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時力議員候選人張祐銓】「中和的議員有三分之二時間都不在議會,這樣的出席率到底要怎麼改變、建設中和?」

今年 4 月,「體育改革聯會」發起人之一的張祐銓,宣布加入時代力量,並成為新北市中和區的議員參選人,而大家對他的第一個印象沒別的,就是一直致力於體育改革。

政治運動的萌芽:從「體育改革」為國手發聲

2016 年,立院審議《國民體育法》,當時網路發起連署「挽救台灣體育,就從改革協會開始」,提出 6 大訴求,希望政府不可漠視協會改革議題,光一天就有近 2 萬人連署,而這個連署活動的主要發起人就是張祐銓。

張祐銓畢業於交大建築研究所,在大學時愛上排球,還曾擔任過《排球誌》總編輯,甚至在 2015 年替台灣排球國手,拍攝了一部令人動容的紀錄片「夢想的角落」,種種作為都透露他對體育的熱愛,不過卻被體育協會的荒謬給氣壞;

「這些協會本身的募款能力很差,他們幾乎一半以上的財務都是依靠中央與地方政府的補助,拿了政府這麼多錢,卻不用受到監督。」

「我們看到他們內部的財務報表,發現根本是亂寫!一整年的預算用 4 張 A4 紙就寫完了,但補助都是幾千萬幾千萬在領的。」

講白了,協會很封閉,甚至被舊勢力給把持!於是張祐銓決定參選,他認為從基層的選舉開始改變,再結合自身的專業,一定會有進展。

首先,他推動廢除台灣的「體育班」,因為看到台灣許多小選手被剝奪其他科目的受教時間,把大部份心力都投入體育領域;然而,選手們的生命週期十分短暫,在大學畢業後,才驚覺除了體育,能選擇的職涯發展相當狹隘。

再者,張祐銓想推動「全民運動」。他提到,台灣的運動中心使用率非常低,「你會到小健身房上課,但不會到運動中心上課」,可是政府花那麼多預算蓋運動中心,卻因制度上的問題,加上師資良莠不齊,導致民眾根本不會去運動中心。

張祐銓提議,其實很多社區有相當數量的閒置空間,為什麼不能盤點這些閒置空間,開放這些閒置空間委外經營成運動場館?一方面,可以讓運動場館有較良善的規劃,另一方面又可以讓年輕人投入經營,增加就業機會。

對於體改的理念,是立基於張祐銓的自身經驗,但是連他自己都曾因為「體育專業」,被質疑:還會什麼?

素人參政的困境:除了體育,你還會別的嗎?

「我有優勢,但也會有很多人說:『你就只是在談體育議題,其他議題都不關心』,對我有刻板印象。」待在體育圈子多年,張祐銓對台灣的體育問題已有非常清楚與深入的規劃,且隨著近幾年來,更多台灣人開始關心選手遭遇,讓張祐銓這次的參選,跟著引起關注,但卻變成他的包袱;

「我常跟選民說:你千萬不要忘記,我是一個土木系與建築系畢業的學生!」張祐銓不認為自己的專業只有體育,所以他透過更多不同政見,向選民證明他是個能夠發現中和、新北市問題,並且做出改變的候選人。

「中和區的市議員在新北市議會的質詢率是倒數第二(33%),中和的議員有三分之二時間都不在議會,這樣的出席率到底要怎麼改變、建設中和?」

「大家都不會覺得這件事情很奇怪嗎?作為一個議員,你不用去開會嗎?這件事情如果沒有被解決,我們要怎麼期待中和會有所進步?」

目前,新北市議會只有質詢時有直播上網,但各委員會的審查並沒有,換句話說,選民看不到政策擬定的過程,因而就算很多市議員不去開會,選民根本不會知道,這讓張祐銓覺得不可思議,決定跟時代力量另外 5 位新北市的議員候選人(唐聖捷、陳志明、彭盛韶、曾柏瑜、黃智姍)共同發起「議會透明」的訴求,試圖改變議會的荒謬。

張祐銓質疑: 為什麼立法院做得到大會直播,新北市議會卻做不到? 他要求議會比照立法院規格,將所有資料都公開在網路上,讓選民可以知道自己關心的案件進度為何,以及到底經歷過怎樣的決議過程。

圖片來源:張祐銓 臉書

其實,「市議會的不透明」就是選民跟市民之間缺乏互動的體現,而這種真實反應不只在市議會,區域限縮到張祐銓的選區「中和」同樣可見。

張祐銓舉中和秀安地區、本來要新增的消防分隊為例,他深入了解後才發現,當地居民長期反對興建,是因為一直 以來都處在「不知道議會、政府會怎麼做事」的狀態下 ,像是一個公園都發包、準備施工了,居民卻最後一個才知道的。於是,張祐銓製作了消防隊的評估報告、提供給居民,並向他們說明消防分隊建置的計畫會,可能如何進行;張祐銓說,他 相信唯有經過雙方來回的溝通,才能做出最符合當地居民利益的決策

同時,這樣的溝通方式,也讓居民更願意傾訴。馬上就有中和居民向張祐銓抱怨,「停車位不足」的問題,張祐銓著手調查後也非常驚訝,原來上一次做「停車供需報告」已經是五年半前的事,且調查範圍不涵蓋住宅區,市政府根本不曉得每個住宅區的停車位分布狀況,難怪很多在地人備受困擾。

而這些小案例也讓張祐銓不斷思考:為何問題已經存在多時,卻沒人願意起身解決?

加入時力「挑戰舊勢力」!張祐銓選超艱困選區:中和

「我現在參與市議員選舉,跟做體育改革時遇到的問題,其實是一樣的:就是舊勢力的反撲。」張祐銓坦言,舊勢力的殘存讓改革始終無法被推動,但他不願放棄,決定加入時代力量。

今年 3 月底,張祐銓加入時代力量這個「新勢力」,他說當時自己心一橫想著「跟他們拼了」,因為時代力量做事的確比較沒包袱,「許多候選人需要跟建商買看板,選完就必須對建商負責,但時代力量並不需要跟建商買看板,也就不會有後續要顧及特定團體的利益,而無法全面改革的問題」。

當然,除了沒包袱之外,時力作為新興政黨,團隊成員的平均年齡也比較低,所以常被認為是「青年參政」的平台,但張祐銓給出不一樣的詮釋;

「有一些年輕候選人,他們不管是選舉的策略,或是選舉中所做的事情,其實只是換一個比較年輕的臉孔站在那邊而已,本質上沒有改變」

「所以重點是,你對政策的觀點是什麼?你可以講錯沒關係,因為政策本來就是可以被討論的,但你不能跟你爸爸、媽媽一樣,只喊了個口號,四年來卻從未兌現。這叫什麼青年參政?」

張祐銓認為,一個長得比較年輕的人參選人,骨子裡卻沿用舊思想、舊的選舉方式,那就算打贏選戰也沒有意義,因為這類參選人並無法得到「新世代」認同;相反的,應該清楚了解作為「青年」想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然後擬定具體作為去執行,才不愧對「青年參政」的本質與初衷,真正為政壇「新勢力」注入活水。

推薦閱讀:

【專訪社民黨議員候選人苗博雅】「如果我為了勝選留長髮、穿裙子,那麼即便我選贏也沒有意義」
【專訪】嗆議員倚老賣老質詢不準備,曾柏瑜決心參選喊:能不能給年輕人機會?
【專訪時力議員候選人彭盛韶】新北市議會需要新陳代謝,「從交換物質到交換理想,你才有辦法擺脫堆高物質的過程」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