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鈺婷:台灣有 27 萬個徹夜在實驗室解 bug 的工程師,這次讓我進軍立法院解科技立法的 bug

技術研發是國家科技的發展動力,台灣在科技產業的實力,與過去的投入息息相關,台積電、聯電皆由工研院孵育出來,從一群出身工研院為主的工程師團隊成為一家公司、最後形成台灣產值最大的產業。時至今日,研發仍是台灣研究機構與科技公司的首重之處,這幾年政府雖然持續投入預算、強化產學橋接商轉、積極扶植新創,希望為國內的科研環境注入活水。

不過身處科研第一線十年,對研發環境有深刻感受的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高鈺婷指出,不管是預算分配、研發成果技轉或新創孵育,政府的政策與動作,都還有極大的改善空間,因為科研環境不夠完善,政府和產業會雙輸,而最終輸掉的,是台灣下一代的未來。

缺乏科技專業立委,國會成了台灣經濟命脈發展絆腳石

在工研院十年的研發工程師經歷,讓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高鈺婷,成為本屆立委參選人中,少數擁有堅強專業知識與產業背景的科技立委候選人。

放棄竹科新貴的安穩生活,高鈺婷的參選,是因為她有感於立法院長期對於科技產業政策嚴重輕忽,導致台灣在競爭激烈的全球科技產業淘汰賽中持續落後,政府的科技政策無法被有效監督、科研環境容易被外行領導內行;身為兩個稚齡幼兒的母親,高鈺婷認為不能再讓國會成為台灣科技產業發展的絆腳石。

立法院缺乏科技產業專業人才,外行領導內行的結果,台灣過去 10 年政府基礎研究研發支出佔全國研發支出比例持續下滑,根據 OECD(國際經合組織)的研究,台灣的研發投入落後各國。 台灣基礎研究只占整體研發經費的 7.8%,即便不跟最高的瑞士(41.7%)相比,亞洲鄰近國家的日本(13.1%)與韓國(14.5%),也幾乎是我們的兩倍。不足的經費,讓高端研發人才研究題目受限,高鈺婷在竹科的深刻觀察,「很多影響深遠的題目你就無法選擇,只能找簡單易做但效益不大的。」

基礎研究支出低,政策干擾讓台灣的基礎研究實力一年比一年落後於國際社會。立法院缺乏科技問政專業的立法委員,面對專業的科研問題,只會表面化的求短期績效,部會為求短效政績,常要求基礎研究機構配合政策,發展可見效的動作,例如這幾年新創盛行,很多做基礎學術單位也被要求提各種創新策略,「這會造成研發機構的目標混淆、預算成效也會受影響。」

政府科技研發預算逐年下降,造成台灣基礎科技實力低落之外,現有相關預算執行面不夠精準,是另一個嚴重問題。

圖片來源:取自高鈺婷臉書 粉專  。

高鈺婷舉例,以部會合作來看,科技部著重的面向是學研單位的技術研發,經濟部則是負責協助既有企業的發展,而這兩個部會在面對新創公司的研發資源時,職掌範圍重疊,造成兩大部會同時補助一家公司的狀況持續發生。

高鈺婷解釋,學校研發團隊可以向科技部申請補助計畫,而研發一旦有成創立企業,新創企業可以再向經濟部申請另一筆預算,「這種一個研究案拿到政府兩筆預算的狀況,在業界並不少見。」她進一步指出,預算無法精準澆灌除了讓成效大打折扣,也會破壞國內的研發環境,其他有潛力的研究案,會因為經費不足影響研發品質,甚至就此停擺,造成國家的隱藏損失。

把預算用在刀口上,設定不同時程目標

要解決不同部會重複補助的問題,高鈺婷指出政府必須有跨部會的溝通平台平台,現在行政院的例行性院會,大多只報告重大政策的執行狀況,不會討論這類細節,因此高鈺婷認為科技部與經濟部必須拋棄本位主義,建立緊密的常態性溝通平台,讓雙方資訊可以同步。

至於要讓預算真正用在刀口上,政府部會要再進一步,跟產業建立起暢通的資訊互動機制,「現在台灣並沒有常態性的產官溝通管道,需求都只能在特定會議上反映,效果不大,時效性也差。」因此她認為未來這條管道一定要建立起來,業界與政府的溝通才會即時完整。

基礎技術研發方面,科技部已經決定明年科技基礎預算將增加新台幣 40 億元,高鈺婷相當支持此一作法,她也認為未來這方面的投入比例應持續成長。不過對於基礎科研易受短期政策干擾的問題,她表示政府應該根據產業需求,明確訂立各研究機構的方向,讓這些科研機構分工目標更明確,才能真正發揮國家產業政策落實與產業發展推動的助力。

例如,工研院本就是為了扶植產業而設立,與中研院、國研院等單位不同。工研院有推動產業的目標,可以領先業界佈局新一代的產品、將學界成果導向商品化。這幾年工研院也積極執行各種 POC,進行新技術的場域驗證,讓市場盡快取得可用技術;「但是像中研院、國研院台灣半導體研究中心等主責高端研究的機構,政府應該設定長期效益,從更基礎的研發角度來設定分工目標,」高鈺婷說,如此一來台灣才能有短、中、長的不同期程研發目標,對產業的協助也才能全面。

圖片來源:取自高鈺婷臉書 粉專  。

專業立委精準監督,為國內工程師發聲

對於科研預算、產學商轉、新創扶植,高鈺婷指出這些都是科技發展的重要動能,因此無論是規劃或執行都必須精準,而科技領域屬於高專業,「很多技術不懂細節,你就難以監督。」也因此立法院需要科技專業立委,才能一眼看出問題所在,除了監督政府的政策執行,另一方面也可以保護國內的研發環境。

在工研院十年,高鈺婷是最典型的工程師,而台灣 11 個科學園區、有超過 27 萬個跟她一樣的科技人,這龐大的專業族群,需要一個曾經跟他們徹夜在實驗室解 bug、一樣跟廠商客戶解釋規格、一樣知道現在政策問題在哪裡的工程師立委,如此一來,台灣的科研環境才有機會更完善。

(歡迎授權合作夥伴轉載分享。)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