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版百寶袋--古人的性玩具千奇百怪,完敗現代人啊!

【為什麼我們選這本書:《中國歷代性學報告》】對於性這件事,你可能很難想像,中國先人的智慧真是博大精深哪!小至假陽具,大至「性愛專用車」,包山包海,與現代人相較恐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原來那些每天在緬懷「過去純樸民風」的老人,真的只是歷史知識很不足而已,因為在人類的歷史中,我們從來沒有「純樸」過。況且,在那個沒有法治與人權觀念的古代,發明出用來強暴幼女的性玩具,還可以獲得皇帝賞賜,這才真的叫「淫蕩」吧。(責任編輯:高聖雅)

文/馮國超

性玩具是指人們在從事性活動時,用來刺激性慾、藉以達到更好性享受的各種器具。它們可以是工業產品,如各種電動振動器、充氣人偶;可以是複雜的手工製品,如緬鈴、禦女車;或是簡單的手工製品,如角先生、硫黃圈;或是某種自然物品,如香蕉、蘿蔔;也可以是身邊隨手拿到的物品,如髮卡、蠟燭… …,性玩具反映了人類豐富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中國古代社會長期穩定,使古人有更多精力去關注如何提高生活品質,如何更好享受生活,因此有了不少發明和創造。這種狀況也反映在性玩具的製作和使用上。據各種古代筆記和小說記載,中國古代的性玩具種類極為豐富,諸如角先生、緬鈴、鎖陽、銀托子、硫黃圈、懸玉環等不一。

角先生

角先生是一種模仿男性生殖器勃起時的形狀製成的器具,也叫角帽兒,因多用牛角製成,所以稱為角先生。角先生有單頭和雙頭兩種形式。單頭的一端製成龜頭的形狀,一端穿孔,可以繫絲繩。使用時,一端繫在小腿部,一端放入陰道,女性可擺動自己的腿來獲得刺激;當兩個人同時使用時,也可把尾端繫在一個人的腰部,一端放入陰道。當然也可手持操作。雙頭的角先生,長度相當於兩個單頭的角先生,兩端都做成龜頭的形狀,可供兩個女子同時使用。雙頭的角先生也叫雙頭淫具,通常用木頭、象牙等製成。在明代小說《浪史》中,就講述了文妃和安哥兩個女子,使用雙頭淫具的情況。

▲手持角先生的女子

在中國古代,還有一種子宮保溫器,本是用來治療子宮寒冷的,因形狀與角先生很像,也被當作性玩具。關於這種子宮保溫器,劉達臨在《中國歷代房內考》中有描繪:

姚靈犀的《思無邪小記》中還有這樣一段記載:子宮保溫器系韌皮所制,長六寸許,有棱有莖,絕類男陽,其下有大圓球如外腎,球底有螺旋銅塞,器內中空,注以熱水,則全體溫暖,本以療治子宮寒冷、不能受孕之病,乃用者不察,多以代「藤津偽具(角先生的另一名稱)」。

另據劉達臨的《世界古代性文化》,在古希臘也有類似角先生的性玩具:

類似中國古代「角先生」的那種人造陰莖,於西元前三世紀出現於古希臘,他們稱之為「女性的僕人」或「男人的代用品」。此物起源於一些木製或石製的神像有勃起的陽具,一些處女在新婚前夕裸露下身坐上去以「破身」,以表現對神的虔誠。後來人們發現這種東西還有使人快樂的作用,於是就仿製它並單獨使用。古希臘有一些鞋匠,用皮革做成小小的仿製品,向那些希望自尋其樂的女子兜售,這一切都是公開的,無人以此為恥。

▲單頭與雙頭的角先生

明清時期,朝廷對淫書淫畫嚴加禁絕,然而,對性玩具在市場上的銷售,則採取放任的態度。清代小說《姑妄言》說到童自大,因無法滿足妻子的性慾,想買幾根角先生來助陣,結果,他輕易達到目的:

