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我想把這件事情分享給去上海出差旅遊的人,希望在外地工作旅遊的人都能平安回家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這篇投稿非常精彩。老是聽說中國路上騙子多,許多台商都吃悶虧,沒想到是如此低劣卻嚇人的騙術。

誠如投稿作者「六龍舞」所言,希望大家看過這段經驗後,都不會被騙,希望騙子都沒有生意,希望騙子都正正經經工作和過生活。(責任編輯:鄒家彥)

(此為示意圖,非當事人陳述故事主角。)

文:六龍舞(台灣光電從業者)

我想把這件事情分享給去上海出差或旅遊的人,希望在外地工作旅遊的人都能平安回家。

幾天前,去了一趟上海,出差幫忙公司處理一些問題,也順道拜訪在上海工作的朋友,在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和同事去新天地小喝一杯,因明天還有些工作因此先前離開。

走來回飯店的路上,想要打滴回去但是天氣冷又不想把手拿出來滑,因此散散步,順便想想明天要去買什麼禮物回去送給小朋友,買太貴的玩具好像不太好,這樣會養成壞習慣,但是老婆說這幾天這小子表現還不錯,主動幫忙做很多家事,應該要好好獎勵一下。

想著想著,遇到一個年輕的小哥,這種推銷、拉皮條的,我的回答一向都是 “ 謝謝、我不需要” 或是 “ 我剛剛才處理完,棒棒糖也吃掉了,謝謝你”。

酒喝多了,突然有點尿急,就順便問一下這小哥那裡有廁所,小哥人很好,馬上帶我去附近的公廁。解放後,發現他還在門口等我,二個人走在往地鐵的路上,做個伴一起聊聊天。

小哥想介紹我去做些特別的服務,但是我告訴他我不想要……

小哥有個弟弟在蘇州做直銷,他在上海這裡做業務,省吃檢用認真工作,希望多存點錢寄回去。在外地生活不容易,這我相當有同感,我自己何嘗不是這樣,年輕上台北讀書工作到現在,多想念南部的陽光啊,真希望早點存點錢回南部做點小生意,不用每天在辦公室看別人臉色。

小哥想介紹我去做些特別的服務,但是我一直告訴他我不想要,我還有事要早點回去,下次有機會一定讓他做生意,他一直說,” 去看一下就好,下次就知道在哪裡,不會太久的”、” 今天一我個客人都沒有”,” 大哥,幫幫忙,幫我個忙,我們交換個微信,我們就是朋友了”、” 看看就好,不打緊的….”。

說著說著他就攔了一輛的士,走在零下三度的大馬路上,真的有點冷,先上去再說,就跳上 Taxi。他說: “ 載你去店裡看一下就好,不做沒關係的,就在南京西路的地鐵站旁,等一下你就順路做地鐵回去”。其實我是想用什麼方式打發他,把他趕下車,讓我可以直接回飯店。但是車到南京東路時,他馬上過來給我開門,把我請下車,我說,” 好吧,我看一下我就要走了,我明天真的還有事,不能太晚睡”,其實心裡也是有點好奇,量你也不敢玩什麼花樣,想說跟著去看看,看完就走。

小哥帶我走到一個招牌寫著足浴、桑拿的老房子前,坐電梯上四樓,進去後轉個彎,就是一個 KTV 的包廂,一個大約是 10 人份的包廂,裡面蠻破舊的,門上有一小塊透明玻璃,讓外面的人可以看到裡面。好了,看到了~我知道地點了,改天我再來吧。這時他又開始苦苦哀求,一直說幫幫忙,100 塊就好,請小姐幫我按按腳,10 分鐘我就可以走,這樣他才不會被老闆罵,不會太久的,一直不斷的拜託拜託不斷的拜託。最後凹不過他,好吧,那我坐個 10 分鐘就走。

