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大家搶著選議員?因為一年有 40 億「議員分配款」隨便花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縣市議會正、副議長在 25 日出爐,外界關注藍綠版圖的變化,更勝時代力量新竹縣議員當選人連郁婷在臉書上發表的一段影片,是她拿著手板自薦選議長,主要政見力推「議會像立院公開透明、資訊容易取得」。

但為啥議會透明重要?因為新竹縣議會不能旁聽、拍照、直播、轉播,甚至連會議記錄也未上網公開,議員黑箱根本沒人知道。同時,全台縣市議員一年還有 40 億的「議員配合款」,裁員兼裁判的後果,讓配合款淪為做人情、綁樁的工具。

(責任編輯:黃彩玲)

圖片來源:新竹縣議員連郁婷 臉書專頁

文/連郁婷(時代力量新竹縣議員)

今日一早,我和新竹市、苗栗縣的議員當選人一同開記者會,宣布參選新竹縣議會議長一職。

最主要的訴求就是將「議員配合款/建議款」走向落日,以及議會公開透明。

所謂的 議員配合款 ,其實就是 地方政府將小部分的行政資源分配給監督縣政府的議員 ,當議員認為某些地方需要修繕、維護,或者地方團體的活動需要經費時,向縣政府建議後,即可撥用款項補助。

這個用意看似不錯。

然而長久以來,議員配合款制度已經為人詬病多年,常被戲稱為「議員的小金庫 」,地方政府長年在預算書編列固定款項,供縣市議員指定支用,等同 讓本該監督縣市政府預算的議員,享有每年近 40 億預算的分配權力,這不但不符行政立法分立的精神 ,也讓這筆款項成為議員「做人情」、「綁樁」的工具,過去已經爆發不少弊案。

包括選前轟動一時的現任新竹縣議員,因為過去建議款指定廠商並收取回扣的案件,判刑定讞而入獄執行。

「議員配合款」淪為做人情、綁樁工具=「議員小金庫」

我知道,或許有很多朋友和長輩們會認為,當所有議員可以利用配合款做些小善或綁樁的時候,我何必獨自堅持一個理念,失去和地方打好關係的機會?

議員配合款的存廢,在我們內部有很多討論。但討論到最後,終究都會得到這個款項的使用,難免淪於主觀,難免取決於議員的親疏遠近。

就算我能堅信我使用配合款的方式,一定是公開透明,一定是用在公益,然而何謂「好」、何謂「不好」,終歸是取決於我的主觀好惡,而這已經違背我追求「客觀法治社會化」的理念,這個制度更無法確保所有議員都能客觀合理使用。

因此, 在我擔任新竹縣議員的這段期間,將不會使用議員配合款 。同時,我也將推動議員配合款落日條款,若能擔任議長,當然也會不餘遺力的推動議會透明,期望新竹縣議會能由全台灣最暗的地方,成為和立法院一樣公開透明的程度。

萬事起頭難,期望我傻呼呼的帶頭,能得到大家的響應。

推薦閱讀:

議長選舉有什麼了不起?為什麼顏清標和顏寬恒都坐在那盯場?
【網友: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議會正副議長名單出爐,民進黨僅保住嘉義縣
【你們就繼續混呀】台灣地方議會「透明地圖」掀開市議員超黑箱的國防布

(本文經原作者 連郁婷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連郁婷臉書專頁。)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