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柯 P 蓋高樓就森 77】中資雙子星那幾個「彩色發光貨櫃」沒蓋,真有這麼可惜?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經濟部投審會以「有國安疑慮」,駁回台北雙子星開發案,讓台北市長柯文哲數度槓上中央,甚至以「國家願景、主權意識都是屁話」來抱怨。近日,北市還打算把社子島 11 間「不具文資價值」又沒土地產權的廟宇,從「小廟併成大廟」,民政局長藍世聰甚至強調:「這是市長美意」,但當地居民 怒轟 ,不尊重民間信仰。

城市發展、文化保存與美感間的三方平衡是什麼?文史工作者凌宗魁這篇文章,解密當年台北如何將「巴黎大禮」拒於門外,重新省思:我們真的需要雙子星嗎?

(責任編輯:黃彩玲)

圖片來源:南海控股提供,轉自 中央社

蓋雙子星,真的有那麼重要?

中資雙子星那幾個彩色發光貨櫃沒蓋起來,真的有這麼可惜嗎?

覺得完全不會啊。

當初因應這個大計畫的機場捷運、地下街都已經完成,(雙林離開市府,還有人會做交六與交八下沉廣場嗎?)(編按:「雙林」是指前副市長林欽榮與前都發局長林洲民),將來附近還有許多再利用古蹟的博物館會陸續開張。

現在在西區該做的應該是拭盡寶石蒙塵、普查三市街文化資產、彰顯歷史街區價值,少兩棟高密度大樓有什麼損失,喜歡高樓請關心菊元百貨,要蓋超高樓可以蓋在南港,但是當年 Guimard 作品可能出現在臺北的捷運站破局,到現在都還覺得像是中了彩券特獎忘記去兌換,結果過期般令人心痛啊(只好怒學中提琴)!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如果在臺北街頭出現一座此種風格的捷運站,各位會覺得很突兀?很驚豔?或者這麼「他族」的異國風情,可能掀起無數在臺的文化上的中國人、近百年來受到列強欺凌的歷史傷痛?

想把陽廟陰廟亂併成大雜廟的偽亞斯柯市長,曾經好像很有品味的說,他受不了中華民國美學的城市景觀,但現在我們知道他,顯然也不可能尊重這種建築史的重要風格。

攤開歐元鈔票 ,就在大清國的臺北府城北門蓋完沒多久,十九世紀末,歐洲進入新藝術風格的時代(Art nouveau),1899 年巴黎捷運公司邀建築師艾克特吉瑪(Hector Guimard)以工業革命後廣泛運用的鑄鐵與玻璃,設計巴黎一百四十餘座地鐵站出入口,輕快的線條化解巴黎人對陰暗地下世界的恐懼。

雖然後來陸續有所拆除,比方說,這座巴士底站就被看什麼都不順眼的巴黎酸青譏諷為「魚龍骨架」(squelette d’ichtyosaure),在戰後重建的風潮下,於 1962 年遭拆除,但尚存的出入口累積時光質感,後來陸續被保護為「法定文化資產」,早已是與鐵塔和羅浮宮並列的巴黎城市意象,出現在世界各國中小學的美術課本裡。

北捷拒巴黎的「世界大禮」,只為了蓋機場?

2008 年郝龍斌市長任內,注重城市行銷的巴黎,複製此經典設計,送到六座與法國有淵源的世界各大城市做為禮物,包括蒙特婁、墨西哥市、芝加哥、里斯本、莫斯科,以及因為部分捷運採用「法國系統」而雀屏中選的臺北,結果為了蓋機廠 ,拆遷世界遺產潛力點樂生療養院相當在行的北捷,如此回覆議員對此決策的質詢:

「一、由於本局在建工程及未來路線之車站出入口及裝修之設計原則,皆需配合各站具地緣性之公共藝術主題,且需融入周遭環境,本局目前無法找到對方要求之適宜之環境,來展現及突顯 Guimard 門及巴黎地鐵的歷史。」

(對不起你真的很好但我配不上你)

「二、另有關請本局相對提供據中國文化意涵之藝術品乙節,建議法國在臺協會可建立捷運公共藝術公開徵件訊息的交換平臺,以使二國藝術家有為對方捷運站、量身打造公共藝術之機會,並達當代藝術交流之目標。」

(平臺搞定以前不關我的事,搞定以後就交給平臺吧)

沒有美感素養,比沒常識更可怕

沒有美感素養真可怕,沒常識更可怕,黨國幾十年來不重視美感教育的因果浮現,吉瑪與比利時的維克多荷塔(Victor Horta)齊名,是新藝術史上何其重要的 人物

世界上有五座城市為了迎接 巴黎大禮 ,有的選在人潮聚集處,有的為此調整出入口大小,莫不費盡心思使自己的地鐵出口配得上這份藝術禮物, 當年的北捷卻便宜行事輕易地回絕了,此舉讓巴黎當局非常驚訝,因為臺北是全世界第一個拒絕這個禮物的城市。

居中聯絡的前駐法代表與外交部政務次長楊子葆大呼可惜:「連紐約現代美術館都想珍藏的藝術經典,我們竟然拒諸門外。他認為此事證明臺灣人『既不想知道自己的歷史,也不打算跟外面世界產生連結。』」

「臺灣歷史其實早與法國連結。如清代淡水曾發生中法之戰,時間甚至跟新藝術時期相當接近。若將新藝術車站放置在這些史蹟附近的捷運站,並加以說明,等於將臺灣歷史放進世界歷史,一座捷運涼亭可以連通兩個國度的藝術和歷史,何樂而不為?」

當年在公務員習慣互踢皮球的文化,及技術官僚缺乏文化素養的情形下,後來還學人家申請世界設計之都的臺北失去了這個機會。

臺北迎來屬於自己的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還很遙遠,然後巴黎聖母院失火了大家直呼好可惜,幾年前北門橋的拆除好不容易串聯周邊古蹟群豐富的歷史脈絡, 市府發展城市的市政規劃策略,卻仍是主張開發與強調交通順暢蓋高樓發大財,碰到道路路幅路型調整就拆遷三井倉庫山牆還裝不回去,不給蓋中資高樓就森 77,說中央沒效率,沒有五天就告訴我(審五個月是南海公司自己補件慢政府沒拖他,選舉時說這叫五大案選上發現自己沒能力處理,中央幫你處理了說聲感謝,是做人基本道理吧?)

今天若是巴黎還想再給臺北送一次這份禮物,也還是會因為阻礙交通、妨礙發展和缺乏碰釘子吧!(但市長可能會覺得,中國溫州泰順廊橋送給南投集集真令人羨慕,臺北也想要。)

推薦閱讀:

【台北人沒被騙】柯文哲:與台灣相比,台北更需要我

【柯 P 對小英發動攻勢再次失敗】柯文哲開砲總統「前瞻幾千億亂花」,卻亂槍射到自己

柯文哲為何跳票「八年五萬戶」的公宅政見——柯 P 前屬下彭盛韶:因為台灣一直用「商品化」角度看公宅

(本文經原作者 凌宗魁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