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認為一帶一路正在死去】還有專家勸美國政府「中國想到處撒錢幹嘛要阻止」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美國與密切盟友澳洲、紐西蘭和加拿大的領導人,一致拒絕參加中國在 4/25-4/27 召開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會。

中國高度重視這場峰會,稱之為 今年最重要 的主場外交活動,中國官媒甚至高調報導:峰會簽訂了價值超過 640 億美元(新台幣 1 兆 9200 億)的合作協議,中國還將發展絲路主題債券,繼續設立「一帶一路」專項貸款。

但是身為 中國最大貿易夥伴 的美國,仍然對「一帶一路」項目毫不動搖,因為大批美國專家們已經預見先機。(責任編輯:黃梅茹)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現場實景,首圖來源:影片 截圖。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正在北京舉行。美國有商界領袖認為,「一帶一路」會繼續保持強有力的發展勢頭,但是有專家卻認為, 它將難以為繼,因為中國將沒有錢去繼續投資這些項目。還有人認為,美國全力以赴對抗「一帶一路」是不明智的,因為沒有必要阻止中國在世界各地到處撒錢。

150 個國家參加「一帶一路」峰會,美國卻公開抵制

全球 150 個國家的 5 千多名代表以及 37 個國家的領導人正在北京參加為期三天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次峰會是中國今年最重要的一次外事活動。在論壇舉行期間,中國高調宣佈成立「一帶一路」新聞合作聯盟以及「一帶一路」國際智庫合作委員會。

引人注目的是,中國最大的交易夥伴美國缺席了這場峰會。而在 2017 年,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主任博明代表美國參加了第一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這種變化反映了川普政府對「一帶一路」項目立場的轉變以及整個對華態度的改變。

儘管中國方面表示,「一帶一路」是和平發展和經濟合作倡議,不是搞地緣政治聯盟或軍事同盟,但是它被很多人視為是北京在全球擴展其地緣政治影響力的一個工具。用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沃德(Jonathan Ward)的話說,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旨在把中國經濟的強制力用來在世界各地建立戰略灘頭堡」。他說,「在 19 世紀,我們會把它理解為構建帝國。」

自從「一帶一路」項目被前國務卿蒂勒森批評為「債務陷阱外交」和「掠奪經濟學」以來,川普政府的高級官員,包括副總統彭斯以及現任國務卿蓬佩奧都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的這個倡議進行公開的批評並制定了對抗的策略,包括給印太地區設立 1 億 1 千 3 百萬美元的基礎設施發展項目,以及阻止其他盟友參與這一專案。 川普總統本人曾經表示,這個項目令他感到受到冒犯。

美中貿易專家持不同看法:「一帶一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但也接著批評

代表在華 2 百多家企業利益的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會長艾倫(Craig Allen)大使對「一帶一路」項目的看法則沒有那麼負面。他日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這項倡議給世界上很多地方帶來了大量的基礎設施投資,尤其給一些很偏遠和困難的地區帶來了建設專案。

不過,他在評估這個專案時也提出了他的批評。

他說:「大部分的投資是在不透明的情況下做出的,導致一些國家陷入很高的債務,它們可能沒有能力償還這些貸款。『一帶一路』項目應當更加透明。 此外,由於在採購和建設階段對中國國有企業的過度依賴,專案接收國經濟的『乘數效應』並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

一些本來參與了「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因為無法償還貸款而不得退出這些項目或是重新談判有關的條款。除了債務負擔過重等問題以外,在美國商務部擔任過負責中國以及亞洲事務副助理部長的艾倫認為,中國政府也應該更加關注海外腐敗問題。

他說:「雖然中國確實有類似《反海外腐敗法》的立法,但從未有人根據該法提起訴訟。在這項法律下缺乏起訴並不意味著商業廉潔。這是一項本意良好但被忽視的法律執行不力的跡象。這是不幸的。」

中國民眾開始發現:他們的納稅錢被用到遙遠的地方

擔任過美國駐汶萊大使的艾倫還認為,「一帶一路」會給中國帶來政治上的緊張。他指出,很多中國民眾並不支持「一帶一路」項目,因為他們意識到,他們的納稅錢被用到遙遠的地方,幫助的是中國的國有企業和政治精英。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無法償還這些債務,這會導致中國與這些國家之間關係的緊張以及國內民眾與「一帶一路」項目受益者之間的緊張。

儘管如此,他認為「一帶一路」有很大的發展勢頭,有關的專案將繼續加速進行。他還認為,由於中國政府意識到他們需要改善專案實施標準而且不會向無力承擔財政負擔的國家提供過多的債務,因此沒有理由認為中國對「一帶一路」專案的投資在可預見的將來會放緩。

