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想法】爆料促轉會的吳佩蓉,只不過是假正義之名的天真巨嬰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這兩天,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副主委張天欽 遭爆料 :直接點名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就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不操作可惜」,而爆料的正是自家人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

作者長期關注轉型正義,認為真要說吳佩蓉如此作法是正義,倒不如說她是假正義之名的天真巨嬰,而針對吳佩蓉所提的──爆料只是單純地想討論台灣到底適不適合立除垢法,他也有話要說。(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Captain Roger Fenton , CC Licensed。

文/ 林艾德

文很長。

先說重點:促轉會找資料打侯友宜,是不是選舉打手?不如反問,警察去抓國民黨賄選,那是不是選舉打手?如果警察抓賄選不是,那為何促轉會找轉型正義歷史資料就是?

看爆料內容我們就知道,是 因為「最近促轉會抓侯友宜抓得特別勤」所以有人看不下去,痛心疾首的講,台灣轉型正義的失敗,最毒的就是這些假正義之名的天真巨嬰 ,我說的不是被爆料的張天欽,而是爆料的吳佩蓉。

吳佩蓉說,她向媒體爆料只有很單純的想法,就是討論台灣到底適不適合立除垢法。

何謂除垢法?

先稍微解釋一下轉型正義中的「除垢」是什麼意思,大體來說,雖然各國的除垢方式略有不同,但主要都是: 曾與威權時代情治單位合作或任職,且做出反人權行為者(如刑求),不能繼續擔任公職;公職人員需提交聲明書,解釋自己過去與情治單位合作的細節,坦承所有情事者,不與追究刑事責任,有所隱瞞者,證實後將處以刑罰

被爆料的錄音檔中,張天欽說:「如果誠實的揭露並表示懺悔,就不會追究,但若說是去救援的(指侯友宜強抓鄭南榕卻說是救他),到底是人的良知比較重要還是威權重要?難道警察、檢察官都被要求要刑求嗎?」(侯友宜擔任總指揮的徐自強案,因刑求使徐自強冤獄 16 年,8 次被誤判死刑)

從這段話就可以看出,與促轉會主委黃煌雄以和解為主的想法不同,副主委張天欽的想法是要除垢跟究責,不能讓曾違反人權的人繼續擔任公職甚至選舉。

這就是吳佩蓉說她希望大家討論的點,台灣究竟適不適合除垢法?那為什麼要拿這種政策方向的討論作私人爆料?因為張天欽在她眼中不符合程序正義。

她在聲明中說:「張天欽打算拿侯友宜作為力推除垢法的例證,某種程度是站得住腳。但,掌握行政資源和話語權的高官,意圖操作此議題,以不正義的手段去對付類似侯這樣角色的人,真的深化鞏固民主的必要方式嗎?」

根據她的聲明,所謂的「不正義的手段」有兩段,第一段指得是 張天欽授意其他同仁繼續搜集相關資料,希望透過除垢,讓侯友宜得到應有的懲罰 ;第二段是 他下令要同仁研讀文獻或資料,在沒有任何周延準備下便對外發布,後來還將出國考察的目的與除垢法綁在一起,遂行其個人意志。

也就是說,她指的不正義,是程序上的不正義,以及「不該用來選舉」的不正義。她認為。我們應該要一步步把所有資料都備齊,然後,引用她的說法,「在此前提下,以及取得社會多數共識後,認為有必要推行此法,再去做立法相關準備,或許是更恰當的方式」。

台灣要做到吳佩蓉所說「恰當的方式」有多難?

到底對國民黨做事的清白多有信心?到底對中華民國的民主素養多有信心?知道台灣經歷過全世界最長戒嚴且沒有民主轉型過程吧?拜託你們這些學者,可不可以走出象牙塔看看,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能把畢生心血用來研究轉型正義、研究要投給誰好嗎?

首先,「資料備齊」究竟是備齊到什麼程度?前不久寫過關於侯友宜偵辦的徐自強案,法院確認有人被刑求,但沒有刑求者,為什麼?因為這件侯友宜負責的案子,紀錄上「相關資料被納莉颱風淹掉了」,這樣是不是沒有備齊?是不是也不能怪侯友宜?

再者, 取得共識 又是什麼意思?所謂轉型正義,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讓人民知道,當你下次面對威權脅迫時,你要在有限的可能之中遵守自己的良知,如果你違背人權,轉型正義會讓你付出相對應的代價。當轉型正義變成「有共識才要付出代價,甚至有共識違反人權也沒關係」時,妳還有臉說促轉會重視人權嗎?