燈突然被關上,小姐說「脫褲子吧,我幫你做點活」

燈突然被關上,然後走進來一個小姐,有點年紀,小姐說,” 脫褲子吧,我幫你做點活”,我說,” 小姐,我只要按個腳就好”,小姐一邊按腳,還一邊挑逗我,小姐還把套子拿出來放在桌上,一直鼓勵我脫褲子做點活,” 什麼活” 我問,小姐說,” 有手活、口活啊,都可以啊”,我說 “ 你們的用字真特別”,” 但是我今天真的沒有空,下次再說好了”。想著大概也過 10 分鐘了,我說,” 我要走了,謝謝你,我明天還有事,改天再找妳吧,這裡是 100 塊”,她說,我做了半套所以是 200,哇你咧,真是要暈倒,我什麼時候做的我都不知道,褲子也沒脫,這樣算半套,你這個比台中的三分之一套還黑。

好好好,我也知道你們這種店就是這樣,我真的該走了,200 就 200,我不想再囉嗦,她又補了一句,還有套子 20。小姐,我有用嗎? 套子是你打開,妳又沒把我套上,這樣也算我的。好啦好啦,算了算了,我想她可能也抽不多,只有這 20 才能真的進他口袋,賺這種錢也算很辛苦,20 就 20。好了,我可以走了吧,小姐不理我玩起手機來了。

突然,燈一亮,一個小弟拿著托盤走進來,托盤上面放兩個杯子,裡面都倒一點酒,還放了一瓶洋酒。小姐馬上拿起來說,” 謝謝你,我敬你。我臉色變很很難看,因為我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沒完沒了的,我說,” 我不喝酒,我要走了,我還有事,我朋友還在等我”。

唯一的出口,那扇門打開了,一個長得很流氓的人胖子走了進來,我馬上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他開始罵人,講一些不乾不淨的上海話,么喝我把手機收起來,捲袖子準備打人的樣子,為了緩和氣氛,我只好先收起手機並安撫一下他,並開始漫長無交集的對話。

外面還站幾個小弟,等著要衝進來的樣子

胖子: 你要走了

我: 我朋友在等我,我要走了

胖子: 你知不知道在上海來包廂是有包廂費的,而且我還開了一瓶洋酒

我: 洋酒不是我開的吧,我進來時也沒有人說有包廂費的事

胖子: 上海的規矩就是這樣,這間包廂就是配一罐洋酒,你說吧,你要付多少

我說: 我也去過上海的 K 房,也沒聽過有這種規矩

我說: 你直接開個合理的價錢,合理我就付

我想: 明知道對方敲詐,但是在他們的地方,又不能求救,只能先一邊談一邊想辦法

雙方一直僵持在反覆的問” 我要付多少” 我一直回答” 請你開個價” 這樣的討論裡。

我死咬著不肯講價錢,他的口氣愈來愈差,外面還站幾個小弟,等著要衝進來的樣子,筆者手無縛雞之力,他們不用拿任何武器可以很輕鬆的在這個包廂把我幹掉,我的頭腦一片空白,只有心裡不斷的想,” 冷靜、冷靜、一定有辦法,不要讓他看出我的緊張與慌亂”。

最後他先喊了一個價,9000 吧。

我直覺的反應並嚴正的回答說,” 不可能”,而且我也沒現金。”100 吧! 大家交個朋友”

他捉狂了,” 你當我是死要飯的啊,給我刷卡,小弟衝了進來,準備揍人。

我趕緊把他們喊住,” 你這樣我沒辦法談,請他們先出去,我們再談談看”。胖子先把小弟支出去。

我心裡想著,不知今天該怎麼處理,看來不容易脫身了,小鬼還在等我買玩具回去,老婆又要上班還要一個人帶二個。住南部的爸爸最近身體不太好,該找個醫生好好檢查一下。房子的房貸還剩很多,我要是掛在這裡怎麼辦? 出門在外,怎麼會這麼不小心,不知道自己是好奇還是好色還是有太多的同情心還是心太軟,讓自己惹上這種不必要的麻煩,又不是第一天出來混,猛然想起以前在討論區就看過很多類似的文章,輕則賠錢了事,重則被打被搶,怎麼一出門就都忘記了。

