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相處指南】喉嚨痛無法催促扁桃線快好,憂鬱症患者當然也無法馬上快樂起來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現代人壓力大,身邊朋友有時會抱怨「好煩歐~~快得憂鬱症!」。雖然只是當下的玩笑話,不過憂鬱症是貨真價實的心理疾病,而一旦大腦無法產生「快樂激素」,憂鬱症如影隨形,內心掙扎困頓的同時,還外加生理的折磨──對人們生活的影響嚴重到可以與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相提並論。

作者藉由本身長期陪伴憂鬱症患者,將自己對憂鬱症的認識全盤托出,以淺顯的文字描述讓我們更加理解──如何為憂鬱症患者設身處地著想?(責任編輯:黃梅茹)

文/Louis Chen

以下文章乃個人經驗,沒有經過嚴謹查證,如果有錯誤,還請點出指教,我也不代表所有憂鬱患者,畢竟我沒有得憂鬱症,只是盡力用淺薄文字表達他們的感受。

這半年以來,跟超過五名憂鬱症患者接觸並且長期陪伴一名重度憂鬱患者,深深感覺 這個社會對憂鬱症整體的誤解依然很深,有時候非但沒有幫到她們,反而加重他們病情 ,日前看了以下這個 影片 ,此講者幾乎百分之八十講出了我觀察到的憂鬱症患者的狀態,再輔以他之前寫過的三篇文章,幾乎是講出部分憂鬱症患者的整體心聲。

所以我希望透過此篇文的個人經驗輔以以下這個影片希望讓社會大眾,1、大略了解憂鬱症的成因;2、體會他們真實的想法; 3、瞭解如何跟他們相處與幫助他們,你需要了解的幾點想法。

憂鬱症──無法分泌「產生快樂的激素」

1、 憂鬱症是一種大腦的生理疾病 ,就跟妳骨折要去打石膏,喉嚨痛要去看醫生,眼睛長針眼要抹藥膏一樣,他是 由於腦袋出問題無法分泌「產生快樂的激素」而產生 ,你不會看一個好笑的笑話笑到過世,你也不會因為你跟你另一半分手你就哭到往生,因為你有各種情緒調解的內分泌協助你控制你情緒。

但對憂鬱症患者來說,他 無法分泌這種情緒 ,相當於它正在吃一個很好吃的飯但他感受不到快樂,她在看很好看的電影甚至跟很愛的人相處他都感受不到快樂, 她所感到的只有每分每秒隨時隨地的痛苦跟絕望 ,很多憂鬱症患者跟我反應的症狀都有,早上一起床就是覺得幹我怎麼還沒死,怎麼又要醒來呢(因為他們的意識一但開始運作,就是絕望想死)。

你骨折的時候可以跟你骨頭說,欸你快癒合吧,你喉嚨痛的時候可以跟你扁桃腺說欸你快好吧,然後他們就會好嗎?答案是絕對不會,所以你叫憂鬱症患者想開,或者換個角度思考是等同於跟你斷掉的骨頭說你自己給我好起來一樣的白痴的,他們還是得接受專業的藥物以及心裏治療。

常見 錯誤對白
(1)、「自殺又不能解決問題,想開一點拉,我以前也曾經很累啊,現在還不是處理好了別怕。」

患者想法:自殺確實能解決問題,因為自殺了就不會給別人造成困擾了(憂鬱症很常出現覺得自己無用而且是多餘的),另外想開是想不開的因為根本感受不到快樂,而且你的經驗對我來說沒用因為妳是你我是我你不能感受我感受的痛苦。

解方:只要對他們說「我陪你,我正在嘗試了解你,我正在聽,我會陪你走到最後,我相信一定可以讓我跟你一起等到你恢復的那天。

(2)、「這個問題又不難,我來幫你想解決方案啊,啊不就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就好了。」

患者:我不用你跟我說我也知道該怎麼解決,因為 我以前也知道該怎麼解決,只是我現在喪失解決任何一間簡單的事的能力了(別人認為簡單的事對憂鬱症患者來說都像是一把刀在刺他們,因為在感受不到快樂的時候,壓力只會放大十倍呈現而已)。

解方:不要用命令的語氣,盡量用陪伴的方式解決,真的要給建議,也可以先問過對方想不想要聽聽看自己的意見,對方不想聽就不要說,大體上只要記得我的三句話,「我正在嘗試理解,我正在聽你說話,我會陪你走到最後即可」。

(3)、「你不為自己想,也要為你的父母跟你的親友想啊,你都沒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嗎?」

患者:就是考慮到大家會因為我很煩,所以我才要死,因為我死了大家都會開心,而且我的家屬跟朋友就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如果你們自己得了癌症躺在床上插管,你會希望你子女一直延續你生命不讓你死嗎?

