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就一定認同現在的中國嗎?中國學者韋政通告訴你:大錯特錯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一般我們聽到一個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時候,通常會假設他應該相當認同中國當局那套獨裁統治方式,但是這位中國學者韋政通卻不一樣,他雖具中國情懷,但是對自由民主的信仰與堅持,甚至還超過許多台灣本土關懷者。

韋政通於今年 8 月辭世,本文作者有感於大眾不認識這樣具深度的思想家,特地寫了文章,跟我們分享韋政通的思想內容,回到我們身上,或許也可以反思台灣的政治現況。(責任編輯:翁筠茜)

圖片來源:羅文嘉。

文/羅文嘉

韋政通走後,我想起也走沒多久的李敖。

論學問、人品,李敖遠不及韋政通,可惜世俗淺薄,稱李為大師,卻不知韋政通。

多數人治學是因為工作、興趣、或志業,韋政通一輩子身體力行學問中悟得的道理,對他來講,那不是學問,是信仰。

「當我認識殷海光在追求新知識的過程中,我就發願必須使自己脫胎換骨,成為一個『新人』」韋政通這樣回憶。

「現代的中國人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最不文明的一代。我們一定要承認這一點。新的沒有學到,舊的也丟了,這就是我們現代的實情。我們活著很可憐,天天被物質的追求、被金錢的追求綁著,被綁得死死的,你想想,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傳統不是這樣的!」

「我不能強求別人,但是我可以要求自己,看看我能做到多少。現在到我這個年紀,已經有了結論了,我這方面做的,真正的滿意度,比我對學問的滿意度,還有過之。我真正把我自己的性格做了改造,我學現代知識,尤其是現代價值觀,不只是書本的,我是根據中國傳統的精神,要求實踐。

你講有什麼用? 你講自由,沒有落實到生活上去,講民主,沒有落實到生活上去,你講人權,沒有落實到生活上去,那有什麼用? 書本上講得容易,但是落實在生活裡面,就是要學習把這些價值內化,就是你自己要先改造。」

毫無疑問,韋政通的民族認同是中國,但和大多數高舉民族大旗的人比較,韋政通的思想層次與價值實踐,如天壤之別。

真正的民主是什麼?

比如在談到文化整體性發展時,韋政通是這樣講:

「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不只是徒具民主的政治形式,最重要的,它必須從全民的民主性格中反映,這些性格包括思想與行動的自主、獨立和自由,而且習慣於尊重個性、容忍異見。

這就是說,民主必須成為一種普遍的生活方式,民主才算生根。

民主的生活方式如何培養?始於開放的家庭。所謂開放的家庭,就是以自主、獨立、自由為倫理準則倫理教養的家庭,在這樣的家庭裡,每一分子,都把這些價值認為是無可爭辯的權利。因此,所謂民主的性格,就是這些倫理準則內化的結果。」

談到民主制度時,他這樣強調:

「民主社會與非民主社會,有許多基本的差異,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差別,是 民主社會能享有言論與思想的自由 ,把寬容異見看做民主性格的重要表徵,並制定法律對持有不同意見的異端分子予以保障。由於近代世界性的民主運動,已使保持異見作為異端的權利,成為我們這時代一個普遍的理想。」

韋政通談六四事件:權力不只是使人腐化,也使人愚昧

1989 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當時韋政通這樣評論:

「由於在如此巨大規模的學運中,青年們所表現的自我節制與自我犧牲,不但使所有的中國人感動,也震撼了全球,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運動,能像這一次,打破全世界中國人心靈上的隔閡,在精神上結合在一起的。」

「中共政權不可能馬上垮臺,在權力重整的過程中,究竟會產生什麼情況,也難以預料。但是,權力不只是使人腐化,也使人愚昧 ,因此,在這場風暴中,部分知識分子的菁英,肯定會受難,我們相信,他們為中國的自由、民主而受難,將激起更多知識分子追求自由、民主的決心。」

我不厭其詳摘錄韋政通晚年自己整理的文字,是想跟朋友們分享: 不是所有具中國情懷的人,都認同現代中國當權者這一套,他們對自由民主的信仰與堅持,有時還超過許多台灣本土關懷者。

至於,世俗中的「統派人士」如果以為韋政通鑽研中國政治思想,就必然道相同、情相通,可謂大錯特錯。(即將出版異端的誘惑——韋政通的一生,書中自可解惑。)

推薦閱讀:

「共產黨垮台對你來說,最大的變化是什麼?」捷克教授親口告訴我的故事
228 罹難家屬要求道歉,卻換來國民黨直播嘲諷——這是我們要給下一代的價值觀嗎
台灣人笑中國不敢面對六四,但我們自己對民主、轉型正義又有多少堅持?

(本文經原作者羅文嘉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羅文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