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設計來實踐循環經濟,每個咖啡店都可以重複使用的杯子會長什麼樣子?

【為什麼我們選擇這篇文章】

循環經濟不同於傳統線性的生產模式,而是追求物質的循環利用,透過可恢復與可再生的資源利用體系,減少對地球的負擔。

世界各國開始推動這項未來的經濟模式,本文將介紹產品與服務的設計,對於實踐循環經濟帶來哪些重要性。(責任編輯:周政毅)

文/Sustainable Brands
編譯/侯惠芸 Heidi Hou

本文係美國企業永續策略顧問 Nicole Palkovsky 女士針對今年 6 月初溫哥華舉行的「2018 永續品牌大會」(SB’18 Vancouver) 會議內容之歸納與個人觀察。

文章點出產品與服務的「設計」對於實踐循環經濟非常重要,目前我們社會仍缺乏回收機制與市場的配合。她認為唯有透過仔細思考「設計」產品每一階段的生命週期,從使用的材料、使用的過程、維修、回收,到重新再利用,方能實踐真正的循環經濟。

今年 6 月初由全球永續智庫公司 Sustainable Brands 於溫哥華所舉辦的「2018 永續品牌大會」(2018 Sustainable Brands in Vancouver, SB’18 Vancouver) 會議聚焦於如何重新「設計」產品及服務,以實現簡約生活的精神。

會議共吸引來自 30 個國家 3 千多名專家與會,並邀請超過 300 位專業講者。美國企業永續策略顧問 Nicole Palkovsky 女士歸納出討論內容,並提出個人觀察,本刊特編譯文章以饗讀者。

為「產品的第一個生命週期」的結束而設計

本次溫哥華「2018 永續品牌大會」的討論焦點放在產品與服務的「設計」上,目前我們社會需要企業投入更多的以「產品的第一個生命週期」所做的設計。

為何要特別強調「產品的第一個生命週期」呢?因為在理想的情況下,產品應該要無止盡的被回收再利用。因此,當開發新產品時,設計師們應不斷地提出問題來檢視自己的設計:

「我們的產品用了什麼樣的材料?」

「產品本身是不是可被再度使用?」就像是英國的二手古著服飾店 Beyond Retro 與 Bank & Vogue LTD 的案例。

「產品本身是否可被回收並重新製成其他產品?」例如,澳洲的物流公司 Brambles 針對運輸中使用的包裝提出的解決方案。

「若是產品可被回收,那麼是否有配套的回收系統來蒐集及處理?」,更重要的是「是否有穩定的買方來購買回收後產生的材料?」

收購市場的變動決定了回收機制的成效

在現今不斷變化的環境中,要用產品與服務的「設計」來實踐循環經濟,其實很困難。舉例,一間位於北美的咖啡及咖啡機製造商 Keurig Green Mountain,Keurig 在以設計實踐循環經濟中,已經展現了其強烈的企圖心。

他們設計出可回收的塑膠咖啡膠囊 K-Cup。在此次大會中,Keurig 的永續長 Monique Oxender 分享了 Keurig 在加拿大推出的再設計長期規劃,其中包含產品在回收設施中的測試,用以了解什麼顏色與材質組成,始能發揮最大的回收效益

目前,Keurig 在加拿大的市場大多已經改用這種可回收的咖啡膠囊。然而,筆者最近拜訪了一位家裡有 Keurig 咖啡機的親戚,他並不曉得這些小小的塑膠咖啡膠囊 K-Cup 可以回收,因此,他的垃圾桶中滿滿都是這些咖啡膠囊。

若我們再進一步思考,即便消費者知道了 Keurig 的塑膠咖啡膠囊可以回收,但是,是否存在收購這些回收塑膠垃圾的市場呢?

今年初,回收物收購大戶中國提高了回收物的標準,要求報紙和塑膠等回收垃圾其它混雜物比例不得超過 5%。此新回收規範 正困擾著加拿大各個城市 ,導致許多城市面臨垃圾堆積,以及處理成本升高的問題

同樣情況也在美國上演中,許多塑膠垃圾只能先被暫時堆放,或甚至是被送往垃圾掩埋場。結果,因為收購市場的變動,Keurig 新推出的 K-Cup 似乎沒有比之前的舊產品,能夠為環境帶來更多的好處。

人類生活與一次性塑膠難分難捨

塑膠材料的輕便、低價、與多用途的特性,為人類的生活帶來了革命性的改變。這種以石油為基本的材料,可製成椅子、水瓶、兒童玩具等,並且將會永遠存在在我們的環境中。

自人類開始生產塑膠以來,我們已經製造了約 92 億噸的塑膠。其中已有 69 億噸成為了廢棄物。海洋中的塑膠含量也隨之出現了驚人的成長。以塑膠微粒 (Microplastics) 的形式在海洋中存在的塑膠微珠、碎片、泡沫、顆粒和纖維,其量之大,已經讓科學家們提出嚴重警告,到 2050 年全球海洋中塑膠的總重量,將會超過海洋中所有魚類的總重量。

那我們該如何解決這樣的困境呢?