解方:還是 要讓患者知道,自己的病是一種生理疾病,只要是病就有藥醫 ,一百年前很多疾病是治不了的,但當代的醫學發達,很多疾病只要持續治療都有機會, 重點是你會陪她走到最後

影響憂鬱症患者的因素與如何體會他們的想法

2、 憂鬱症的成因,憂鬱症通常是由 負面童年經驗當代社會壓力基因遺傳 三點交互影響而成。

基因遺傳因為我沒有辦法知道每個個案的家族病史,我只能從當代社會壓力還有負面童年經驗來探討。就我的觀察, 憂鬱症患者有不少 都在童年的時候有過很深刻的 黑暗記憶 ,可能 來自於父母本身的爭權奪利問題 ,甚至是 管教過當 。又或者遭遇 第三人(親友同儕)所給予的強烈負面感受(性騷擾,同儕言語或肢體霸凌),進而影響到長大以後對特定事物的恐懼感, 加上當時遭遇到的社會壓力 ,可能就發作了。

華人教育以孝為重,對父母管教的反思,若非小孩心智成熟至一境界,又怎敢與父母溝通他們當年的「錯誤」管教?當年時空背景下,有很多其他變量(父母本身有精神病與否?是否家庭經濟出現困難?父母外遇問題?甚至是根本一場誤會),有些事情固然是當時的小孩看不到的,父母也是常常出於一片好心(卻不知早已烙下深刻陰影)。

而當代社會壓力又相對以前為大(當代社會貧富差距擴大充斥強大相對剝奪感,有些人的人格又是完美主義者,低薪高房價高工時以及對未來的恐慌都再再讓精神壓力奇大無比,社群網路又更加大這種強烈剝奪感,至少以前你不聽不聞不慌,現在則是聽了看了一肚子肚爛)。

該怎麼做?

(1)、首先還是要 相信專業 ,如果可行的話,患者本身以及他的家人都要對心理諮商師以及醫師做最大程度的信任, 藥物無效的話就要換,長期的心理諮商找到早期可能影響發病的原因,進而諒解、控制至少能讓他們會到正常人的狀態(當然如同骨折之處天冷時會痛風一樣,不一定會痊癒,但至少可以正常活著)。

* 給 父母 的話,我常覺得其實很多父母就是有了小孩的小孩而已,「吾日三省吾身」是我們小時候學的一句很重要的話,人會隨著年齡轉變心境,如果 一旦發現子女有憂鬱傾向而且跟你年輕的教養息息相關 的話,一定要 從心去思考到底當年自己的所謂所為,哪裡可以去認錯,哪裡可以去解釋 ,我相信光是意識到自己要反省這件事,對你的子女親友,可能都是一種很好的解藥了。

(2)、再者身為一個親友,我們能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 大量傾聽 ,你光是要整理他所有可能發病的成因這件事情就已經夠優秀了,藉由不斷的傾聽整理資訊,梳理他整個人生的脈絡,在他正式就醫的時候,拿給對方的心理諮商師或者醫師都是很好的幫助。記得我說的:「我正在聽你說,我嘗試理解你,我會陪著你走到最後。」

(3)、如果 沒有把握能夠一直陪伴,千萬不要隨便答應陪伴。 憂鬱症患者的陪伴與治療是以年為單位的,他們也很難再相信別人,所以一但你要幫她,請帶著它走向光明的未來,而不是隨便聽聽,就不鳥他,這樣他以後也很難會相信你,更難相信他人,有時候不能陪伴,連加油都少說吧!

憂鬱患者相處指南

3、 該如何與憂鬱患者相處:
我自己的經驗就是, 傾聽佔 90 趴,訴說佔 10 趴 ,盡力梳理可能造成對方憂鬱傾向的所有原因,包括他過去的負面童年經驗,還有他當代遇到的壓力。不用逼迫對方去看醫生,可建議對方,如果有一天對方要去看了,那份資料可以陪她去然後交給醫生,可以方便醫生診斷開藥。

請隨時提醒自己這就是一種病,我不會去叫骨折的人跟我打籃球,所以我不會叫憂鬱症的人要「想開」,有另外一種躁症叫做過度樂觀(病情是無敵正向對任何事情都不怕永遠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但她卻被社會大眾給拿來崇尚其實這也是很可怕的,因為它會讓憂鬱症患者覺得自己更沒有價值,更是無用的),所以不要崇尚過度樂觀的人,憂鬱情緒人人都會有,只要學會如何調整就好。

自己的情緒保持平靜,不要隨著憂鬱症患者的情緒陷入憂鬱 ,這樣兩個一起憂鬱,並不是什麼好事,自己也會因此痛苦不堪, 記得遇到憂鬱症患者持續跟你表達想死的意願的時候,只要跳針回答,「我會陪你,你是最棒的,我正在聽你講話,你可以的就好。」(不需要對他的問題糾結回答,她只會把你的問題引導他她很沒用)-> 因為他這樣就可以有想死的理由。

結論:我不是醫生,也不是什麼心理諮商師,就是用一個平凡大眾的身份希望發揮自己的一點影響力,幫助社會大眾更瞭解憂鬱症,因為我長期陪伴憂鬱症患者的關係,加上這個講者的文章以及影片我才有辦法打出這麼多東西,希望這個社會對他們更友善一點(就像現在大家對同志一樣友善的友善),如果覺得我文章裡有任何會誤導或者打錯的東西,煩請留言或者私訊,我會修正的(記得提出資料來源)!謝謝大家。

以下三篇(123)文章是這個講者寫的,有興趣了解更多的我覺得大家可以看一下這三篇文章,有更詳細的解釋。

延伸閱讀

【投稿】輕生念頭不一定來自憂鬱症:社會對過動症的誤解,讓我們不知該如何求助
別再說只會說「加油」了──過多正向的鼓勵對憂鬱症患者來說才是毒藥!
【告白】我不是玻璃心,而是真的生病了:一個重度憂鬱症病患的故事

(本文經原作者 Louis Chen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出處 。首圖來源:Lily Lvnatikk,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