次日,童自大起來,想道:「我看奶奶的那件東西實在有些怕人,靠著我這個匪物,想圖他歡喜,是再沒用的。我常看見那角先生,得一個大大的來送他取樂,才可以換得他的後庭,但不知在那裡賣?」吃罷早飯,走了出來,問那家人童祿道:「你可知道賣角先生的鋪子在那裡?」……童祿道:「哦,那個麼,在承恩寺斜對過魆黑的那一條廊底下有幾十家賣他,老爺到那裡要幾擔也有。老爺要買得多,小的跟了去挑,也饒他幾個來頑頑。」……他袖了個銀包,也不帶人,自己步到廊下。走入時,香氣竄腦。到一家鋪內,見擺列著無數。童自大揀了一個比他陽物粗長些的,那開鋪的道:「尊駕買了作何用?」童自大不好說買了送他夫人,扯謊道:「要同人頑戲做酒杯(角先生尾端挖空)。」要知這件東西是件冷貨,做他的多,買他的少,不過是發賣與過路客人。見他說買了吃酒,巴不得總成他多買幾個,說道:「要嫖婊子頑耍,一個就罷了。既是要做罰酒杯子,大大小小多買幾個才有趣。」將一個頂大的拿過來,道:「這個原做了是吃酒頑耍的,婦人中那裡用得(這)樣大物。」又取過一個至小的,道:「這留給量窄的人吃。」童自大想道:「據我看起來,這個大的或者竟用得呢,若買了這個二號的去,要不中用,豈不白走一回,索性都買了去罷。」問道:「你這三件要幾個錢?」那人聽他問這話,心中忖道:「原來是個大利巴,我且烹他一烹。」便道:「買這樣東西是論不得價的,只在尊意。若遇了出手的大老官,甚麼十兩五兩,萬不然照本錢二兩銀子是一分少不得的了。」童自大從不曾買過,不知價值,又不好爭講。他平素極吝,此時竟慷慨起來,說道:「銀子便依你二兩,有甚麼好春方,送我些做搭頭。」

在明清小說提到的性玩具中,最常見的就是角先生。綜合角先生在性活動中的用途,大致可分為四個方面。一是用於男女性交前調情。如在清代小說《浪史》中,即提到先用角帽兒引動女性的欲望。

二是讓獨居的女性手淫時,藉以滿足性慾。在清代小說《醉春風》中,說到趙玉娘與丈夫長期分離,每當性慾旺盛,難以遏制時,便用角先生來解慾。

三是性能力差的男性,可用來彌補自己的缺陷,以滿足妻子的性慾。清代小說《姑妄言》說到,甘壽不能遂妻子熊氏之慾,經常受罰。後來,他買了角先生給妻子,熊氏得了甜頭,從此對甘壽另眼相待。

四是社會上的一些無良之人,用來作為誨淫的工具。在明代小說《八段錦》中,描寫索娘為了引誘丁娘與華春發生關係,便用上角先生。

▲買角先生的女子們

現代人使用的各種性玩具中,最常見的則是按摩棒,外形與男性生殖器相似,內置電池,打開開關,會自動震顫、轉動。用它刺激陰蒂或放入陰道,可使女性達到性高潮。在《海蒂性學報告》中,介紹了一些女性因使用按摩棒達到高潮的情形:

自慰的時候,我把振動器放在床上,面朝下趴著,然後擺動我的下體在振動器上來回摩擦。特別是集中刺激於我的陰蒂和陰唇。我喜歡把我的腿合攏,再把腳踝交疊起來,這樣我就可以用腿的動作去控制整個自慰的過程,以便我的下體能如願地接觸那只振動器。有時,我會大幅擺動我的身體,有時則不。我發現我愈興奮,就會擺動得愈大。
有一次我玩振動器,那一次的高潮簡直要把我整個人都拆成碎片,強烈得不得了。此外,我還會覺得有痛感,可是,痛得令我非常高興。我常常會想:是否死亡的滋味便是如此?就像火箭飛彈向外太空衝刺而去。我的高潮來得非常強烈,就像在高山峻嶺間徜徉。(《海蒂性學報告——女人篇》)

