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府主動成為服務者促成投資與寬鬆法規,高雄絕對有機會成為亞洲智慧城市典範

當前,全球正在興起一股風潮:往智慧城市的方向發展。

智慧城市,顧名思義為透過資訊科技或創新想法,整合都會系統與服務讓資源,讓運用、管理更有效率,且更直接地改善市民生活品質。

聯合國曾做過一項研究:亞洲快速智慧型城市的發展速度遠遠快於歐洲、美國的城市,亞洲城市只要人口發展速度、數位經濟速度夠快,就能夠在新式的經濟市場環境脫穎而出。而高雄在台灣的都會圈裡,擁有相當特殊的條件:氣候良好、腹地廣大,但是高雄的城市發展並沒有快速、規模化的進程。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受邀參加由台灣協作暨共享經濟協會與《TechOrange 科技報橘》主辦的智慧城市治理論壇,在會議中與多位投資、科技及政治專家進行對談,尋求原因的同時,並從不同面向探討,如何驅動高雄成為智慧巨型城市,走向更進步的未來。

高雄邁向巨型城市的起點 —— 匯聚人氣

想了解一個城市的發展,除了檢視城市 GDP、產業組成、公共運輸量佔比外,也可以藉由薪資、用電量與常住人口的數據了解該城市的發展。其中,人口是城市發展一大重要指標,擁有足夠的人口支撐經濟發展,才更有可能一起匯聚足夠資金、資源、人才。

在論壇會議中,流線傳媒創辦人暨社長戴季全認為,從全球各大巨型城市開始分析,工業革命濫殤的美國城市底特律,近百年來擁有一百萬以上的人口變化;又以鄧小平改革開放後的中國深圳的巨幅人口變化為例,近三十年從三十萬人突破至今一千兩百萬人;相較之下高雄市在 2010 年縣市合併後,總人口至今維持 277 萬至 278 萬間,八年來人口變化絲毫聞風不動。

未來,高雄將走向深圳的人口爆炸或是底特律的人口窘境?沒人希望是後者,而如何運用良好的經濟與城市發展政策,啟動高雄人口成長的潛力,成為關鍵問題。

韓國瑜認為,未來的高雄市長必須思考高雄市未來的都市人口規劃政策:「高雄是台灣沈睡中的巨人,腹地友三個香港、四個新加坡大,這個巨人若甦醒、站起來,按照未來的都市規劃,高雄人口成長到 500 萬非常合理!」

目前高雄頂多只有 280 萬人,要想達到 500 萬人的目標,將高雄衍伸為巨型城市,剩下的 220 萬人從何而來?

高雄必須開放,才能透過數位治理、招商引資更上一層樓

專家們一致認為,面對高雄創新貧脊、投資不足、創業團隊也少的現狀,想解決如此僵化的局面,政府就該放開束縛,透過數位智慧的治理型態、貫徹共享經濟價值、打造友善的投資環境,才能吸引更多人才進高雄。

前行政院院長張善政以自身智慧治理專業診斷高雄的痛點:要落實城鄉落差,推動智慧化是必須,現在地方政府最欠缺的是數位治理思維。

傳統、舊有的治理方式已過時,智慧城市的政府需要擅用新科技挖掘、瞭解問題,例如撈出大數據或透過空拍機的影像應用,再藉由得到的資料設計政策,加以調整並驗收績效。

這期間,蒐集資料與妥善運用民間力量是重點,政府其實可以讓企業、年輕人善用所長與擁有的新科技大量蒐集數據,達到群眾外包的效果。政府如果後續允許民間機構對這些蒐集而來的資料加乘創意,且能夠把數據投入產業技術研發等商業模式,不僅能使政府的數位治理更上一層樓,也能增加市場的創新能力。

針對這點,威摩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昕霈非常有感,目前許多共享經濟的企業裡,業者已經備妥許多數據與創新能力,卻無法分享,進而成為台灣城市數位治理依據來源,呼籲政府應該放鬆法規、製造更開放的環境。

台灣協作暨共享經濟協會理事長彭仕邦,更點出現今高雄不適合投資的重點。即便擁有如此多的大專院校,高雄卻鮮少有機會讓新創產業發光發熱。其實只要政府支持投資,企業就會進駐,進而帶來就業機會也促成人口移入。高雄有絕佳的環境,沒有理由喊做不到。地方政府還需意識到:高雄的競爭對象是全世界,應該開放投資,持續吸引有資本的企業家。

針對以上專家的論點,韓國瑜感到英雄所見略同,他希望當前高雄的民眾都能意識到,如今的高雄需要全心全意拚經濟,將來韓國瑜也會透過開放政府,吸引投資客、觀光客,讓他們視高雄為樂土,商貿活動也因此在大南海區塊川流不息。

對於如何招商引資,韓國瑜也挺有一套辦法,他形容政府就該像路邊的整椎師,為企業家調整法規,實行重商主義,並疏通官僚體系、銀行等要素,創造良好的投資環境,讓高雄成為南方科技首都,自然就能提高產業的含金量,讓和善的高雄人跟著走向國際。

他抱持信心,在將來絕對大力開放、張開雙手歡迎企業投資,打造和善的經商環境,與經商者打造春天,並成為 30 年來最重視商人、對商人最友善、最渴望發財的高雄市政府。

豐利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林弘全也發表自己的看法,其實台灣的技術夠好,不過要如何在台灣找到應用場景是個問題,這也為什麼儘管許多創業者很想留在台灣,卻因為缺少實際的實驗場域而必須設立境外公司。

讓「人才海選」聚集更多人才在高雄

除了改善經商環境、吸引人才,前行政院院長張善政提出一個想法 —— 在高雄進行海選,召集不限於住在高雄,只要年輕人有能力、有創意,就邀請他們進入高雄,政府再對其投資,將他們的創意應用且解決高雄的需求。藉此吸引全國北漂的人、有創意的人統統進駐高雄,甚至還有可能創造「南漂」現象。

另外,高雄市政府也需要突破採購框框以開放高雄,例如:從較小 50-100 萬的示範行案例讓年輕人擁有小試身手的機會,他們也會為之產生興奮感,高雄將來更有可能成為創意的試驗場,間接促使高雄更接近智慧城市。

面對業界與專家的經驗分享,慢慢勾勒出高雄的未來願景,在政策推行上,韓國瑜認為,現場專家的看法具有高度參考價值,而這些來自數位與創業圈意見領袖的知識能量,可以成為一個城市成長與發展的重要民間力量。

在參與討論時,韓國瑜強調,「不要小看年輕人創意的頭腦」,因此,他才會提出 100 億青年創業基金的政策方向,這與張善政「人才海選」後經政府投放資金給年輕人的想法不謀而合。

藉著投資青年 100 億,透過三十億自籌,七十億對外籌借,韓國瑜希望讓大量有創意的年輕人願意前進、漂回高雄,並再三強調這會是政府罕見的種子型(Seed)創投,即便到時高雄市政府的審查委員會需要做好未來投資案可能失敗的心理準備,甚至擁有 20% 起跳的損失,政府仍然應該當領頭羊,關心、投資年輕人。

此外,他還希望成立青年局,與打通所有與投資相關的繁縟公務程序與環節,讓高雄的產業與市場能夠自由發展。

隨著最重要的人力資源代入高雄,創新創業、共享經濟、投資與先進的數據治理將會漸漸在高雄產生相輔相成的效果,高雄成為巨型智慧城市更是指日可待。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