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台灣音樂吸引而來台開店!日本大叔:台灣的獨立樂團有「世界音樂」的感覺

【為什麼我們選這篇文章】

一個熱愛音樂的日本人,頂下即將歇業的「台北月見君想」,把它從日本搬到台北,從此與台灣的獨立樂團結下不解之緣。

這裡有什麼?文青最愛的咖啡、獨立音樂、Live House,甚至還有讓人好懷念的卡帶呢!挑個晴朗的假日下午來這裡晃晃,應該是很棒的享受吧。
(責任編輯:高聖雅)

走進「台北月見君想」飄來的不是音樂聲,而是濃濃的咖哩香,這間結合 Live House 及餐廳的空間,由熱愛音樂的日本人寺尾所開,他也以黑膠、卡帶發行專輯,促進台、日音樂交流。

台北月見君想位在潮州街上,招牌以簡單線條畫出台灣的輪廓,右側再用一片雲朵寫上店名,極簡又可愛的風格,吸引文青來訪。

台北月見君想是日本人寺尾在台灣開的分店,總店在日本青山,起初寺尾只是總店裡的員工,5 年前原本的老闆不再經營,寺尾捨不得這樣的空間被賣掉,決心頂下店面,延續他對音樂的熱情,更在三年前在台灣開起分店。

「決定在台灣開分店,全都是被台灣獨立樂團的音樂給吸引」,留著八字鬍、長髮、戴著金屬圓框眼鏡的寺尾,一字一句地用中文說著,「圖騰樂團、女孩與機器人等樂團的音樂都很吸引人」,他認為台灣獨立樂團有世界音樂的感覺,但卻又不失流行,「這在日本很少見」,因為這樣的元素,讓他想到台灣這塊土地上瞧一瞧。

十多年前,寺尾帶著好奇心來台灣,當時還是大學生的他,一到台北車站,第一件事情就是逛唱片行,「那時候專門找小澤健二在台灣出的 mix(混合) 專輯」,在台灣還沒大舉抓盜版的年代,坊間經常發行 B 版唱片,A、B 面分別收錄不同歌手的歌曲,對寺尾來說,這有如精選集,「簡直是賺到了」。

之後他也多次來台灣旅遊,逐漸感受到台灣與日本在文化上的相近性,「可能是文化比較相同,音樂人聊天、興趣也都很相似」,這才讓他有了想在台灣開分店的念頭,在確定租到空間後,台北月見君想就在三年前經營了起來。

喜愛音樂的寺尾,把店面分成兩個空間,一樓作為餐廳,還找來日本人當廚師,店裡最有名的料理就是咖哩飯;地下室則是可容納 80 人的 Live House,呼應英文店名 Moon Romantic,每回只要有表演者上台,背景都會投影出一顆大大的月亮,寺尾笑說:「這是因為看到月亮就會覺得很浪漫。」

即使在台灣開了分店,還無法滿足寺尾的夢想,兩年前他又再成立「大浪漫唱片」音樂品牌,代理台灣樂團的唱片到日本,同時也把日本樂團的專輯引進到台灣,有趣的是,台灣賣到日本的專輯以黑膠、CD 發行,而賣來台灣的日本專輯則以卡帶形式販售。

「現在很少人在買 CD 了」,寺尾一語道破數位時代,消費者選擇用數位串流聽音樂,實體專輯反而逐漸被淘汰,「這樣導致 CD 的封面設計做得越來越誇張,最後都是在賣包裝」。

有了這樣的體悟,寺尾反倒決定要發行黑膠、卡帶,並在專輯裡附上數位下載碼,提供民眾一個新的聆聽選擇,對沒經歷過類比音樂的新世代來說,錄音帶反而是一個新潮的玩意兒。

尤其發行卡帶可控制生產量,50 到 100 卷都行,不像 CD 得大量壓片,對獨立樂團來說,這是一個能控制成本的發行方式。

寺尾也觀察到,台灣在法規上或許限制較少,接受新科技的速度反而比日本快,「日本要在網路上聽音樂要辦很多手續,購買實體唱片的人還是佔多數」。

儘管兩地選擇聽音樂的載體不同,但最終目的還是在聽音樂本身,對寺尾而言,他就像是個平台,透過台北月見君想傳遞、分享台灣與日本兩地的樂音。

(本文經合作夥伴中央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日本人來台開店 數位時代發行黑膠卡帶  〉。首圖來源: dion gillard   CC, licensed)

推薦閱讀

統一獲得台灣星巴克 100% 股權!網友酸:不潮了,以後要改叫統二咖啡

咖啡價錢為什麼差這麼多?神分析星巴克、City Cafe 和罐裝咖啡背後的消費心理學

【青鳥專欄】高雄最時尚的復古茶飲「永心鳳茶」是怎麼設計的?背後推手道出珍貴的價值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