從以上介紹可以看出,按摩器能為女人帶來強烈的性高潮,程度甚至超過與男性性交。因此,有些女性有這樣的疑問:經常使用按摩棒,會不會造成依賴?會不會從此就對與男性性交失去興趣? 對此,性學家認為,這種擔憂是多餘的,因為按摩棒會使妳更想與男性做愛,而不是相反。

角先生是古代中國人最喜歡的性玩具,按摩棒則是最受現代人歡迎的性玩器,兩者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外形像極男性生殖器。這說明在古今人類的性活動中,男性生殖器始終是最受關注的核心。

緬鈴

在中國古代的各種性玩具中,最神祕又神奇的當數緬鈴。緬鈴又叫勉鈴、勉子鈴,據傳出自緬甸,形狀如鈴,故稱為緬鈴。緬鈴有兩種形式,一種形如豆子,一種狀如龍眼,都是空心的球體,外包銅、銀或金,內置某種物質。當緬鈴與人體接觸時,會自己震顫發聲,讓人感覺酥麻。在女性手淫或與男性性交前,將它放入陰道,可以刺激女性的性慾,甚至讓她們達到性高潮。

由此可見,緬鈴的最神奇之處,就是它能自動。緬鈴為什麼會自動呢?古人說,那是因為緬鈴裡面放了一種特殊物質。關於這種物質究竟是什麼,古人則說得神乎其神。如明代學者談遷在《棗林雜俎》中說,緬鈴裡面所置為鵬鳥的精液:

緬鈴,相傳鵬精也。鵬性淫毒,一出,諸牝悉避去。遇蠻婦,輒啄而求合。土人束草人,絳衣簪花其上,鵬嬲之不置,精溢其上。採之,裹以重金,大僅為豆。嵌之於勢,以御婦人,得氣愈勁。然夷不外售,夷取之始得。滇人偽者以作蒺藜形,裹而搖之亦躍,但彼不搖自鳴耳。

清代學者趙翼認為,緬鈴內為緬甸一種淫鳥的精液:

聞孟艮邊外有碎蛇,每日必上樹,跌而下至地則散如粉,俄又合成一蛇,蜿蜒而去,蓋其生氣鬱勃,必一散以泄之也。為接骨治傷之勝藥,然余在滇未得見。又緬地有淫鳥,其精可助房中術。有得其淋於石者,以銅裹之如鈴,謂之「緬鈴」。余歸田後,有人以一鈴來售,大如龍眼,四周無縫,不知其真偽。而握入手,稍得暖氣,則鈴自動,切切如有聲,置於機案則止,亦一奇也。余無所用,乃還之。(《簷曝雜記·卷三·碎蛇緬鈴》)

▲鵬鳥圖(選自明代的《三才圖繪》)

劉達臨在《中國歷代房內考》中則介紹另外一種說法,說有一種名叫鶚的鳥,它的精液淋於樹上後,會生成一種樹瘤,緬鈴內即為此種樹瘤:

雲南有一種叫「鵲不停」的樹,長得奇形怪狀,普通的鳥不敢停於此樹,唯有一種叫鶚的鳥,不僅棲於此樹上,而且在樹上交合,精溢於樹上,乃生瘤。當地有人斷瘤製成丸,一近人肌膚便輒自跳躍,置於陰部則跳躍加劇,相傳閨房密用。

所謂鵬精、淫鳥精、鶚鳥精的說法,無疑是種附會,目的是增強緬鈴的神祕性,以抬高身價。明代小說《繡榻野史》中的緬鈴,外包七層金子,內置水銀,似乎較為可信:

金氏遂把手去在麻氏小肚下邊一陣亂搖,只見緬鈴在裡邊,又亂滾起來,弄得麻氏遍身酸癢,忍不住把腳一動,金氏一時間不小心,不曾壓得住,將的一聲,緬鈴往外邊一滾,就流將出來了。麻氏道:「大嫂真個快活,方才流出來的,等我摸看。」摸看了緬鈴,道:「圓圓的,怎麼在裡邊會滾動?」金氏道:「這是雲南緬甸國裡出產的,裡邊放了水銀,外邊包了金子一層,燒汁一遍,又包了金子一層,這是七層金子包的,緬鈴裡邊水銀流出,震的金子亂滾。」

