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柯粉現象」分析全球民粹:為何民粹領袖會受人愛戴?關鍵是他們不拘謹的魅力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柯文哲台北市長當得好不好是一回事,但每當網路上、PTT 上出現批評他的聲音,總會出現一群「柯粉」護航。

本文作者認為,這個現象值得注意。近年來全球民粹主義崛起,各國都慢慢出現像川普這種藉由激化對立獲得支持的民粹領袖。這篇文章告訴你,為何這些領袖言行誑誕不經,卻還是受眾人──特別是窮人愛戴?。(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沈榮欽

柯文哲個人雖然並不有趣,但是他的支持者卻很有趣,網路上只要批評柯文哲的文章,大量反駁必定隨之而來,雖然多數淪為人身攻擊,但這現象本身就值得注意。

民粹現象或許是當今最重要的議題之一,不僅是川普與習近平,從法、德、意,一直到東歐,亞洲,乃至中南美洲,幾乎全世界都可以看到民粹橫行、民主退後的現象,從 1992 年福山對自由民主的盲目樂觀,到今天坦承錯誤,冷戰後民主從未如今日一樣前途黯淡。

日常讀的報章雜誌,對民粹的解釋大多是川普式的:鐵鏽區、失業、移民、貧富不均、民主失能等各種物質利益的解釋;對一般民粹領袖則多分析他們的語言與策略,從民粹風格來解釋;這使我忽略了民粹在中南美洲與亞洲等國更長遠的歷史,直到我讀到 Marco Garrido 去年底在 AJS 的論文 〈Why the Poor Support Populism〉,才填補了這一塊空白。

這讓我很想抄抄書,如果有機會,我鼓勵你也讀讀這篇論文,絕不會後悔。

艾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是菲律賓 60-70 年代的電影明星,後來棄影從政,從國會議員、副總統到 1998 年被選為菲律賓總統,不僅大放厥詞,而且酒和女人都不少,裙帶關係盛行,後來更因為貪污只做了 3 年就被迫辭職下台,最後更因此鋃鐺入獄。

總之,用你所有可以想到第三世界中貪污領袖的各種原因,Estrada 成了全民公敵,不僅政治領袖疏遠他,上層階層遠離他,中產階級唾棄他,教會討厭他,知識份子更是深惡痛絕,但是最離奇的是, 馬尼拉所有的窮人都對他瘋狂愛戴 ,所以他出獄後參選馬尼拉市長,照樣當選,甚至連他與情婦所生的兒子 Joseph Victor Ejercito 都當選參議員。

但是 Estrada 受窮人愛戴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的政策偏袒窮人,相反的,他的政策對窮人極差,只涵括 0.0008% 的菲律賓窮人,對房地產商人有利而對都市的貧民不利。傳統物質利益的觀點在此無法解釋。他更違背天主教的許多教義與菲律賓的傳統道德,沈醉女人與酒精中,還貪污違法,但這一切都不妨礙馬尼拉的窮人支持他。

那究竟是為什麼?

簡單來說,第一、傳統只看民粹領袖的行為無法解釋 Estrada ,他受到窮人愛戴,關鍵在於民粹領袖與支持者的關係,用韋伯的話來說,魅力型領袖在於被支持者認可,這種認可來自領袖某種超凡的能力或行為,不僅支持者認可,而且會互相感染,使得支持者彷彿強迫認同。

在菲律賓的社會脈絡下,Estrada 克服窮人對自身理解的期望下,給予他們救贖的力量:窮人期望並準備被歧視,因為他們來自貧民區的日常生活;而且窮人期望被選舉制度利用,然後很快被忘記。Estrada 則肯定了窮人的生活方式與價值, 儘管他用詞粗魯,但是卻被視為真誠 ,並不是為了利用他們而來,也絕不歧視他們,超越了社會常規的種種禁忌。

再者,窮人並不將 Estrada 的言行視為民粹主義的種種策略,事實上他們透過彼此互動、討論,來觀察 Estrada 的言行是否能夠達成某種他們接受的一致性,也就是說,民粹不是一場演講或是一個表演就能達成的,只有當這些民粹的「策略」被窮人視為長期一致性的表現,他們才會衷心予以支持。

最後,Estrada 的表現必須被集體認可,這種集體性的動態解釋了其客觀性、持續性與擴散力。這種支持與其說是在每一個支持者的腦袋中,不如說是在集體的氛圍(atmosphere) 中(not in the heads but in the air)。認為 Estrada 是一個真誠的人的想法,乃是透過各種社會互動的場合中感染並擴散的。

Estrada 真是川普等歐美民粹領袖的另一面,或許只有將兩者結合,才能令我們更了解民粹領袖的生成。

推薦閱讀:

政論節目想罵柯文哲卻頻頻秀下限只說明,柯 P 需要更高級的反派人物
【投稿】林佳龍和柯文哲的「合體」,背後政治意義遠比你想的還大
「郝市府一年預算執行率才 66 %」柯文哲說明為何他選擇還債 420 億而不是搞建設

(本文經原作者沈榮欽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民粹領袖不拘謹的魅力 〉。首圖來源: 柯文哲臉書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