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老人一團亂,信心反而在青年】政治青年為何脫黨?與其在乎政黨前途,他們更在意國「家」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同一天,先有台北市長柯文哲宣布組台民黨,後有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宣布脫黨,難道 2014 年的新生政治力量,這麼快面臨泡沫化了嗎?

對從政者而言,黨跟國家的優先順序是什麼?為什麼最近政治青年紛紛出走,或是在有黨籍身份下,向外支持民進黨的總統蔡英文連任?也許,這些政治青年給了答案。(責任編輯:謝佩如)

圖片來源:中央社

Thursday, August 1, 2019
文/嚴婉玲

截至 2019 年 8 月 1 日下午三點半的政治現況是這樣:綠藍各自在六月及七月確認總統候選人後,七月中黃國昌爆料私菸案揭開政局紛擾的序幕,然後是高潞.以用助理濫用職權導致高潞被停權甚至可能被開除。無巧不巧(嗎?),就在郭台銘私人飛機抵台的同時,柯文哲組黨之事曝光。

柯文哲組黨致死時代力量?

8 月 1 日,早上柯文哲證實組黨,黨員有誰還不知道,要不要參選總統九月上旬公布,倒是先嗆了這個黨名創造者的後代。這個宣布炸開了原先只有要不要支持蔡英文的這個第三勢力難題。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成了容納各種可能性的新出處,對於黃國昌、郭台銘、王金平接下來的動向猜測通通被納入這裡變出各種組合。

中午,時代力量的決策會議之後,林昶佐宣布退出時代力量,唯一支持蔡英文,洪慈庸稍晚則宣布不跟進退黨希望留在黨內努力。林昶佐的退黨與洪慈庸的不退顯示了時代內部對於選舉表態無法達成共識,又鑒於柯黨已成,於是每個人只能自為選擇。不少人悲觀認為 2014 年創造出的新生政治力量至此土崩瓦解,時代力量終將在柯組黨後被邊緣化、泡沫化,這一日見證了一黨之生與一黨之死。但我沒有這麼悲觀。

40 逾歲政治人物的紛擾,反觀青年政治工作者

當本周檯面上超過 40 歲的政治人物紛紛擾擾的表態時,我反而把目光看向 25─40 這個年齡層的青年政治工作者們。因為他/她們才是目前整個結構裡面表現最穩定的一群。如果沒有這群幕僚安排行程、處理選民服務、研究議題、主持記者會寫新聞稿,這些檯面上的人物也就只是一群眼高手低的中老年人而已。

而這個年齡層的青年政治工作者其實也是受三一八運動影響最深的一群,他們有些人就是運動參與者,以學生居多。有些人在當時已經是政治幕僚,陪著老闆們在議場外守夜,還有一些人只是從網路上刷著臉書看議場的最新動態,但在 330 的時候可能來過凱道,後來才轉進政治這一行或相近產業、社群。

他們彼此之間因為同屬一個世代,共同經歷一場重要的政治運動洗禮,幾年下來在不同的位置上耕耘,已經形成穩固的橫向連結,跨越黨派(不只是台派或綠營,甚至包括柯營),進入社會部門(媒體、新創產業、社群產業、甚至社運組織)。

比起特定政黨的前途,青年政治者更在意國家的未來

當有人不解,為什麼林飛帆明明跟時代力量的要角們關係親近,最後卻選擇進入民進黨?為什麼吳崢敢於對時代力量內部開炮?為什麼黃捷跟黃郁芬此時要呼籲支持蔡英文時,我都會試著從世代的觀點來解釋, 因為他們共享相同的價值觀與對中國侵略的抵抗,加入民進黨或者試著在時代力量內引起討論都是只是手段,特定政黨的前途跟國家的未來相比,他們更在意國家的未來。

但我剛剛說的都還只是檯面上媒體有興趣的學運人物。有更多青年工作者在許多群組裡交換著各種政治訊息,感嘆、嘲笑、焦慮但也討論與行動, 會是這一層穩定的力量帶著我們走出政治迷霧。

目前的政治光譜,無法進入到我說的這個青年網絡的其實就是韓國瑜陣營及喜樂島、一邊一國等團體,這當然也跟他們的群眾設定有很大關係。

韓陣營所設定的支持者主要是 50 歲以上,曾受國民黨統治 20 年以上的順民,在民主化三十年中未能感受到利益也不排斥中國的一群,年輕的韓粉在去年底韓國瑜當選後已逐漸流失。

喜樂島與一邊一國主要的支持者則是 50 歲以上,反對國民黨 40 年,卻無法認同蔡英文上任後諸多作為的深綠資深選民。這些陣營的幕僚也通常年紀較長甚至是與政治無涉的商業公關公司。

柯文哲的幕僚在這個網絡裡,而且深知他必須搶到曾與民進黨共享的青年到中年選票,再加上相信專業但對民主自由更深層意義並不在意的經濟選民才能突圍,所以仍然使用大量進步語彙但又必須模糊化其內涵。

例如「台灣價值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而中心思想就是台灣的整體利益與人民的最大福祉」。在藍綠各自歸隊、也不存在有力的友柯媒體情況下,柯接下來就會不斷被兩大陣營質疑這些口號的內涵到底是什麼。

而且組黨之後,他就再也沒辦法說其他政黨都是被「意識形態綁架」,甚至必須因為身為黨魁而開始為黨內其他人的作為背書, 柯文哲的光環與內涵會從組黨開始日日受到挑戰。

我認為當前的混亂已經差不多到了利空出盡的時刻,柯也只剩最後幾張牌了。就算推出一組看似強力的總統候選人, 不論是柯自己選或者是郭出來選,也會被他所催化的更往兩極發展的兩大黨所夾殺。 至於時代力量,這個黨的存或亡不能證成 2014 後的新政治存或亡,新政治正透過我說的工作者網絡繼續穩定地長成。

作者為台灣史學徒,認為取徑歷史以叩問並尋思當下現實才能產生力道,目前的研究興趣是政治運動史及地方政治史。也親身投入各種社會運動、實踐及實驗,與台南一群年輕人共同創立台南新芽,試圖用各種方式,想像並打造台南及台灣的未來。

推薦閱讀

【國民黨不倒,第三勢力難出頭?】時力前黨員告白:時代力量已從「走自己的路」變「各走各的路」

【時代力量的泡沫化危機】洪慈庸哽咽不離開時力,但該如何在「小綠標籤」下存活?

【時代力量危機風暴】林昶佐毅然退黨,洪慈庸哽咽續留:「如果時力親共,我會義無反顧離開」

【時力的黨內風暴】「國昌講話比較大聲,但不代表我該講的沒講」洪慈庸向戰神黃國昌宣戰!

 

(本文經合作夥伴 思想坦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老人一團亂,信心在青年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