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硝煙的戰爭更致命】高雄市議會已出現「反民主惡行」!2 事件證明「砍除台灣親中勢力」不能等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台灣人總對中國政府的武統威脅加緊戒備,但我們可能沒注意到,台灣目前深陷在沒有煙硝的戰爭之中!因為「中國納粹主義」正默默進入政壇、社會中,企圖破壞民主體制。不相信嗎?讓我們從高雄市議會的「反民主」事件開始看起。(責任編輯:黃梅茹)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高雄市議會備詢。首圖來源:中央社

文/ 陳信仲 刊於《思想坦克》

近來由於反送中運動,港府與黑警在香港的諸多迫害人權、損及無辜的殘暴惡行,網路上流傳比擬為也曾經犯下反人類惡行、屠殺猶太人的德國納粹,將背後的中國政府喚作支納粹(Chinazi)的謔稱。這使筆者想到 最近台灣親中政治勢力引發的一連串體制內、體制外的反民主惡行,其實都可以算是「中國納粹主義在台灣」的情況,我們應當嚴正以對並嚴加防範。

一般人對於納粹只會想起大屠殺,事實上,納粹最為人所熟知的特徵是「意識形態上的種族主義、極權主義;政治行動上則是反民主」。親中勢力在意識形態的光譜上之所以是納粹主義,是因為從他們背後所代表的政治實體乃至於個別的政治行動,都跟納粹不謀而合。

例如中國共產黨對於新疆的種族清洗、對香港政治自由的箝制,早已逸脫社會主義的範疇,進入到單一民族乃至種族主義,以及排除異議分子的極權主義的意識形態。而在反民主的層面上,近來高雄市議會的作為以及統促黨對香港藝人何韻詩的潑漆事件,都能看到反民主的政治行動的軌跡。

利用民主反民主,就發生在高雄市議會

近來,國民黨主政的高雄市議會竟然以讓韓國瑜市長準時下班為由,通過以抽籤方式決定質詢議員的荒謬決議。

此舉不但侵害議員的法定職權,更是惡用多數決護航同黨執政者濫權的手段。雖說少數服從多數,但多數也不能侵犯個別的基本權。這樣民主國家的常識,國民黨主政的高雄市議會竟不具備,甚至實際上議員質詢的時間因此被限縮,產生數個議員共用十五分鐘的情況。這不但 癱瘓了代議民主的運作機制,更是對於希望執政者受到應有監督的人民意志之背叛。

高雄市議會隨後宣稱是延續前朝有的慣例。但事實上只有縣市合併後減少十五分鐘成為四十五分質詢時間的前例,沒有六點下班而抽籤限制質詢這種事。高雄市議會這種有意識地利用多數決破壞民主的行動,如果對歷史不陌生的人,應該會想起納粹黨員濫用威瑪共和的民主制度,選上帝國議員加以奪權的歷史。納粹透過合法戰術佔領帝國議會,將民主制度予以破壞,逐漸為希特勒的個人獨裁鋪路的光景,就在當前的高雄上演。

何韻詩來台撐香港被潑漆,是親中勢力測試民主社會底線

九月二十九日台港大遊行,香港歌手何韻詩在接受電視媒體的訪問時,受到統促黨成員胡志偉潑漆,引發各界譁然。看起來雖然是單一事件,但稍有記性的人,應該對於傘運人士黃之鋒來台遭到統促黨暴力接機記憶猶新。更不要提台大抗議中國新歌聲時發生的濺血暴力,幾天前各校連儂牆被破壞。

上述種種事件,延續到今天的潑漆事件,其實就是具備意識的犯罪慣性。而台灣法律對這種以政治行動為名的暴行防不設防,相關的處罰也過輕,無法發揮杜絕、防範的功效。雖然檢方對情節重大的統促黨已朝組織犯罪的方向偵辦,但最後能不能解散素行不良的統促黨、遏止個別人士的滋事行為仍存有疑問。

統促黨及相關極統團體在街頭長期的滋事與暴力,其策略在於試探自由民主的社會之容忍程度。 一個民主的社會之於意圖破壞民主的團體,無異於明槍對暗箭。往往回過神來,社會的意識形態與街頭早已被極端激進的團體所佔領,街頭活動與鬥毆升級為暗殺與巷戰,到時就為時已晚。更不要提社會往往不乏不明是非的人在胡亂比擬,例如把對人與對銅像潑漆,視為一樣的言論自由,進而混淆視聽。

這也是為什麼靠著街頭活動起家的納粹最後能奪權的原因之一:煽動不安、破壞秩序、製造輿論、藉機發展。

沒有煙硝的戰爭更加致命,我們能用 3 種方式解決

一直以來台灣人受到中國文攻武嚇的影響,都有哪天將爆發戰爭的陰影。然而隨著政治過程的推演,筆者更加覺得戰爭不過是阻礙正確認知的煙霧彈,實際上台灣正在進行的、我們深陷其中的,是沒有煙硝的戰爭,是從內在爆發的危機:資訊戰、對內破壞民主體制、對外打擊社會秩序,混淆自由民主的定義,造成人心對於民主價值的動搖……

中國納粹主義底下的台灣,一場沒有煙硝的戰爭正在進行,我們該如何應對?

首先,我們必須承認這個現狀,不能再用言論自由或多元主義的政治寬容藉口加以搪塞。包容極端主義與破壞民主的團體,說什麼「等待政黨輪替」,就是縱容他們軟土深掘。

其次,基於台灣的法制對於此類反民主、極端主義的團體沒有夠好的法律規範,只能用一般的法律加以制裁,執法人員必須對於這樣的現狀有所認識,放進裁量的衡量中。例如潑漆案台北地院居然裁定交保,是對極端團體的無知,背後可能有中國資助的政治勢力,難道擔心區區二十萬的交保金額不會再犯嗎?

最後,面對親中勢力體制內外的破壞,社會也要進行體制內外的聯防。例如現在仍未通過的外國代理人法案,必須加快立法進程。針對極端政黨的犯罪,除了現有的法律,可能要研議專法加以遏止。被限制質詢權的議員,除了被動接受荒謬的抽籤、聲請假處分以外,更要考慮杯葛或不合作運動來積極抵制。而包括筆者在內的公民社會,則要積極宣傳、參與政治倡議與行動,全方位阻止中國納粹主義對台灣無遠弗屆的破壞,在無可挽回以前挽救我們危殆的未來。

延伸閱讀

【同邏輯,若中共願意出更多錢會怎樣】台灣 9 退將怕終生俸被取消,中國國慶邀約「0 出席」

【法媒:中共強硬贏不了台民心】只剩 4%台人自認是「中國人」!16 歲台女用 4 點證明「台灣是國家」

【我幫生病的台灣把脈】台灣深陷「政治輕佻症」20 年!台人逃不出威權「陰影」,只好變酸民

(本文經合作夥伴 思想坦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國納粹陰影下的台灣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