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輩子好像從來沒有活過」——比起死亡,癌末的他更怕父母知道自己喜歡同性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他並不懼怕,他等待死亡已經很久了」——這位癌末患者,聽到自己快要死了的消息,反而露出微笑;這位病人知道自己得病了,也不就醫、不治療。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可以讓他的死意如此堅決?

本文作者在安寧病房擔任實習心理師,他記錄了這個病人要死守一輩子的「秘密故事」。(責任編輯:翁筠茜)

圖片來源:bella67,CC Licensed。

文/劉信詮

醫院裡當然有病人是同性戀者,末期。但他並不懼怕,他等待死亡已經很久了。

隱瞞自己的情愛,成全父母去結婚、傳宗接代,不能積極自殘,所以病了他便不就醫、不治療,知道自己要死了反而露出淺笑,他說:「我想你懂為什麼,我終於可以作自己了 」。要我為他守著同性戀秘密,直到他死去,可以為他寫一篇匿名故事。

直到死去那天,年邁的父母都還在幫他編織不切實際的故事

他年邁的父母始終在遺憾病情發現得太晚,哀悼著失去孩子,悔恨沒有跟他多說說話。他死去那天,老邁父母沒有出現,後來我才知道他們裝作孩子是去了遠地生活,而不是死了。一對從生至死都拒絕失落的夫妻,一旦不符合期待便找個理由去變造現實,讓他的孩子的存在更為虛無飄渺。即使孩子死去了,他們還在為他編織故事。

他在肝昏迷之際說:「我覺得,這輩子好像從來沒有活過,一切都像在作夢一樣⋯⋯」

若拒絕承認「同性戀」的存在,接著要面對的會是好幾個家庭的破碎

同性戀對家庭帶來的創傷與失落,是存在的。許多父母輩、祖父母輩如此反對,有一部份來自於想像中的預期哀傷:「如果我的孩子變成同性戀,我便失去他了 」。許多櫃父母(BO 編按:「櫃父母」是指有同志孩子,而不敢向他人訴說的父母)所經歷的漫長哀傷確實也驗證了,這是一個重大失落。

但若迴避了「家有同性戀」這個失落,後來迎上的會是好幾個家庭的破碎、更巨大的失落: 病人的異性戀配偶始終質疑自己為什麼不被愛,他的兒女對婚姻滿懷恨意,然後把破碎的情感帶到下一段關係去

即便婚姻法制化了,我們還需要或許 10 年或許 20 年的時間,社會才會變得比較友善。但如果我們不開始,在死亡面前,就會持續是一具具枉費此生、空蕩而哀傷的靈魂。

BO 資訊補充:

其實在今年底的大選中,你也可以用選票支持同志的權利。

投下「兩好三壞」,讓下一代認知到:這個社會是多元的,沒有誰該被歧視、被排拒在法律之外。

圖片來源:婚姻平權大平台。

推薦閱讀:

嘉義在地「阮劇團」的成功例子證明 —— 法規放寬就能釋放地方文化產業能量
「歷史年表 Google 就有,學生花那麼多時間去背它幹嘛?」找出自身的首要競爭力,才是教育關鍵
【老牧又睡著了】相信「神的愛不分性傾向」的挺同牧師陳思豪,就算累到打瞌睡也要爭取平權
「還是白天講好了,萬一爸爸中風或媽媽昏倒送急診比較方便」——同志醫師出櫃的心酸體貼

(本文經劉信詮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bella67,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