國會!」我在每一個街講地點,熱情地拿起麥克風這麼說。

推薦閱讀

【綠黨專欄】用膝蓋走路好笑?鄧惠文分析韓國瑜的「不按理出牌」:不是創意,只是在迴避弱項

【綠黨專欄】你也被「不想浪費選票」的心理操弄了嗎?別只認識芒果乾,快來認識「菠蘿乾」

【綠黨專欄】台灣有太多只為選舉、操作短線議題的政客!解密鄧惠文醫生為何加入綠黨?

(本文經 綠黨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選前黃金週、鄧惠文與「心政治」的挑戰〉 首圖來源:鄧惠文 X 綠黨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