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第一」夢碎】一胎化遺毒減緩勞動力、國家養老金 16 年後破產,中國「未富先老」將拖垮國力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於 10 月底落幕,中共高官齊聚一堂, 表示 中共將堅持完善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以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中共會這麼緊張,就是因為中國今年 GDP 成長率創 27 年來 最差紀錄 ,第三季 GDP 成長 掉至 6%

本文分析中國 2019 至 2099 年的經濟趨勢,探討中國將來的經濟成長是否會再衰退,且將如何影響中國國力。(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Free photo from needpix

文/ 沈榮欽(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

自 1979 年起,中國創造經濟奇蹟至今四十年,官方數據顯示 GDP 平均年成長率高達 9.5%,世界銀行更表示中國能夠將 8 億人民脫貧,為史上僅見。如今中國已經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更在美中經濟戰與美國一較短長。最近剛結束的中國共產黨十九屆四中全會,不僅更加鞏固習近平的權力,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也隱隱從實現中國夢擴展到建立中國的世界新秩序。

中國高調宣揚一帶一路、進行大外宣,但經濟成長趨緩腳步已近

中國經濟成長的經驗似乎給人成長可以無休止下去的想法,即使未來成長不可避免地會趨緩,但是極限在什麼地方?

根據 Angus Maddison 的資料與 Stephen Broadberry 等人的研究,早期印度似乎是地球上 GDP 總值最高的國家,但是到了 15 世紀時,印度 GDP 總量已經落後中國,估計 1400 年時,中國佔世界 GDP 的 30%,印度佔 25%。雖然印度平均每人國民所得在 1700 年時比中國略高,但是到了 1820 年時,中國的平均每人國民所得已經遠超過印度,印度不過比中國的一半多一點。不過到了 1890 年,美國平均國民所得就已經超過中國了。

2018 年的中國 GDP 佔世界 18.7%,中國目前人口佔世界 18.6%,兩者幾乎相同,因此隨著中國的經濟成長超越世界平均,中國的整體國力必然不斷上升,超過美國、稱霸世界只是時間問題,甚至如果以購買力調整的話,中國早已經超越美國。因此對很多人來說,問題不是中國是否會成為世界第一,而是中國的成長極限會到什麼程度?是否會恢復 1400 年明朝時,佔世界 GDP 總量的 30% 的盛世?

當然預測未來是高風險的事業,多數時候必須在事前模稜兩可與事後自圓其說之間擺盪,對中國的預測尤其如此。例如已故的諾貝爾獎得主 Robert Fogel 曾經估計,到 2040 年,以購買力來看,中國的 GDP 將達 123 兆美元,中國將超越美國+歐盟 15 國+印度+日本的 GDP 總和,約等於 2000 年全世界總 GDP 的 3 倍;中國的人均  GDP 將達 85,000 美元,超過歐盟 15 國人均 GDP 的 2 倍!Fogel 的估計使得即使對中國最樂觀的人,都感到汗顏。

無論如何,從大外宣到一帶一路,在中國於世界虎虎生風的此刻,提出「中國國力衰退」這個問題未免顯得不敬。不過美國人才剛剛於 NBA 與暴雪領教過的「向中國道歉」,對台灣人來說,無論是言論審查、強迫技轉、資訊戰、人質外交或是以商逼政,都早已習以為常,台灣一直是中國於世界的前線與試驗場,因此我懷著同樣的勇氣,將過去在臉書寫的關於中國經濟的幾則 po 文整合,試圖說明對中國經濟發展的長期預測。

預測 2019-2050 年的中國經濟,已不見高速成長的日子

甲,事實上無論有無美中貿易戰,中國高速經濟成長的日子都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原因請見以下兩個研究:

第一個研究是有人回顧中國 1979-2015 年經濟成長的來源,可以分為三類:
1. 最主要的是實體資本的投資,佔 67.9%。
2. 其次是人力資本貢獻度,1999-2008 年是 12.5%,2009-2015 年是 16%。
3. 但是最有趣的是 總要素生產力(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2008 年之前的貢獻 DGP 成長約在 20% 上下,但是 2009 年之後,竟然轉為負值。