荷蘭學者高羅佩認為,緬鈴與日本一種稱為「琳之玉」的性玩具極為相似,而琳之玉的構造正是內置水銀,外裹金屬:

「緬鈴」正是日本「琳之玉」(rin-no-tama)的原型和根源。「琳之玉」是人工製造供女子用以自慰的工具,在日本被列入「張形」(hari-kata)一類東西。「琳之玉」常常見於西方著作的描寫,並在十八世紀應用於歐洲。它們是用薄銀片做成的小球,成對使用。其中一個裝有一滴水銀,另一個裝有金屬舌,在被搖動或碰撞時會震顫發聲。把這對小球放入陰道,用薄紙團塞住,當女子移動大腿或搖動身體時,小球的搖動和聲響便會造成快感。顯然中國的「緬鈴」與「琳之玉」在構造和用法上十分相似。(《中國古代房內考》)

在明清小說中,不時可以看到對緬鈴及其具體運用的描繪,可見緬鈴雖然製作精巧,功能神奇,但在當時社會並非稀罕之物。

婦人與西門慶盡脫白綾襖,袖子裡滑浪一聲,吊出個物件兒來,拿在手內沉甸甸的,紹彈子大,認了半日,竟不知甚麼東西。但見:

原是番兵出產,逢人薦轉在京。身軀瘦小內玲瓏,得人輕借力,輾轉作蟬鳴。解使佳人心膽,慣能助腎威風。號稱金面勇先鋒,戰降功第一,揚名勉子鈴。

婦人認了半日,問道:「是甚麼東西兒,怎的把人半邊胳膊都麻了?」西門慶笑道:「這物件你就不知道了,名喚做勉鈴,南方勉甸國出產的,好的也值四五兩銀子。」婦人道:「此物使到那裡?」西門慶道:「先把他放入爐內,然後行事,妙不可言。」(《金瓶梅詞話》)

梁生、胡旦又仍舊戴著枷鎖,說他皮箱裡面不見了一根紫金簪,一副映紅寶石網圈;梁生皮箱內不見二丸緬鈴,四大顆胡珠,說都是御府的東西,押來起取。晁源自問自答的向頭上拔下那支簪來,又掇過一個拜匣開將來,遞出那網圈、緬鈴、胡珠,送在晁夫人手內。晁夫人接過來看,說道:「別的罷了,這兩個金圪搭(疙瘩)能值甚麼,也還來要?」正看著,那緬鈴在晁夫人手內旋旋轉將起來,唬得晁夫人往地下一撩,面都變了顏色。晁老叫人拾得起來,包來放在袖內。可煞作怪,這幾件物事沒有一個人曉得的。(《醒世姻緣傳》)

侯捷的大管家私下孝敬了姑老爺兩個緬鈴,一個有黃豆大,是用手攥著的;一個有榛子大,有鼻如鈕,是婦人爐中用的。宦萼大喜,賞了他二百兩銀。……次早,用絲綿包好,如寶貝一般收貯候用。(《姑妄言》)

由以上描述,我們可以得到關於緬鈴的幾點認識:一是緬鈴是貴重物品,普通人不易得到,如《金瓶梅》中說「南方勉甸國出產的,好的也值四五兩銀子」;《杏花天》中則說:「此寶出於外洋,緬甸國所造,非等閒之物,人間少有,而且價值百金。」二是緬鈴使用時會嗤嗤作響,讓使用者身體酥麻,《姑妄言》中說:「侯氏遍體酥麻,樂得哼聲不絕」;《杏花天》中說:「珍娘頓時遍體酥麻,牝戶發癢非凡」,「珍娘道:『果然沉重,嗤嗤的響叫不止』」。三是識者甚少,尤其是女性,所以男性常拿來炫耀。四是功效顯著,在中國古代的各種性玩具中,緬鈴的助性功能應該最強,原因在於緬鈴會自動,彷彿活的一般。

任意車

無論是角先生、緬鈴還是廣東膀,都屬於小型的性玩具,可以用手拿著把玩。在中國古代,人們為了更好享受性交的樂趣,還製造一些大型的性玩具,如任意車、雲床、雨床之類,特點是男女二人(或一人)處於其中,靠某種機械的輔助來性交。這種大型的性玩具因為結構複雜,製作精巧,不是普通人能享用。

