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台北市議會黑箱】議會透明的另一改革重點:簡陋的台北市議會網站——專訪市議員吳沛憶

2018 年九合一選舉當選的新科議員,不約而同在各自政見中倡議議會透明。台北市的新科議員苗博雅、邱威傑(aka 呱吉)、吳沛憶等,都強調上任後要推動「透明議會」。

於是台北市議會開議後,以苗博雅為首的這幾位議員, 在 4/15 正式提出修正提案 ,內容包括開放各委員會等直播等四項訴求;苗博雅也在臉書上發布動員,希望號召更多議員支持。4/16 傍晚就通過議員連署人數門檻,提案已經進入下一階段審核。

這是台北市議會邁向透明化的重要里程碑!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項目需要持續改革。

「台北市議會的網站資訊非常簡陋,像是議員所有的開會都有建檔,可是卻沒有提供一個便民的查詢入口」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吳沛憶認為,議會透明的落實不是只有會議直播,再往下還包括議會資料公開——為什麼資料公開很重要?以下是《報橘》專訪吳沛憶的訪談紀錄,繼續往下看他怎麼說。

為什麼有些看似里長職責的工作,會由議員負責處理?

《報橘》(以下簡稱「問」):去年底大選許多年輕面孔選上議員,包括你、苗博雅、呱吉等,都是因為長期在網路上經營發聲,建立網路社群對你們的印象;順應你們的當選,網路社群也開始關注「議員是什麼」、「議員在忙什麼」——議員的工作到底是什麼?

吳沛憶(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以下簡稱「吳」):先從大方向來說,因為行政權是在市政府手中,所以有幾個方式是議員會用來介入、監督市政府的決策。

一個是「預算審查權」,每年市政府都會編列預算,進入議會後,市議員就會一一審核這些編列的預算,看必要性、未來走向等等是不是有確實符合。還有修法、主動爭取案子,像是跟市府提蓋公園、親子樂園等等。

我上任後,除了選服的案子外,也向公園處爭取我選區的青年公園的照明與公用設備的提升,因為青年公園是大安森林之外,台北第二大的公園。

問:這些工作聽起來,是不是跟里長的工作有重疊?

吳:里長其實也會有這些工作, 但議員工作的範圍是跨區域的 。像青年公園包含了四、五個里,如果只有一個里長在處理,很容易不了了之。另外,里長也是可以爭取,但大多會請議員幫忙,因為他們最常會碰到的問題包括人行道建置、道路交通,這類型的問題也是跨區域的,會請議員去找各局處來開協調會做會勘,然後評估能不能做。

還有一個也是我現在在爭取的,是整個萬華跟中正區河濱公園的改善。因為現在河濱有很多運動人口,除了基本的球場和跑道外,會發現每一段的設施參差不齊。

問:這些項目是需要議員每天親自去跑,還是請助理去做?

吳:我正在爭取的,大部分都是過去一年在跑選舉的時候,我自己看到或是選民反映的問題,所以上任過後就先彙整起來做提案。而平常的工作模式,我會親自跟局處一起去會勘,其他事情就會靠整個團隊一起幫忙。

問:你現在有幾位助理?

吳:目前是四位。

問:這樣足夠嗎?我聽呱吉說他有七位。

吳:是不太夠的,目前會希望再增加 1~2 位。

問:如果要增加助理人數,預算足夠嗎?

吳:預算其實會變得緊繃。因為像有的議員會給助理 2 萬 8 的月薪,但我的想法是想要給助理多一點的保障跟福利。

問:議員的工作幾乎都有一塊比例會分給「選民服務」,這部分佔你多少時間?

吳:之前有很多春酒、地方社區的活動,我都會盡量去參加。現在,晚上都會四處跑行程,早上就進議會,或是開協調會、會勘和拜訪等安排。

問:我們知道議員在議會的時間裡,有很大部分都在「開會」,除了我們在電視上看得到的大會,還有一般人看不到的委員會外,議員還有哪些類型的會議?

吳:最大量的會議還有「協調會」跟「會勘」。

問:協調會是在做什麼的,由哪些人所組成?

吳:會開協調會的情況就是,當議員收到選民服務需求後,會評估這件事是由那些局處負責的,並把這些人找來一起開會。

問:協調會的內容會公開嗎?

吳:它是有紀錄的。因為議員辦的每一筆會談都需要建檔,會送到議會的系統裡。

問:我們知道議會的委員會,目前是不公開的,連媒體都沒辦法隨意進去,協調會也是像這樣嗎?

吳:比較不一樣,因為協調會主要是個案處理。通常就是個別議員、局處部門以及陳情人開的會,所以它的紀錄是會被公開的,可是目前協調會的過程沒有公開。不過 我覺得是沒有公開的必要性,因為陳情人是有個人隱私的 ,若只是公部門的會議,公開當然沒問題。

用「沒有預算」來阻擋地方議會直播,毫不合理!

問:你的參選政見裡有提到「議會透明」,你想要怎麼做?

吳:我覺得「議會透明」可以分成兩部分,一個是基本的,可從制度法規面來做。像是台北市議會的大會有直播,但委員會還沒有,所以 我認為只要是在議會殿堂裡面的會議,都應該要有直播

問:為什麼委員會是沒有直播的?