第二個研究則將中國經濟成長來源只分為資本累積與生產力兩類,而且僅檢視 2000 年之後的情形,發現:
1. 2000-2008 年資本累積與生產力對 GDP 成長的貢獻度約略相同。
2. 2008-2012 年,資本貢獻四分之三,生產力只貢獻四分之一。
3. 2012 年,生產力只貢獻了六分之一的 GDP 成長。

這兩個研究雖然時間範圍不盡相同,但是結論一致:2008 年後,中國的生產力短期內無法貢獻經濟成長。

那麼可以增加經濟成長的,只剩下實體資本與人力資本。

先看實體資本:因為邊際資本產出率低落,所以實體資本也難以如過去般大量貢獻經濟成長。所謂邊際資本產出率是指每生產一個單位的 GDP 需要多少個單位的新增加資本投入,其數值在 2007 年時是 3.5,2016 年是 6.3,代表要達成過去的成長,要多投入 80% 的資本,根本就不可行。

再看人力資本:經濟成長等於勞動力成長與勞動生產力成長。

先看勞動力成長。中國過去的高速經濟成長很大一部分來自人力大遷徙,勞動人口由農村遷往城市,勞動人口從 6 億增加到 10 億,勞動參與從人口的 60% 增加到 75%。
問題在於中國農村勞動人口已經從 70%  降到 30%,非國營勞動人口比例從 0%增加到 83%,而且已經過了路易士拐點,也就是勞動人口已經在逐漸減少,人口紅利不再。

那麼只剩下勞動生產力成長了:根據 Li 等人的研究,過去世界各國所得與教育的關係一直相當穩定,中國已經由落後世界平均趨勢到目前已經與世界趨勢相等(也就是已經落在迴歸線上),因此勞動生產力的增長貢獻,也已經差不多到頂了。

綜合以上,中國今後的經濟成長估計大概就在 3% 上下,當然 3% 是平均,每年會隨景氣循環互有高低,但是所謂的 6%應該是明顯高估了,今後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大概只會略高於台韓等亞洲國家。

乙,如果加入美中經濟戰的影響的話,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可能更低。

2008 年歐美引發的全球金融風暴,不僅令中國政府覺得可以擴張世界,與美國一較短長,也因為挽救金融風暴,大量投入在低生產力的領域,結果拯救了金融危機,但是卻造成兩個後果:

1. 生產力大幅萎縮。
2. 債務大幅增加。

前者產生包括鬼城在內的一系列低成效的投資,後者導致中國總債務可能超過 GDP 的 300%,以致有本土金融風暴的危險。美中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估計佔 GDP 的 1.12%,當然若川普繼續施加壓力,可能影響數字會增加,但是估計也不過 1.5% 上下。因此如果有人估計中國今明兩年的經濟成長率在 1% 到 2% 之間,應該仍屬合理。

中國 2050-2099 年國力會下跌,關鍵在「老化」的勞動人口

讓我們以對體制最寬鬆的假設而言,不論中國是否會爆發本土金融風暴,或是中國共產黨是否因為經濟發展到某一階段需要面臨體制改革,這兩項對於中國經濟成長極重要的影響因素,假設都不會發生,而且中國的經濟將以目前可見的軌跡前進。 長期而言,不僅中國佔世界 GDP 總量的百分比會下跌,中國 的整體國力也將下跌,這或許會在中國慶祝建國百年之後發生。

如果以加拿大兩位學者 John Ibbitson 和 Darrell Bricker《空蕩蕩的星球》書中的估計而言,中國整體國力的下跌,就如同之前經濟成長的下跌一樣,都是無法避免的趨勢。

他們認為國際機構或許高估了各國的生育率,他們的調查顯示生育率的下降速度比大多數專家預測得更快,例如聯合國預計美國 2015-2020 年的生育率是 1.9,但是到目前才 1.8,而且還在下降中。而且世界多數其他國家的生育率下降得比美國更快,像是菲律賓的生育率從 2003 年到 2018 年自 3.7 降低到 2.7,也就是 15 年少生一個小孩,而在美國,改變速度就緩慢許多,大約從 1800 年到 1964 年嬰兒潮末期才少生一個小孩。