▲隋煬帝在任意車中行樂圖

在明代詹詹外史評輯的《情史·情豪類》中,記述了一種名為任意車的性交專用車,據稱由隋朝一個名叫何稠的人製造。何稠造此車的目的,是為了獻給喜歡享樂的隋煬帝。車的特點是四周掛有用鮫綃織成的幃幔,車裡的人可以看見車外的景色,車外的人卻看不見車內的情形;車上掛有許多鈴鐺,行車時鈴鐺作響,可掩蓋車內男女調笑及性交時發出的聲音;而且還可以升樓閣,如行平地:

稠又進轉關車,車周挽之,可以升樓閣,如行平地;車中御女,則自搖動。帝尤喜悅,問此何名,稠曰:「臣任意造成,未有名也。」帝乃賜名「任意車」。車幌垂鮫綃網,雜綴片玉鳴鈴,行搖玲瓏,以混車中笑語,冀左右不聞也。

明代小說《隋煬帝豔史》則稱此車為御女車,說是一個名叫何安的人所造:

忽有一人,姓何名安,自製得一駕御女車,來獻與煬帝。那車兒中間寬闊,床帳衾枕,一一皆備,四圍卻用鮫綃,細細織成幃幔。外面窺裡面卻絲毫不見,裡面卻十分透亮。外邊的山水草木,皆看得明明白白。又將許多金鈴玉片,散掛在幃幔中間。車行時,搖盪的鏗鏗鏘鏘,就如奏細樂一般。任車中百般笑語,外邊總不聽見。一路上要行幸宮女,俱可恣心而為,故叫做御女車。煬帝看了滿心歡喜道:「此車製得甚妙,途中不憂寂寞矣!」遂厚賞何安。

御童女車

同樣據明代詹詹外史評輯的《情史·情豪類》記載,何稠除了向隋煬帝獻任意車,還獻了一輛御童女車,專門用於與年少的處女性交。年少處女因處女膜未破,加上未發育完全,與成年男性性交時便會畏懼推拒。御童女車則可將童女的四肢固定在車上,使童女無法反抗,讓人能一洩情欲:「大夫何稠進御童女車,車之制度絕小,只容一人,有機處其中,以機礙女之手足,纖毫不能動。帝以試處女,極喜,乃以千金贈稠,旌其巧也。」

在清代小說《蜃樓志全傳》中,說到有雲床和雨床兩種助性器具,其中,雲床的功能與御童女車極為相似:

原來,摩剌新製雲、雨二床,都系洋人所造:雲床以御幼女,倘有搶來幼稚女子,不解歡娛,怕他動手動腳,只消將他推上雲床,自有關捩將手足鉗住,以恣意歡淫。雨床更為奇巧,遇著歡會之時,只消伏在女人身上,撥動機關,它自會隨心縱送,著緊處還有兩相迎湊之機。當下眾侍女將自芳脫去衣裳,推上雲床。這小小女孩子曉得什麼?誰料上得床來,兩手不能動彈,兩足高分八字,只急得哀哀痛哭。兩邊四名侍女執燈高照,各各掩口而笑。

從以上描述來看,任意車或雨床透過機械的手段來輔助性享受,反映的是古人的奇思妙想和精巧工藝,無傷大雅,甚至還有某種可取之處。御童女車和雲床則是強姦幼女和性虐待的工具,反映的是暴力、罪惡和墮落,是必須堅決摒棄的。

推薦閱讀

補習班老師拿買春當獎勵,很合邏輯嗎?一篇報導顯露缺乏性別意識的社會,是多麼病態
打野戰會生出畸型兒、如果在這天做愛三年後會離奇死亡——這些性愛禁忌你不小心犯了幾條?
「摸人屁股跟強暴、猥褻程度不一樣」致說出幹話的麥特戴蒙:性侵怎麼能分程度呢?

(本文書摘圖文內容出自《中國歷代性學報告》由 大是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pedia。)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