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仕傑觀點】中共最想挑戰台灣「國籍與公民身份」!「對台 26 條」是中共客製化的善意、藏不住的邪惡

首圖來源:劉仕傑提供。

中國政府前幾天推出了「對台 26 條」,其中包括對台商 13 條以及非台商 13 條。消息一出,台灣各界反應不一。統媒引用在中國台商說法為這項政策擦脂抹粉,本土派媒體大加撻伐,府院黨當然火力全開全力回擊。

其實從去年的卡式台胞證及中國居住證開始,我一直認為中國對台灣最可怕且難纏的做法在於, 中共試圖在「外交」與「兩岸」之間創造若有似無的模糊空間,在外交與內政之間頻頻打擦邊球,利用「兩岸」本身的制度性模糊空間,「單方面」決定給予台灣的待遇。所有看起來對台灣人民有利的制度性安排,都出於中共「以上對下、以主對從」的恩庇(patronage)心態

既是恩庇,中國政府掌握絕對主導權,現在可以給,未來當然也可以收。現在這樣給,未來當然也可以換個方式給。

卡式台胞證,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港澳台居民居住證其實已預告,這一系列統戰的手法

根據中共出台辦法,申請者除了繳交居住地址及照片,尚必須留下指紋紀錄,台灣居民居住證號碼與中國居住證相同皆為 18 碼。但依照《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 9 條之 1 第 1 項規定,台灣人民不得在中國大陸設有戶籍或領用中國大陸護照,違反者將喪失台灣人民身份、被依法註銷在台戶籍及因戶籍衍生之相關權利。

上述居住證的戰術邏輯與「對台 26 條」第 14 條:「台灣同胞可在中國駐外使領館尋求領事保護與協助,申請旅行證件」,幾乎一致。第一,領事保護(consular protection)是一國政府對其公民的獨有(exclusive)權利。第二,旅行證件(travel document)最常見的形式為護照,這也是一國政府對其公民的權利。中國並不允許其公民擁有雙重國籍,如果台灣公民申請了中國政府核發的旅行文件或護照,那不就表示該台灣公民從此不再是台灣公民了嗎?

從卡式台胞證到居住證到 26  條,中共處心積慮挑戰的是台灣的國籍、戶籍及公民制度 。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明文規定「在國家統一前,中華民國分成大陸地區與自由地區」,其中自由地區包括台澎金馬,而大陸地區指「台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

這些含糊不清且與現實相較之下尷尬萬分的制度,造成我國政府在回擊這類議題時 彈藥無法確實集中而又常常顧此失彼的窘境。中共一連串的出招,考驗的是台灣政府內部內政部、陸委會及外交部的聯合協調應變能力,表面看起來是對台灣的外交挑釁,實際卻是瞄準台灣龐大官僚政府體系的軟肋,甚至瞄準我國憲法及兩岸關係條例在實務面的扞格矛盾之處。

不幸的是,台灣政府的回應並未展現足夠的機鋒

首先,外交部發言人強調台灣護照比中國護照好用,台灣駐外館處服務親切云云,這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對台 26 條攻擊的點是「中國駐外館處比台灣駐外館處在急難時更能幫上忙」,不是護照免簽數量或護照好用度。

如果有政治敏感度的話,應該不難嗅出中共想出這一條的靈感,來自去年大阪關西機場的假新聞事件 。我國駐大阪處長不幸因假新聞壓力輕生,但中共卻從此事件得到靈感,打算在未來開始就此借題發揮。未來只要有類似台灣國人海外急難求助無門案件發生,中共將打蛇隨棍上,再度搬出對台 26 條,大行統戰之實。

外交部的回應第二點「若國人在旅行文件上出現中國政府紀錄,會有適法性問題」,更凸顯出急於回應卻失於章法。原因很簡單,第一,中國政府不承認我國的護照,不可能在我國的護照或官方文件做任何註記。猶記得我當年派駐美國時,在社交場合遇到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人員,對方常常連收下我的名片都猶豫再三,更何況是要在我國護照上做任何公務註記。第二,倘台灣公民在急難時申請了中國的旅行文件或甚至是護照,在現行的兩岸互動機制之下,實務上台灣政府並沒有能力追查確認,除非當事人自願申報。

但問題是,真的有台灣人申請了中國護照,他們又怎麼會回過頭來向台灣政府「自首」呢?一旦自首,不但好用的中華民國護照要被註銷,連台灣引以為傲的健保資源也無法使用,豈不得不償失?

圖片來源:中華民國外交部

「對台 26 條」不會是中共最後一波統戰攻擊,台灣政府需要在制度上強化自身的防禦陣地,否則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動回應。如果只能做出類似「違法國人返國後將送外交部及陸委會處理」之類的回應,那只會讓對岸暗自竊喜。

(本文經專欄作家 劉仕傑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劉仕傑提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