「當人們製造出一種新材料時,我真的覺得很驚嘆。但是,我也必須承認,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當這種材料被拋棄時,它該往何處去?」著名創新機構「搖籃到搖籃」總裁 Lewis Perkins 這麼說道。

考量到廢棄物的流向與可回收性固然是至關重要,但是,當我們近一步思考,類似塑膠這種看似可以回收但卻又難以處理的材料時,問題就會變得更加困難與複雜。在大會中兩位講者不約而同清楚地說明這個困境。

「單靠回收機制,不能解決海洋塑膠的問題。企業應該要從根本 擺脫塑膠的束縛 。」 倡導無毒的全球非營利草根組織 GAIA 菲律賓區域執行董事 Froilan Grate 表示。

「減量、回收、再利用是重點。但是,人類社會常常聚焦於『再利用』,而忽略了『減量、回收』其實更為重要。」 致力於倡議塑膠減量的非營利組織 UPSTREAM 執行董事 Matt Prindiville 如此說道。

慶幸的是,目前「減量」與「再利用」的需求已經被廣泛地理解與認同,並且如同全球非營利組織「未來論壇」(Forum for the Future) 總裁 Sally Uren 所說,這樣的需求目前已經顯現出成功的轉型關鍵徵兆,不論在長期整體趨勢、企業日常營運制度或者是創新商機上皆然。

放眼世界,從英國倫敦到加州奧克蘭,各國的政策與賦稅正在協助人類減少對於 一次性塑膠材料 的依賴。 人們對於各種拋棄式的塑膠杯、吸管與容器越來越感到厭倦。人類想追求便利的生活,但我們不想為環境製造更多廢棄物

不論是市場需求或政策壓力,皆促使企業去尋求創新的減塑解決方案。在不增加環境壓力的情況下,透過服務與產品之設計,持續提供人們便利的生活。從致力於倡議減塑的非營利組織 UPSTREAM 提出的「禁絕清單 2.0」(Better Alternatives Now List 2.0, BAN List 2.0) ,我們可以看到,在美國前 20 大下水道污染的塑膠製品,幾乎都與食物與飲料產品有關。

例如蕃茄醬的醬料包、吸管、咖啡杯等。這些產品都還有待重新設計,甚至是讓它們在市場上徹底消失。

不斷循環的咖啡杯 CupClub

2018 溫哥華永續品牌大會中,筆者最喜歡的解決方案是由一間倫敦的新創公司 CupClub 提出的咖啡杯使用服務。

CupClub 設計出可重複使用的外帶咖啡杯,杯子的外觀就像一般的外帶杯無異,可以盛裝冷飲及熱飲。這些杯子會被分送到各個咖啡店,作為正常的外帶咖啡杯使用 。有別於拋棄式的咖啡杯在使用完之後會被丟棄在一般垃圾桶中,使用 CupClub 的消費者在喝完咖啡後,須將咖啡杯投入專門的蒐集點。

CupClub 的送貨箱在送完咖啡杯到各個咖啡店之後,將化身成為蒐集箱。清洗過後,這些咖啡杯將會被重新在分送到各個咖啡店中,等待消費者們無數次的重複使用。

雖然此次大會中有許多振奮人心的想法被提出,但是要達成真正的「循環」,對於許多企業來說,仍就像是登陸月球一般的困難。 我們必須要仔細思考、持續關注產品的生命週期。從使用的材料、使用的過程、維修、回收,到重新再利用。如此,方能實踐真正的循環經濟

【關於 CSRone Reporting

2007 年頤德國際事業群率先成立 CSR 部門提供顧問服務,並於 2013 年啟動台灣第一家 CSRone 永續報告平台。CSRone 團隊每年定期發布台灣 CSR 發展現況分析報告,期許與台灣企業攜手接軌國際 CSR 前沿議題與趨勢,共創永續美好未來。

推薦閱讀

澳洲為拯救環境搬出「巨型海蝸牛」──別騙我了,這根本是海賊王電話蟲吧!
誰會真正為齊柏林惋惜?長期關注環境正義讓他感嘆:越想讓大家知道台灣多美,我就越難過
洗衣服也會汙染環境?被洗掉的迷你毒炸彈,最後回到餐桌上被我們吃下肚

(本文經原網站 CSRone 永續報告平台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我們何時才能開始以「設計」來實踐循環經濟?〉。首圖來源:Heath Alseike,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