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我從沒講過藍綠一樣爛】台灣要組新國會!戰神:我若是蔣萬安一定勇敢說「國民黨不能這樣下去」

圖片來源:中央社 記者葉臻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確定棄選不連任,改由他的辦公室主任賴嘉倫參戰汐止!但外界還是關心黃的動向,他 20 日表示,「到今天為止,我都沒點頭答應列入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名單,也沒有計畫加入由台北市長柯文哲帶領的台灣民眾黨」,且不變的是,黃國昌老話一句:「與其關心黃國昌下一步,不如關心台灣的下一步」。

但,黃國昌心中的「台灣下一步」是什麼?

我從沒講過藍綠一樣爛!黃國昌的下一步:台灣要組新國會

黃國昌在售票的「台灣下一步系列巡迴演講」中直言,台灣的下一步就是要有新的國會,要讓兩黨都不要過半,「平衡力量」才能真正監督執政黨;同時,他更爆料國會大小事,點名藍委講萬安讓他非常失望。

接下來,就透過演講逐字,來看黃國昌想怎麼推動國會改革。

你會發現說,財政部、金管會、內政部、經濟部,這麼多部會,我老實跟大家報告,你給我去質詢一百次都沒有用、質詢一百次也沒有用。大家如果比較早到,應該有看到前面讓大家回顧那個質詢的片子。

為什麼質詢一百次也沒有用?啊就這樣啊,啊不然要怎麼樣?

好,那因為什麼?你要改變的話,你一定要從上層的政治結構改變。因為不是,我講一句比較直白的話,不推實價登錄 2.0 是徐國勇決定的嗎?絕對不是。所以徐國勇一定覺得很冤,說「你衝著我來幹嘛?你都不知道我的痛,你也不知道我的苦,我也不能跟你講是誰決定的。你一直逼我有什麼用?」

財政部部長也是一樣。大家有看過財政部部長、有看完我問過幾個主題。因為現任的財政部部長蘇建榮是一個學者出身的人。那我對於他的 Integrity 完全沒有懷疑、完全沒有懷疑。但是你,你有看過我質詢,你就會覺得真的他是欲言又止。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那個現在第一銀行的董事長叫廖燦昌,他是蘇貞昌上台了以後,換上來的。廖燦昌何許人也?他為了什麼事情下台?慶富獵雷艦弊案。(註:廖燦昌因慶富案,從合庫金董事長的位置上下台。)

我那時候一直轟他,我轟到把他轟下台。結果廖燦昌回來了以後,笑傲江湖,哈哈哈哈哈。「你把我從合庫轟下來,我回來掌理一個資本額更大的第一銀行。」那我問財政部部長,這個人事是誰決定的?「大家共同討論出來的。」那場質詢蠻有意思的。大家如果有空可以去看,啊就不是他決定的。他後來被我逼到,他又講了一句話,說「我有把我的意見表達過」。他的意思就是說「該講的話我也講了」。

好,那上層的政治結構,就大家不要誤會齁,黃國昌今天辦這場演講是在說什麼「藍綠一樣爛」,我從來沒講過這句話,我從來沒有講過這句話。

中國國民黨,我對它沒有期望,我可以很坦白地跟大家講,我對他們沒有期望。那當然,中國國民黨比較年輕的朋友,聽我這樣講不要生氣,你們其實有很好的機會可以造反,但是我到目前為止沒有看到你們做那樣的事情。 如果我是中國國民黨中生代,像是蔣萬安那樣子,我一定勇敢的站出來, 就像他關掉麥克風講的話一樣。(註:蔣萬安之前曾在國會與人閒聊時,以為已關掉麥克風的情況下,說出「韓粉都是比較沒理性,也說不出為什麼支持他」這樣的話來。)

我講真的,我的意思說,我立的立場不是為了什麼個人。

我其實不要講得那麼偉大說(註:這裏指的是上述的國民黨年輕朋友)是為了這個國家,我為了我這個黨,我愛的這個黨,我也不應該容許這種事情發生。結果我很失望,那些中生代沒有一個跳出來說「這個黨不能這樣下去」。