美國學者的當頭棒喝:沒有人注意到「一帶一路」正在死去

不過,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中國經濟的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 則非常不看好「一帶一路」的前景。他甚至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好景不長了,原因是中國的國際收支開始出現逆差,因此沒有錢來投資這些項目了。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一帶一路』項目最重要的進展是,它正在消退,沒有人注意到。我不是說消退是永久性的,但自去年 10 月以來,中國的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在世界各地的投資活動,包括「一帶一路」國家在內,出現了急劇的下降。」

長期跟蹤中國在全球投資的這位元經濟學家說,根據他自己的計算,中國去年的國際收支出現了 7 百億美元的逆差,這也許是中國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今年停止在海外進行投資的原因之一。

史劍道星期二在一個研討會上還表示,如果美國減少購買中國的產品,從而導致中美貿易順差縮小,那麼中國的國際收支狀況會進一步惡化。他因此認為,「一帶一路」將風光不再,甚至快奄奄一息了,儘管它還會繼續是一個外交上的倡議。

中國會讓一帶一路悄悄的死去嗎?

加州克萊蒙 • 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也傾向於認為,「一帶一路」將好景不長。他今年 2 月在《日經亞洲評論》上發表的「中國會讓『一帶一路』悄悄的死去嗎?」的文章中說,自從習近平 2013 年提出這個雄心勃勃的倡議以來,中國的外部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當時中國的外匯儲備接近 4 萬億美元,把一些外匯投資在基礎設施上看起來是一個很好的主意。如果在這些項目中使用中國的合同工和材料,「一帶一路」也能幫助中國解決鋼鐵、水泥和建築材料行業存在的產能過剩問題。

但是,在過去 5 年多的時間裡,世界已經發生了巨變。中國經濟放緩引發資本外流,導致中國的外匯儲備減少 1 萬多億美元。

裴敏欣認為,美國對中國徵收的關稅以及美中經貿關係的不確定將會大大減少中國對美國的出口,也會影響到中國對其他發達國家的出口。由於中國的經常專案盈餘基本上都來自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如果中國對其他市場市場的出口無法彌補中國對美出口的大幅減少,這會導致中國的經常專案出現逆差。

這種國際收支狀況的惡化將迫使北京不得不動用外匯儲備來捍衛人民幣,以及維持投資人對中國宏觀經濟保持穩定的信心。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將不得不非常審慎的評估它在海外的投資。

未來,中國將不得不縮減或完全放棄「一帶一路」

裴敏欣指出,「一帶一路」面臨的麻煩,還並不僅僅源于未來幾年中國外匯收入幾乎肯定會下降。他說,在國內,中國政府面臨著養老金成本上升、經濟增長放緩和稅收收入下降的完美風暴。

他因此判斷,這個在中國外匯充裕時構思並啟動的宏大項目將被重新評估,其中的一些項目將不得不縮減甚至完全放棄。

「幹嘛要阻止中國到處撒錢?」有專家認為美國反應過度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史劍道認為,美國對「一帶一路」項目做出了過度的反應,因為除了在少數幾個國家以外,它並不重要,應該被忽視。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負責中國研究的張克勝(Christopher Johnson)也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投下的一系列昂貴的賭注而且可能被證明是不可持續的,因此美國應當對它不要那麼關注,而是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 5G 網路、人工智慧以及量子計算這些高科技領域。

他擔心的是,美國對抗「一帶一路」策略的風險在於,美國忙於追打「一帶一路」,擔心中國建立影響力以及在意識形態上展開你死我活的鬥爭,而實際上這些正是美國應當部署有限資源的地方。

這位前中情局中國問題分析師認為,讓中國繼續通過「一帶一路」而到處撒錢對美國更有利。媒體援引他的話說,「如果中國人想在世界各地浪費金錢,我不確定我們應當試圖阻止他們這樣做。」

根據中國「一帶一路」官網提供的資料,截至 2019 年 4 月 24 日,中國已經與 126 個國家和 29 個國際組織簽署了 176 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

看更多一帶一路「陰謀」

中國的「一带一路」風險多,為什麼還有國家不斷加入?
【台灣不要,義大利搶著要】被告誡殖民也不怕,義滿心期待「一帶一路」到來
【還好台灣沒跟這局】馬政府六年前超渴望的一帶一路,如今卻是摧毀習近平的致命毒
【見證中共金融泡沫起點】中國如何以一帶一路伸進委內瑞拉,並一手攪亂委國政治、經濟?
中國宣稱一帶一路讓巴基斯坦脫胎換骨,巴國卻因此舉債到快破產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北京高调主办“一带一路”峰会 美专家:它正在死去 〉。首圖來源: 影片 截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