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稱為「北京城裡最富有的維吾爾人」,卻為了深愛的民族賠上後半輩子的自由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一位擁有無限才華、能用 7 種語言溝通,並經商投資,幾乎是人們口中的「人生勝利組」的男子;因為目睹大量的民族衝突、政治動蕩、社會轉型失敗,想為自己深愛的民族盡一份心力,卻導致他的財產和土地被當局以反恐名義沒收,一瞬間變得一貧如洗,他卻仍然不厭其煩地一再重復「漢民族不是我們的敵人」。

今天(12/10)是國際人權日,在如此重要的日子,我們將緬懷一位真正的民主鬥士,他的名字是「伊力哈木」。(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影片 截圖。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文/ 抗争者们

車上,一家四口正有說有笑。孩子即將要見到從新疆過來的祖母了,都很興奮。這時「砰」的一聲,後面的車轟然撞了上來。

他嚇了一跳,正確認孩子有沒有受傷,後面車的人就走了上來,對他破口大罵,是警察。警察對他說:「你在媒體上就裝逼吧你,在媒體上說了那麼多,我撞死你,撞死你全家,殺你全家。」

那之後,伊力哈木寫下了遺書。

「我一旦出問題,哪怕我是被國保或國安殺死,不要以為是漢族人殺死我的,不要把這個仇恨加在兩個民族之間。應該認為是這個體制殺了我,而不是漢人。」

兩個多月後,他就因分裂國家罪被捕。體制沒有直接殺死他,但卻給他判了個無期徒刑。

被捕的伊力哈木——曾被稱為「北京城裡最富有的維吾爾人」

他本出身自一個又紅又專的維吾爾族家庭。1969 年出生的他,自小在維漢混居的政府大院長大。兩歲時父親在文革中慘死,四兄弟就由母親拉扯著長大。大哥 15 歲參軍,其後仕途暢順,更當上了政協委員。二哥很早就進入了公安系統工作,曾是最年輕的刑偵大隊長,也是黨委委員。二嫂和侄兒,也在公安系統工作。

他 16 歲便離開故鄉到內地求學,1991 年畢業後留了在北京民族大學工作。為了更好的進行學術研究和交流,他自學了韓語、日語、烏爾都語和俄語,加上英語、漢語和維吾爾語,他能用 7 種語言進行溝通。

他的才華並不限於學術和語言,他在業餘時間經商投資,異常成功,一度被稱為「北京城裡最富有的維吾爾人」。事業有成的他廣泛遊歷了中亞、俄羅斯、南亞等地區,卻目睹了大量民族衝突仇殺、政治動蕩、社會轉型失敗的情況。他為自己深愛的民族擔憂,想盡一己之力,避免類似的悲劇在新疆重演。

但正是這顆赤子之心,為他帶來了滅頂之災。

為社會付出的心,為他帶來無妄之災

他用自己賺到的錢,自費進行大量社會調查,分析和批評新疆政府的工作失誤。他逐漸發現自己的教學受到干擾,自 1999 年起,他的論文再無發表機會。他另辟奚徑,於 2005 年創辦了圖蘭研究所。這是中國第一個維吾爾族民間 NGO,關注維族人的人權、社會、法律問題等,並開展相關培訓。

同時間,他感受到維漢兩族隔膜日深,兩者之間缺少溝通和對話的平台,種族歧視和仇恨的言語在網絡上鋪天蓋地。他遂以自己大學老師的身份,於每週六開辦公開課,義務向學生講述新疆問題。他的講課大受歡迎,學校限制上課人數為 20 到 30 人,來聽課的學生卻動輒達兩三百人。

他又於 2006 年創辦了維吾爾在線網站,希望建立平台去促族維漢之間的交流和瞭解。如他所料,維吾爾在線吸引了大量維漢兩族的「憤青」,在論壇上爭論得不可開交。他從不加阻止。他認為,分歧與對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隔絕交流的機會,只要有交流,總會取得共識。但 他也是堅定的非暴力提倡者,總是不厭其煩地一再重復「漢民族不是我們的敵人」。

然而,當 2009 年新疆 7.5 事件發生後,維吾爾在線迅速被當局定性為煽動民族仇恨和暴力的幕後黑手。7 月 8 日,伊力哈木失聯,8 月 23 日才獲釋。但他的財產和土地被當局以反恐名義沒收,學校也不給他發工資。他一下子變得一貧如洗。

但他還是回到了他熱愛的講台,繼續毫不避諱地談新疆問題、談獨立與自決、也談 7.5 事件。維吾爾在線不停被關,他不停重建,最後只能把服務器搬到國外。當局對他的監控亦愈加嚴密;家門有國保蹲守,電話被監聽,敏感時期全家均會「被旅遊」。

她的女兒,將最後一次見到父親

2013 年 2 月 2 日,他和女兒菊爾一同拿著去美國的機票去到首都機場,女兒是去升學,他則是受邀過去訪學。但他們被關員攔下,最後只有菊爾被允許出境。

這是菊爾最後一次見到父親。

2014 年 1 月 15 日下午 3 點半,警察闖進門時,家裡只有他和兩個年幼的兒子。警察把伊力哈木推倒在沙發上,銬上帶走。7 歲的大兒子被嚇哭,但他甚至來不及和孩子說句安慰的話。那三四十個警察隨即把家裡翻了個底朝天,妻子古再努爾回到家裡時,只看到滿屋的警察,和兩個驚恐的孩子。警察一直鬧到 9 點半才離開。大兒子從此變得孤僻內向,噩夢連連。

伊力哈木被判無期徒刑,他的 7 名學生也被判了 3 至 8 年的刑期。他被關押在遙遠的新疆第一監獄,困於工作和兩個孩子之間的古再努爾根本難以探視。

他早已作了最壞打算,只是愧對家人。他在入獄前的訪問中說:

我有時候覺得,我選擇的道路,不僅讓我的人生坎坷,也影響了無辜的孩子。有時候我抱著兒子,對他說:「對不起,兒子」。他不知道,問我:「為什麼對不起」?我內心確實對母親、家人有愧疚之心。

但是這是我選擇的路。一千多萬維人中能夠像我這樣敢於表達的並不多,既然我走了這麼多年,一直堅持,哪怕前面有死亡的危險,也往前走吧。

延伸閱讀

【把監控網開到最大】把新疆人抓進再教育營後,中共官員還要新疆家庭「結對認親」
曾邊奔逃邊換記憶卡,中國人道主義攝影獎得主盧廣這次在新疆被「失蹤」了
還不相信有新疆再教育營?營內的偷拍影片、擴張 11 倍的證據一一曝光
「這個國家沒有未來,我們維吾爾人也沒有未來」——維族教授被中國監控 20 年的故事

(本文經原作者抗争者们 The Rebels of China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伊力哈木:以化解种族仇恨为己任的维族学者 〉。首圖來源: 影片 截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