最後,按照妳的想法,我們把這一切的都處理好,也把社會共識都凝聚好,請妳用專業告訴我還要多久?我說的不是「一切順利」要多久,而是按照你那「不能干涉選舉」的天真態度,放著侯友宜、宋楚瑜這些加害人吃香喝辣甚至參與選舉奪取權力再阻止轉型正義、在這麼多波折之後, 轉型正義離成功還要多久?

我們還要看著多少受難者含冤入土,看著多少加害人飛揚跋扈?如果連侯友宜這種人,連妳自己都說攻擊他站得住腳的候選人,我們都要為了妳口中的「正義」而不能攻擊他,我們只能等著他當選,等著他繼續踐踏人權,你告訴我,我們這樣委屈求全地等轉型正義,還要等多久?

不如我告訴妳吧,永遠不可能,因為當那天到來時,台灣已經沒有任何活著的受難者了,到時社會唯一的共識,就是反正人死光了,算了。

吳佩蓉直指張天欽淪為選戰打手

吳佩蓉甚至天真到在聲明中說:「如果在野黨拿此事操作,把焦點全放在張天欽試圖影響選情,那我必須說,你們就跟張天欽副主委一模一樣,心裡眼裡都只有政治操作。」

拜託,這需要「如果」嗎?稍微有一點社會經驗都知道這 100% 會被國民黨跟親中媒體拿出來操作,他們本來就只有政治操錯啊!就像現在這樣,真的有人去討論「除垢法」嗎?

沒有,全部都是「促轉會淪選舉打手」、「轉型正義根本沒有正義」不是嗎?轉型正義一瞬間在妳的爆料之下成了眾矢之的,彷彿我們過去都是努力在當民進黨打手不是嗎?這麼多申訴管道、這麼多時間點,妳偏偏選擇在選舉前爆料給媒體,這就是妳吳佩蓉想要的效果嗎?

基於人類都有的基本推理能力,我會說,妳根本就是收了黨國的利益來抵制轉型正義。

但是,我也曾經是個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所以 我願意相信這些巨嬰有著理想跟抱負,他們幻想中的台灣,是真理至上的,所有人都充滿了思辨能力,可以破解每一個新聞甚至公投題目中的陷阱,有時間去理解每一個議題的內涵跟歷史脈絡,然後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取得完美的共識。

但,總有一天我們要看清,無論放在世界上哪個國家,這些都是幻想,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反而是最好操作來選舉的一群人,就像現在國民黨操作反轉型正義一樣。當你只喜歡美麗的霓裳,不願意衝進泥巴裡戰鬥,最終你只會發現,用你幻想的魔法,永遠不可能打敗真實的惡魔。

促轉會淪為選舉打手嗎?面對威權的候選人,促轉會本就理應成為選舉打手,就像面對賄選,警察跟法院本來就該當打手一樣,到底巨嬰們對政治的想像要天真到什麼地步?

六都候選人中,最不該當選的就是侯友宜,中間要空好幾個名次才輪得到其他人,因為他曾經是威權加害人,他曾經有無數次坦白跟懺悔的機會,但每一次,他都選擇繼續依附威權,就這樣,拿轉型正義打他不行?

針對他不行?我們只能等到人民全部都像你一樣有資源有時間去了解來龍去脈、民智已開的那天是嗎?我知道你們巨嬰很能等,但有些人已經老了,純真是很棒的特質,但請不要用來期待國民黨。

爆料錄音檔

完整看完之後,你還會說促轉會是選舉打手嗎?侯友宜沒有道歉沒有悔過反而還出來選舉,促轉會不打他要打誰?這種垃圾連寫十幾篇,鏡週刊更像是國民黨打手吧。

網友重點整理
爆料者聲明

簡單來說,吳佩蓉說她希望大家好好討論轉型正義,但實際上呢?這對轉型正義是幫助還是傷害呢?這麼多申訴管道、這麼多時間點,偏偏選擇在選舉前爆料給媒體,這是推動轉型正義的方法?

徐自強冤案

侯友宜得意洋洋地說他直覺犯人說謊所以破案,但後來透過法院證實,犯人的自白都是刑求而來。

延伸閱讀

【批踢踢狂推的正義之聲】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形象大翻船,爆料者吳佩蓉是正義化身還是太天真?
面對轉型正義失敗的醜陋風景,應該用手上的一票支持侯友宜站上審判台!
【投稿】一部侯友宜的募款影片:看出他的威權思想,「努力」來自於壓迫人權與剝削學生
【陸之駿專欄】1980 年代最後兩年,侯友宜是中山區「探長」

(本文經原作者 林艾德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Captain Roger Fenton ,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