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歷史】停止嘲笑「杞人」憂天,政治家不也從憂國憂民開始嗎?

【我們為什麼選這本書——追尋這世界的祕密:周國平哲思集

「憂天」是哲學的源頭,杞人憂天的「杞人」更可能是中國史上唯一一位哲學家。讓我們來看看作者到底怎麼解釋。(責任編輯:徐子捷)

文/周國平

河南有個杞縣,兩千多年前出了一個憂天者,以此而聞名中國。 杞縣人的這位祖先,不好好地過太平日子,偏要胡思亂想,竟然擔憂天會塌下來,令他渺小的身軀無處寄存,為此而睡不著覺,吃不進飯。

杞人憂天成了貽笑千古的典型案例

他的舉止被當時某個秀才記錄了下來,秀才熟讀教科書,一眼便看出憂天違背常識,所以筆調不免帶著嘲笑和優越感。靠秀才的紀錄,這個杞人從此做為庸人自擾的典型貽笑千古。

聽說直到今天,杞縣人仍為自己有過這樣一個可笑的祖先而感到羞恥,彷彿那是一個笑柄,但凡有人提起,便覺幾分尷尬。還聽說曾有當權者銳意革新,把「杞人憂天」的成語改成了「杞人勝天」,號召縣民們用與天奮鬥的實際行動洗雪老祖宗留下的憂天之恥。

可是,在我看來,杞縣人是不應該感到羞恥,反而應該感到光榮的。 他們那位憂天的祖先哪裡是什麼庸人,恰恰相反,他是一位哲學家。

試想,當所有的人都在心安理得地過日子的時候,他卻把眼光超出了身邊的日常生活,投向了天上,思考起了宇宙生滅的道理。誠然,按照常識,天是不會毀滅的。 然而,常識就一定是真理嗎? 哲學豈不就是要突破常識的範圍,去探究常人所不敢想、未嘗想的宇宙和人生的根本道理嗎? 我們甚至可以說,哲學就是從憂天開始的。

古希臘中有許多杞人的知己,亞里斯多德是代表人物

在古希臘,憂天的杞人倒是不乏知己。亞里斯多德告訴我們,赫拉克利特和恩培多克勒都認為天是會毀滅的。 古希臘另一個哲學家阿那克薩哥拉則根據隕石現象斷言,天由石頭構成,劇烈的旋轉運動使這些石頭聚在了一起,一旦運動停止,天就會塌下來。不管具體的解釋多麼牽強,關於天必將毀滅的推測卻是得到了現代宇宙學理論的支持的。

也許有人會說,即使天真的必將毀滅,那日子離杞人以及迄今為止的人類還無限遙遠,所以憂天仍然是可笑而愚蠢的。說這話的意思是清楚的,就是人應當務實,更多地關心眼前的事情。

人生不滿百,億萬年後天塌不塌下來,人類毀不毀滅,與你何干?但是,用務實的眼光看,天下就沒有不可笑不愚蠢的哲學了,因為哲學本來就是務虛,而之所以要務虛,則是因為人有一顆靈魂,使他在務實之外還要玄思,在關心眼前的事情之外還要追問所謂終極的存在。

哲學家存在的價值:與庸人不同的思考模式

當然,起碼的務實還是要有的 ,即使哲學家也不能不食人間煙火,所以,杞人因為憂天而「廢寢食」倒是大可不必。

按照《列子》的記載,經過一位同情者的開導,杞人「舍然大喜」,不再憂天了。唉, 咱們總是這樣,哪裡出了一個哲學家,就會有同情者去用常識開導他,把他拉扯回庸人的隊伍裡。中國之缺少哲學家,這也是原因之一吧。

推薦閱讀

【青鳥專欄】以哲學的角度聆聽《小王子的領悟》
中學就教你哲學、心理學,而不是台式死背書──我在奧地利唸書學到的七件事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追尋這世界的祕密:周國平哲思集》,由時報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Luca Vanzella,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