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選舉結果跟自己想的不同,就說這是「民粹」——台灣這些人說穿了只是死要權力愛面子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在台灣,有許多人懷抱著理想,立志要改變現今的政治局勢、將腐敗的當權者換下——他們常被稱為「左派」或是「台獨左派」。

他們看似充滿理想與鬥志,卻其實有許多問題,像是如果選舉結果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就稱這種現象為「民粹」,本文作者認為,其實這只是「輸不起,死要權力愛面子」的展現。

來看本文如何分析左派的問題。(責任編輯:翁筠茜)

圖片來源:ame0399,CC Licensed。

文/ 王立第二戰研所

來講點會惹人厭且不會有人感到興趣的東西。

台灣的左派很妙,你會覺得他們沒有一個標準,各種議題都要參一腳,好像都在搞鬥爭,弄不出一套標準。但你罵下去,又變成是你自己沒標準,才會看不懂他們很有標準。

從歷史來看為何會發展出左派?

嗯嗯,講點古。

從社會體制來看,第一次人類社會發生巨變,是工業革命造成的影響,細節不多談,總之就是工業革命造成生產工具改變,工業化都市興起,生產力大增的結果是進一步促成商業活動,反正來回幾圈,最終就是形成我們現在認知到,一般國家都會有的都市與鄉村。

不是說古代沒都市跟鄉村,是工業化後的都市,巨大的程度遠遠超過歷史上任何名城,連帶影響到郊區跟衛星城鎮的發展,與鄉村的差距拉到史無前例的大。

好,產業史不多講,重點是⋯⋯

人類原本都在農業時代,文化習慣跟社會制度都是因應農業社會而生,許多財產權跟繼承權的概念,以及婚姻制度等等,都是農業時代建立的。但工業化後,打破了這個體制,傳統體制在工業革命的浪潮中被摧毀殆盡,但人類又不可能脫離傳統,套用農業時代的習慣到工業社會中,必定會有許多衝突。

套用農業時代的習慣到工業社會中,產生衝突如何解決?

怎麼解決?

摸著石頭過河,工業革命是一個百年過程,起源地英國跟後進的歐陸與晚進的美國,基本上都在面對跟適應這個工業化時代的來臨。有的變化很溫和,有的則很血腥又殘酷,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大家都是且戰且走,有去研究當代的政治史,會發現每個政客都在摸索,並不存在一個巨大的陰謀集團。

馬克思、恩格斯他們提出的共產主義,基本上就是在解釋跟提出解決方案。不是啥米納粹的猶太最終方案,本質上是在解釋制度演變,以及預測未來的發展,跟提出解決制度過渡期的衝突與辦法。

越後面的國家,因為有前例可循,知道把農業社會工業化的過程,必定會出現某些衝突,而且已經有部分有效的辦法,所以轉變的過程就相對溫和點,但也不是說就沒有犧牲。

很現實的是,一個國家工業化,另一個國家沒有,打起來的結果幾乎是篤定的。換句話說,腦袋正常的人都知道,國家必須工業化,不然一定會在國際叢林中被當成宰割的對象。

所以, 不可能回頭 ,這個工業化過程最終,導致了新的制度出現。我們回頭看一下幾十年來台灣的過程,就會知道許多法令的修正,習慣的轉變是相當巨大的。但要說巨大到哪?跟歷史相比,其實也還好。

工業化到了一個程度,都市化催生了完全斷離農村的新一代,當全世界很多都市之後,橫向連結出新的都市文化,所以才會出現許多後工業的想法。因為對他們來說,工業化社會是理所當然的,站穩角度後當然要往更後面去想。

不過,農村可沒工業化。

左派是想要得到一個符合新時代的秩序,還是幻想一個空中樓閣而已?