我開始和平的跟他講道理,” 我不可能給你錢,你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開酒,而且也沒有先說明包廂費的問題,這樣的交易即使在上海是慣例,我們沒有協議出價格,法律上就不能算數,我來的時候已經跟朋友講好馬上就要回去了,剛才我在樓下也和他通了電話”。

我故做鎮定,臉色嚴肅,開始收東西穿好衣服一派輕鬆的樣子往門口去,因為我想往前試試看,試著改變一下繼續無意義的對話與被恐嚇。我一直在觀察他,我看得出他也一直在打量我,我想趁他還搞不清楚我的底時,找出一線生機。

我說,如果我往國台辦報告,你認識的公安會不高興你惹上我這樣的人

胖子用身體擋住那扇門,唯一的出口,用他的胖肚子頂我,不讓我出去,我往左他就往左,我往右他就往右,他還不斷的說一些很欠揍的話,比如說,” 打我啊,打了就可以走了”,” 你想打架是不是,來啊~來啊~。我知道他想吸引我動手,動手後,可能小弟就進來動手了或是開始要談醫藥費,公安來也很難講清楚。

我停下腳步,我發現他沒有動手,也沒有叫小弟進來,我覺得他是有一些顧忌的。在慌亂中,我勉強擠出來的一些思緒,口不則言且言而不盡的向他說

我嚴肅的說: 我是台灣人,我們公司大陸超過 5 萬員工在上海蘇州,我們公司和政府領導關係良好,該有的禮數都沒有少,如果公司知道有個主管在這裡被勒索,限制人身自由,我們公司一定會依法舉發。

我嚴肅的說: 我知道你們跟當地公安關係很好,即使我找公安來你們也都是套好的,但是我不一樣,我如果往政府機關報案,讓這案件登記在案,讓你們認識的公安也吃不了案。如果我往國台辦報告,由中央來查,你們覺會不會造成公安和上海政府的麻煩,你認識的公安會不會不高興你怎麼惹上這樣的人。

我嚴肅的說: 大哥,你剛對我恐嚇、限制人身自由,這都是違法的有刑責的,不是你找個人來來搓一搓大家都沒事,法官會判刑的,不要為那一點錢去坐牢,不值得的。

我和緩的說: 如果生逢亂世,難免要強盜搶劫以謀生活,但是現在景氣正好,上海一片繁榮,賺錢的方式很多,不需要用這種方式。

我溫柔的說: 我看你們這裡地方不錯,交通又方便,大家交個朋友,你去弄幾個像樣一點的姑娘,我帶我的同事朋友來,把你這包廂塞滿也沒問題,你開心,我也開心,

我微笑且像媽媽叮嚀孩子般的說: 昨天我才去城隍廟向城隍爺說,來上海這麼多天,感謝他的照顧,一路上人車平安,如果他知道我在這裡恐嚇取財,他會非常不高興的。

我感覺到,胖子充滿殺氣的臉上正在評量我說話的的真實性。我只是想要平安回家,我也不想損失一筆錢。

門還是被他過度飲食且生活作息不正常而導致肥胖的身體擋住了一半,門外的小弟已不知所蹤,我鼓起勇氣,趁他看不清我的底線時,我推開門,從他胖且有個怪味道的身體旁擠了出去,臭胖子不再全力擋在我面前,冷眼看我擠過這扇門,我趕緊大步往前走出去,這時臭胖子在我背後咆哮,” 沒錢就不要出來玩,xxoooxxooxoxoxoxxo”,我沒有理會他,繼續的努力的鎮定的穩定的往電梯走去。