當然我知道有些綠營的朋友蠻開心的,你上擂台的時候永遠希望你對面站的是一個草包。選舉啦、政治上面的利害分析,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做得其實都比我好。但是我老實講,我做為一個台灣人,我覺得最大的在野黨提出這樣的總統候選人,真的讓人失望,真的讓人失望。

但是第二個事情是,我們要更深刻去反省的事情是說,好,這個人如此讓人失望,但為什麼這麼多人支持他?你千萬不要用那種心態,說「那些人沒讀書啦!」、「腦袋有洞啦!」、「根本有問題才會支持他」。我知道有網路上幾乎都是這樣子的聲音。
但是我必須要老實的講,我從來不會這樣子講。

要被檢驗、要被批判的是政治人物。要被檢驗、要被批判的是政治人物。

那個選民做了他的決定,他有他的想法。你如果沒有辦法解開他心中的那個結,你沒有辦法理解到他說他的生活在過去的這段時間當中,他所感受到的事情,你就不可能改變他、你不可能改變他。不好意思喔!他還是中華民國國民,他還是我們台灣、我們的一分子、他是我們的一分子。

我們不要嘴巴上講命運共同體,實際上是「沒有跟我在一起、不支持我的總統候選人,你一定是中共同路人、你一定是中國國民黨的打手」。

從最近的反送中、一直到更早之前的事情,臺灣很多朋友現在好像在吃芒果乾,大家亡國感好像很重。但是我要說的事情是什麼?我要說的事情就是說,大家有一個共同的,就是我要維持台灣自由民主的生活。每個政治人物都會講。我們大部分的選民也都會這樣子講。

但是,就是說,我一直認為,政治的走向要問的第一個問題是:「大部分的人希望過的共同的生活是什麼?」。

以前、或者是到現在我們都認為是自由民主,這個我也贊成。但是你對於未來新的社會,所謂的社會就是在住在這裡面的這一群人的生活方式,過什麼樣的生活,我們對於我們新的社會有沒有新的想像出來?對於我們未來經濟發展的途徑,我們有沒有一些新的圖像出來?如果過去那樣子的,沒有辦法複製,甚至不應該去複製,我們出現了嚴重的資源錯置,那就要重新調整,要認真的去調整它。

這個是,我們接下來在進行新政治的時候,我們的方向,取向的就是那個地方。對於我來講,這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的事情,我可以很坦白地跟大家講,如果沒有辦法改變國會的結構,我可以很坦白跟大家講,我完全沒有意願再重複過去這幾年的生活。
「What difference do you make?」這個是我永遠會問我自己的一句話。

你說你可以繼續裡面去揭弊啊,然後去監督行政部門啊!可以啊,當然可以啊!但是我希望,就像我一開始的題目一樣,「台灣的下一步」,不是「黃國昌的下一步」。我不希望就是用一個人,進去裡面、再重複做一樣的事情,就只是惹人厭啊!

什麼叫惹人厭?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各位,絕大多數,我不敢說 100%,我沒有做過調查,絕大多數一定都是支持蔡英文總統連任,不太支持那個… 我們剛剛提到的那位… 蔣萬安沒有道德勇氣出來… 中國國民黨,我的老天哪!百年政黨淪落至此,心痛不已。

我如果是蔣萬安,我老實跟大家講,我早就叫中生代大家站出來革命了。

吳敦義你到底在幹什麼?這個黨會被你玩死,雖然消滅國民黨是我的志願。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有的時候還是要易地而處的去幫人家想嘛!目標都是讓台灣更好,那它還沒有死以前,你可不可以表現得稍微好一點?ok 好,這個是我真實的想法。

那,真的要創造改變,我認為,就是我第一次在 YouTube 直播的時候我就講過了,我們要有一個新的國會。

中國國民黨全面執政過,八年,回想一下那時候立法院發生過什麼事情?