我們後來看過許多所謂新興產業革命,也有許多人提出新的後工業時代、後現代化的理論。但現在來看,這種所謂後現代的變化,其實只是工業 2.0、3.0、4.0,以後搞不好還有 5.0、6.0。

也就是,我們只是站在工業化的思維基礎上,把還沒工業完整的地區、產業、思想,找到新的技術去工業化掉。把其他還沒進去工業化制度的國家、地區,找到一種全球化的辦法,強迫他們去工業化。

你喜不喜歡這種過程先不論,重點在於,近百年來各種認為工業時代已經結束,進入後現代的各種理論,似乎禁不起現實考驗。

為何提這些?因為 左派,如果他是真的讀通理論,不是人云亦云拿去騙妹,想打免錢炮的垃圾,基本上對於大政府理論的認知,貫穿其中的邏輯是:

「我們已經進入了工業化後的年代,舊的制度必定會崩潰,新的制度還沒興起,在這個過度的時期,我們要主動去建立新的制度,只有依靠強有力的政府」

換句話說,建立新的秩序跟新的制度

重點在於,舊制度是真的崩潰,還是希望他加速崩潰?
是希望新制度的建立,還是只想建立對自己有利的制度?
是想要得到一個符合新時代的秩序,還是幻想一個空中樓閣而已?

講到這,可以回頭去看,我之前說台灣的蠢左笨右到底在幹嘛。

台灣無論左派與右派,其實都非常相像

蠢左只會高談價值,拿個別小議題跟你吵,其實只想要自己得利,根本不在乎這個制度如何。或者說,他自以為這樣做對大家有利,幻想有一些弱勢者需要他拯救。

這種表現,本質上是很「右」的。

笨右也不惶多讓,天天高談守護秩序,維持市場機制,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支持真的還假的,欠缺對整體性的理解。而笨右嘲笑蠢左的言論也是一樣,根本沒抓到這個制度變革的本體,盲目的貼蠢左一堆所謂大政府跟獨裁等標籤。

這種做法,本質上是很「左」的。

如果選舉結果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就稱這種現象為「民粹」

為何我周末放假前要講這麼多?

因為,台灣的蠢左其實很扯,絕大多數都沒通達理論,跟不用提銜接現實,長期居住在都市,有如全球化的都市孤島現象,幻想有一批愚蠢跟需要菁英帶領的順民, 如果選舉結果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就稱這種現象為「民粹」——其實就是輸不起,死要權力愛面子。

要提制度,起碼要提出一點制度的整體演變,或是學學外國那些從基層一路幹起的左派議員。偏偏在台灣幾乎都沒有,就算有也被貼成右派,何其可笑。

這跟台灣過去黨國威權有關,用膝蓋想就知道,當年可以去讀左書、當左派、提出左翼意見的人,會毫無背景?這些人教出的徒子徒孫,當然只會夏夕夏景,天天跟你提一個美好的社會主義國度想像,然後去罵台灣的民主化。

不要以為只有蠢左會幹蠢事,笨右一樣,尤其是那些完全弄錯左派在幹嘛,卻整天以嘲弄左派為樂事的笨右,他們提出的觀點跟主張,真的推行下去,禍害甚至過而有之。

最可笑的,去查查看這些台灣自稱左派的蠢左,有多少人是反川普,卻在台灣支持威權體制復辟,認為轉型正義只是把國民黨國換成民進黨國,覺得威權化的政治人物實在好棒,對那些想要來溝通妥協的政治人物就擺出高高在上,跩個二五八萬的屌樣。

別以為笨右就不會,他們在政治上的觀點就跟那些蠢左驚人的相似。

為何?威權國家垮台後的社會幾乎都有類似現象,想通就會明白為什麼。

#提示
#階級慣習
#圖騰崇拜
#符碼操作

推薦閱讀:

出什麼事都怪在台獨上就對了!這就是中華民國教育給我們的「愛國」方式
我曾經是左派,但體會到當個好左派的困難後現在已經變成右派啦
台灣選戰真理:選前裝親民喊左派、選後護財團變大右派

(本文經王立第二戰研所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ame0399,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