吳:因為沒有人去要求,所以其實這個目前還不用修法,只要在議會裡政黨協商通過,然後由議長來決定,就可以了。

問:你覺得推動委員會直播的可能性大嗎?

吳:我認為要與其他的議員串聯,才能有機會。 我個人是主張委員會要公開! 本來民眾就有權利知道議員在議會做什麼,當你越是不公開,大家就越是有些奇怪的想像。

公開後也會讓民眾對於政治的信任度提高,因為台灣政治現在很大的問題是:不信任政治。所以今天只要你是一位政治人物,民眾就會想像你只會喬事情;但就我看到的,很多議員是很認真的,但因為不公開所以造成民眾的誤解,所以就不如公開、透明化,讓大家不會有揣測跟猜想。而且我覺得這些都是最基本的。

在公開後的下一步,就是參與。公開透明從而會有參與的機會。在資訊不對等的狀況下,民眾沒辦法參與。

雖然現在民眾可以透過 1999 跟市府建議或陳情,但市府處理上不是很迅速,給的回應大多也是比較官方、攏統,像是「沒有資料」或是「這就沒辦法」等回應;但如果是由議員來做提案、質詢時,同樣的一個案子,局處的回應速度會比較快,而且不會隨便呼攏。 所以我覺得應該要來去想,怎麼做可以讓議會有開放參與的管道,像是民眾可以透過議員來跟市府做提案。

問:「讓議會有開放參與的管道」這目前是一個概念,還是有一個具體的執行作法?

吳:目前還是我自己在規劃,例如我可以透過自辦的活動,來讓民眾來討論地方的政策,然後我從裡面挑選幾個問題,拿出來當質詢的提案。

問:之前內政部通過「地方立法機關組織準則」修正草案,規定 2020 年開始,地方議會大會應透過網路或電視全程直播;大會及委員會應全程錄影。但對地方政府而一是不是沒有強制性?

吳:其他地方議會我不太清楚,但像苗栗縣議會,他們現在的大會也要開始直播了;他們上屆爭取沒有成功,是因為議會以「沒有預算採購設備」而中止的,但其實 直播器材是屬於一次性的預算,往後只要有器材就可以直播了,所以我認為以「沒有預算」為理由是不合理的

而地方議會要直播,這是由議會決議就可以了。像台北市開議後苗博雅會去提案直播,經過政黨協商確定,議長通過就能夠來直播了。(按:4/15 苗博雅在臉書上提出 《台北市議會錄影錄音管理規則》修正版 ,並在 4/16 獲得多位不分黨派的議員支持,通過連署門檻 ,將提案送至程序委員會審查)

問:最後通過直播的成功機率大嗎?

吳:民進黨方面目前沒有反對聲音,國民黨方面因為還沒討論不知道。但我覺得主要還是會依照輿論的支持,如果社會支持,加上民眾要求,就算有些議員心裡不想做,也不太敢表明。所以我們這些支持「議會透明化」的議員,會希望這樣來自社會的聲音,能夠越多越好。

議會透明的另一改革重點:台北市議會網站太簡陋!

問:台北市議會除了委員會不透明外,你覺得還有其他問題嗎?

吳:我覺得在資訊方面的問題比較大!因為台北市議會的網站資訊非常簡陋,像是議員所有的開會都有建檔,可是卻沒有提供一個便民的查詢入口。

問:沒做到的原因是什麼?

吳:人力、預算上都是,但重點是:沒有人去提案。

問:立法院的作法是什麼?可以參考嗎?

吳:我不太確定,但我覺得在議會的質詢紀錄是有的,只是搜尋過程太過複雜。比如說想要查某某議員過去四年的提案,到目前都沒辦法直接透過關鍵字,就找出來,只能透過一個一個會期去篩出想要的資訊,我自己就做過這件事,非常廢時。

最基本的公開資訊,議會網站 應該要做到。為了讓民眾了解議會裡面在做的事情,我們應該更積極提供更簡單、更方便的管道。 而我認為這是整個議會的制度問題,因為 議員的資料本身是有建檔的,但議會的處理管道太老舊

問:之前我們專訪苗博雅時,他也提過人們沒辦法知道某個候選人,或是現任議員對某些法案的態度是什麼,甚至前後態度有沒有轉變過——你說的是像這樣的狀況嗎?

吳:對,他說的情況也是一種。像今年選舉的時候,有民間架設的 零時政府 g0v ,提供民眾查看提案的投票紀錄,我覺得議會應該要更主動地去做像這樣的事。

而除了議會外,在市府方面我也看到很多這樣的問題,比方說:文化局在萬華已經辦過好幾次,讓民眾一起來思考萬華可以有什麼改變的「Idea Taipei」活動,不過當這個活動結束後,在網站上面是完全找不到的!等於是完全不公開的!這樣的問題,讓我覺得資源是被浪費的,而且是重複的浪費。

延伸閱讀

【打開台北市議會黑箱】專訪議員邱威傑:你所能想到的政治醜陋,都發生在議會委員會
【打開台北市議會黑箱】專訪議員苗博雅:議會缺乏監督機制,評判指標只剩「議員秀得夠不夠」

► 打開議會黑箱,讓議會變透明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