中國與巴西有約半數女性永久絕育,韓國、日本、台灣女性也推遲到 30 多歲才生小孩,還有很多女性則完全放棄生育,美國甚至連傳統上認為高生育率的西語裔生育率也出乎意料地下降。義大利衛生部長 Beatrice Lorenzin 在 2015 年感嘆:「我們是一個垂死的國家。」

他們估計到本世紀末,加拿大人口會增加到 1 億,美國人口會增加到 5 億,而中國人口會劇降至 6-7 億。如果這個估計是正確的,中國人口減少的速率應該會超過各種改革與經濟措施的效果,使得中國的國力在本世紀後葉必然衰退。

中國的政治與人權狀況,使得中國從不是一個高移民的國家,這時人口若要增長,只能依賴生育率。

但是正如本期《經濟學人》所說,雖然中國人平均國民所得只有美國人的 1/4,但是中國明年年齡中位數(the median age)將超越美國,代表中國的人口老化問題十分嚴重。

經濟學人》根據根據聯合國的預測, 在未來 25 年內,中國 65 歲以上人口所佔的百分比將從 12%增至 25%,成長超過一倍。 相較之下,美國花了一個世紀、歐洲則用了 60 多年才出現這個比例。中國的步伐與日本的步伐相似,但比韓國的步伐稍慢,但是日韓兩國都是先達到人均所得增長 3 倍,才開始迅速老化,而中國則是在富有之前就已經先行老化。而且這還是聯合國的估計,如果是根據 Ibbitson 等兩人的估計,中國人口老化的速度將遠超過聯合國的估計。

這樣一來,問題就不僅僅如《經濟學人》所提到的 ,在 2014 年,退休人員的養老金支出超過了工人的繳交的金額。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數據,到 2035 年,國家養老基金可能耗盡。而這是國家人口將逐漸減少的問題。

中國勞動人口減少,人口結構呈現「未富先老」狀態

眾所周知,中國的勞動人口已經過了路易斯拐點而開始減少,因此未來或許必須增加勞動參與率,特別是中國婦女,以及必須增加生育率,但是這兩個目標是相違背的,而且即使已經開放一胎化政策,還是有機會兩個目標都達不到。

了解這個原因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紐約時報》Elsie Chen 於 11 月 4 日的 〈降薪、解職、被邊緣化:中國職場媽媽的生存困境〉 一文 ,作者指出中國職場媽媽所受到的各種困境與不公平待遇,一旦職業婦女懷孕,經常會面臨「降薪、解職、被邊緣化」,而「政府表示希望女性工作,但沒有為職業母親提供多少激勵措施。自 1990 年代以來,女性在勞動力中的比例一直在下降,男女工資差異也一直在擴大。」

簡而言之, 中國人口結構已經未富先老,而母親在職場受到歧視,所以女性勞動參與率下降,而且生育率日漸降低的情形下,加上中國的政治控制、人權狀況與政府政策等不利於移民的因素,中國的總人口不僅可能在本世紀下半葉無法增長,還會日漸減少,終將抵銷已經疲軟的經濟成長的效果,使得經濟將逐漸下滑,最終導致整體國力的衰退。

當然這種極長期的預測,乃是根據現有資料的基礎加以估計,未來可能影響的因素太多,而有極大的不確定;不過至少根據目前現有的資料顯示,那種因為中國過去四十年高速經濟成長,而認為成長將不斷持續下去的直覺,很可能是缺乏現實基礎的想像。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推薦閱讀

【中國最大的亡國感來源】美中貿易戰加上川普持續施壓,可能引爆中國「本土金融風暴」

【台生在校撐港受阻,校方卻軟弱回應】加拿大為台灣上民主課:中生咆哮維族講者,校方撤銷中國學聯會「特權」

【阿根廷經濟被民粹摧毀】8 月股市一度瀉 48%!阿國經濟轉衰來自喊「垃圾不分左右」的政客

(本文經原作者 沈榮欽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國經濟 2019-2099:中國的國力會衰退嗎 〉。首圖來源:Free photo from needpix。)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