民主進步黨,2016 年的時候,你們希望國會過半、選民也給你們過半,不僅超過了 57 席、57 席是魔術數字,因為立法院 113 席,57 就過半了,它掌握了 68 席,穩定過半。大家回想一下,2011 年的時候,那個時候是怎麼說馬英九?就看你有沒有誠意嘛!你有誠意就會過啊!不是嗎?當初全民給你選票、給你這麽多的席次,就是要你去做這些事啊!不是嗎?

那也正是因為這個樣子,我的力量比較低啦!我的力量比較小,我沒有辦法去影響什麼總統大局,那個太大了,已經遠遠超越我的能力範圍之外。但是我想要影響的是國會的組成。我所謂我會想要影響國會的組成,也是我希望邀請大家一起來做的事情。怎麼樣去影響國會的組成,就是讓台灣有一個新的國會。

第一步,兩黨都不要過半,要有一個可以監督制衡、balance 的力量存在。而且一定要繼續的推動國會改革。

什麼叫「繼續的推動國會改革」?大家回去想一想 2015 年,現在等下回去馬上 google,2015 年國民兩黨對國會改革提出什麼政見?不要講國民黨,國民黨會說我們席次少啊、我們推不動啊!那沒有關係,你就不要扯後腿就好了。你就乖乖的,你也沒有在吵啊,因為你沒有想要推啊!

你為什麼沒有想要推?「因為有一天我會執政啊!當我執政的時候,我哪希望有一個健全而強大的國會來監督我?我撐一下就過去了。我怎麼會想要有一個健全而強大的國會來監督我?最好就是把國會弱化最好。」

所以 2015 年大家開的政見做到現在,國會改革有沒有做?有做。都做了一個,而且是重要的一個,我不會說都沒有做,這樣講絕對不公平,有做到一件事情叫做公開透明。你在網路上看得到、電視上看得到、隨選視訊看得到,你做到這個公開透明,只是改變的第一步。什麼叫改變的第一步?你最起碼知道有立法委員在問,台三線是哪三條線?

就是你會看到「喔~」,就是拼了半天、搞了上去結果在問我台三線是哪三條線。你也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在上面撒麵粉、丟水球,你也可以看到有很多人、一堆人擠在主席台前面,狀似很激烈,怎麼每個都笑臉迎人?還有人在後面吃包子。就是那個景象真的太… 太有趣了,真的太有趣了。但是,你看了這麼有趣的景象,心不會痛嗎?心不會痛嗎?

如果我們的國會部門表現的是這個樣子的話,行政官員在立法院說謊又如何?我一直跟你鬼打牆,把時間拖完了又如何?再有一個像黃國昌這樣子的人,了不起就是不理他,然後在上面被唸一唸,然後顧左右而言他。下面有我同黨的立委會繼續在上面喊說「作秀」啦、「跳針」啦。然後還有配合的媒體,確保出來的新聞是「作秀」啦、「跳針」啦,這是多麽美妙的一個世界?對誰美妙?

這個是我認為台灣下一個階段,不要講下一個階段,就國會來講,2020 年一定要完成的事情。把新的力量、新的人才、把真正的專業論證、把真正理性監督的力量、送到立法院裡面去,扮演關鍵的角色。

推薦閱讀:

【戰神確定不玩了!記者會逐字稿】黃國昌:為什麼用「接棒」辦公室主任,是賴嘉倫自己說要選汐止

【網淚:一個時代的結束】只剩黃國昌 1 名區域立委,時代力量的下一步是「簡單數學題」

【沒滅的國民黨,給時力的啟示】除了政治明星,時代力量得重新找回「三民」票源

【國民黨不倒,第三勢力難出頭?】時力前黨員告白:時代力量已從「走自己的路」變「各走各的路」

(本文歡迎合作夥伴轉載分享。首圖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