大廳空無一人,我看到電梯,我坐下電梯。電梯開門時,我把身體閃一邊,怕有人突然偷襲我,走出一樓大門後,確認沒有人在門口堵我,我快步離開,走到燈光明高的地方,看到有公安的地方,我知道我得救了,人財平安,我該回去了,明天我可以回台灣,我的人生還沒走到底,感謝城隍爺、感謝各方菩薩,讓胖子起了猶豫與一念之仁。

又出現一個男人,他說「先生要不要做個馬殺雞,100 就好」

看到燈火通明的南京東路站,我雙腿突然軟了下去,扶住電線杆,腸胃攪動,向路邊吐出了不知是膽汁還是胃液。強裝出來的冷靜和鎮定,突然都瓦解了。

身體稍稍平衡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我拿起手機,發微信給騙子小哥。我寫,” 我是剛才你介紹 100 按腳的那個客戶”。微信回傳 “Th message is successfully sent but rejected by the receiver”,立馬被封鎖了. 其實我只是想跟小哥說,” 我覺得騙子的工作不好,會有報應。我可以介紹你去上班”。但是他把我封鎖了,剛才口口聲聲的惺惺相惜交朋友的人,一下子把我封鎖了。

事後回想與檢討,先出現一個騙子,利用同情心與受害人貪小便宜的心態,將受害人帶到一個限制的空間裡,再換土匪上場,土匪的方法在製造恐佈與緊張,利用封閉的主場優勢,受害人緊張、害怕進而自報贖身價,並不斷的拉高價錢,以獲取最高利益。溝通時對方也會不斷的踩受害人的底線與背景,土匪也怕惹麻煩,因此告訴對方自己的身份背景時,要虛張聲勢讓自己處在有利的位置。但若對方是一個亡命之徒,刀子拿出來,捅個兩下搶了錢就跑,或是將受害人當場人間消失,我不敢想像父母老婆帶著小孩跑在上海人海茫茫找兒子找老公找爸爸的情況,此時我建議拿錢消災,小賠就是贏,不需賭氣或是動手。

來旅遊出差的人,難免會想要找些剌激、想去探險或滿足欲望需求,不要貪小便宜或是涉足去這些不正當的場所,若有生意上的需要要去這些不正當經營的場所,務必選誠實做生意的店家,不要貪小便宜,上海這地方的桑拿至少 800 起跳,不會有 200 這種東西。聽說最近上海對這些風化場所的管制愈來愈嚴格,這些店面被掃掉了,路上冒出愈來愈多這種陌生的好人。

坐地鐵回到南京西路站,這時約晚上 12 點,我的飯店約需步行 10 分鐘的路程,身心俱疲,想趕快回去睡一覺當作一切都沒發生。

出現一個男人,他說,” 先生要不要做個馬殺雞,100 就好”,不想理他

他又說” 先生,全套 200 就好,我拿手機給你看一下我們的小姐”。瞪他,他走開了。

出現一個有年紀的阿姨

她說,” 先生,一個人啊,要不要按摩,帶去飯店也可以的,很便宜的”

我說,” 不要,再見”

出現一個女人

她說,” 先生,我覺得你不錯,你覺得我怎麼樣”。

我說,” 不怎麼樣,沒興趣,再見”,她也走開了。

又出現一個男人

他說,” 先生,要不要按摩”。我說,” 不要”

他說,” 那要不要我帶你看一下地點,不按沒關係,改天再來就好,就在旁邊而已”

我嘆了一口氣,我說,” 我回去要寫一篇文,放在網路上,希望大家看到後都不會被你們騙,希望你們都沒有生意,希望你們都正正經經的工作和過生活”

台商的中國心事集:

在中國,跌倒了沒有人會扶你一把--失足台商只能靠朋友救濟與拐騙過活
從全球鞋業龍頭寶成工業退出中國,看出台商淘金夢的殞落
【中國商場現形錄】這些台商都曾風光赴中投資,為何下場卻都瀕臨垮台?

(本文經投稿作者六龍舞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大雪後的上海〉 首圖來源:Jeffrey, CC Licensed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