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精神在「契約談判」!過度保護真能讓勞工擺脫弱勢嗎?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

這是和網路多數風向不同的文章,作者用開放的態度討論《勞基法》修法精神——如果你看《勞基法》修法也像是在霧裡看花,不妨花點時間看完這篇文章、思考三讀過後的問題是什麼。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南瓜

勞基法三讀後很多東西可以一次寫完,包含

1. 反對理由不切實際脫離實務
2. 資訊傳達亂象
3. 小黨的路線策略

依據反對方理由推估,任何法律都沒用

舊版《勞基法》42 條早就明定勞工因「健康因素與其他正當理由」得以拒絕延長工時,拒絕權早就存在只是使用不彰。先不論修法後法條內容,本次勞基法修正反對方最大的理由在於勞方沒有議價協商能力,所以將勞資爭議需協商的精神納入修法內,將導致勞方沒有辦法拒絕資方的任何變更要求,所以這樣的修法是「修惡」,而勞資協商精神入法這樣是叫做「更差」嗎?

依照這邏輯推定, 無論法條怎麼修改更趨向嚴格「保護」勞工,總會有勞工因為各種因素而沒辦法被嚴格的勞基法所保障,所以勞基法本身怎麼修都是沒有用處的,因為它沒辦法「主動涵蓋全部的勞工」。

這種反應局部現實的說法,來禁止將七休一禁令「放寬」、輪班間隔八小時「放寬」、加班換補休或加班費的「選擇權放寬」難道沒問題嗎?

家父式、恩給式、齊頭式平等世界觀

如果今天完全按照反對方的要求,將工時與調班需求嚴格禁止,固然可以做到沒有人因為這樣而過勞(但弔詭的是,反對方認為會有勞工沒辦法拒絕違法或違背自己意志的要求,所以法律無用,都給你們說就好了),卻同時也禁止了有任何員工想要調班的需求。

舉例來說,當員工想要排連假返鄉、出遊、或單純在家休息打掃裝修,一但特休用完之後,因為沒辦法彈性調班,甚至沒辦法用加班換補休,因為不能協商也不能放寬彈性,所以只能用請假扣薪來滿足自己的需求,這種脫離職場實務的想像可以不斷當成主要反對理由,期待用規則法規來給予自己特權的心態,真的打從骨子崇拜威權(難怪崇拜蔣經國。)

因為有人沒辦法達到,所以要禁止其他人的選擇可能,這種世界觀完全可以套用在其他地方:

因為「有人」會超速駕駛,所以「所有車輛」最高時速只有 40km
因為「有人」會酒駕,所以為了防止酒駕「全部人」都不能買酒
因為「有人」會暴飲暴食,所以為了國民健康禁止「所有油炸含糖食物」

打著為了你好,不信任個體的選擇能力與成長可能,反而直接剝奪個體的選擇權,基本上距離威權與法西斯也不遠了。 而更可惡的是這些以良善為名的政黨、勞團等,以保障弱勢為名反而讓弱勢勞工因為過度保護而不改變自己的偏弱的協商議價能力,結果就是不論法規修的如何, 弱勢勞工永遠只能處在弱勢的狀況,或資本做出理性選擇自動淘汰弱勢勞工。

像這種連跟老闆談都怕得要死的思維,卻不思考如何讓個體變強,而是要禁止兩邊坐下來談的可能性,結果會培養出什麼樣的國民就不難想像。 一身獨立 一國獨立在這個社會就不可能發生,自己散播失敗主義到這種地步,怎麼可能台灣獨立,跟老闆談會失業,跟中國談會死人的…。

在反方眼中勞基法的角色可能是這樣

勞基法是勞務底價,不是勞工的尿布

先前寫過  聘雇本質是一個你情我願的買賣行為 ,講求的應該是契約與協商,任何一方不得片面變更契約才是重點。但法規不可能主動地保護到每一個人。當你認為權益受侵害,可以站起來去爭取自己應有的權益,也可能因為顧慮各種現實因素而吃下去也是一種無奈,但不管哪一種都是出自自身理性的選擇。

而有些人把「勞動基準法」視為一種保障勞工「福利」的法律,這根本完全錯認勞資關係的本質。「基準」永遠是最底線的底價,而「福利」是常規之外的額外獎勵,把常規之外的獎勵當成法律應該要提供的保障,無怪那麼多人會一直認為修惡,因為你們連法規存在的角色都搞不清楚。

再說一次,福利是常規以外的「額外獎勵」,核發的選擇不在勞工身上。

基準、福利、權益、協商、契約有什麼差別?

圖片截自 原作者文章網頁畫面

勞檢是否真的無用

很多人一直詬病的勞檢無用論,實際上可說對也可說不對。

以這張圖為例,不可能說自從 2016 年後因為蔡英文政府上台,所以違規數量大增吧? 合理判斷應該是 2016 年因為某些因素,所以勞檢成案數量大增,可能是一例一休後的行政部門將重心放在勞檢,可能是民眾因為宣傳所以知道有很多檢舉管道之類。

不管什麼原因,結果勞檢真的沒有用的嗎?

我們是否該回過頭問一個問題:有用是指什麼意思?是有辦法杜絕違法老闆出現,幫助自已受損權益恢復(你知道勞檢跟協調是兩回事嘛)?連基本的有沒有用定義都分不清楚,到底在批評什麼還真的看不懂。

關注焦點應放在的勞權三法

有些反對方認為,協商是對的方向,但應該「先保障」勞權三法的實質內容再來談勞基法修法比較合乎道理。這點是可以真的實質有建設性的討論,似乎跟法律位階上的母法子法有關,而事實上這件事新政府一直正在做,例如去年底的新聞:

延伸閱讀: 司法院推「勞動訴訟程序特別法」擬設勞動法庭

自從七月中開始已經跑了半年多,正排隊在勞基法修法後等立法院過關,請問資訊立法院各黨團都不知道嗎?會談的勞工團體都不知道嗎?如果都知道卻又把焦點一直放在原則上應該最寬最彈性的勞基法,而非專注在後續勞動三法實施細則上,那心態也只有兩種可能:

1. 立場上完全反對勞資協商精神入法
2. 想激起爭端吸引目光達到自己的目的

菜市場裡很會討價還價,自己成了賣家卻什麼都不會了?

執行必然有非常多的困難,例如很難判定你到底是自願還是被自願接受片面變更事實,現在多了一個需要變更時必須要勞資協商才可執行的精神,讓資方多了一個舉證義務跟將來的責任。

勞資雙方關係永遠都是買賣,除非拿槍逼著你必須工作,不然最終只能靠議價來做兩邊角力。 但勞工如果本身的議價能力、談判手腕不開始學習成長,最重要的自我人格意識還是把自己處在「一定弱勢」、「一定不可能」、「我就是被剝削」,買東西懂的要折扣要殺價要贈品,到市場買菜凹一根蔥這種侵犯賣家權益喪盡天良的事就能做,遇到工作反而變成不敢談,這種心態任何法律都沒辦法幫助你改變現狀。

資訊傳達的職業道德與專業素養

其實最讓人生氣的是許多圖文粉絲專欄,沒有搞清楚條文就算了,還製作成錯誤偏誤的「懶人包」,結果讓錯誤資訊快速大量的流傳,不僅沒辦法有實質性討論,甚至還形成錯誤觀念反而讓勞工沒辦法真正明白自己到底有哪些權益是增多,哪些要注意。(老闆們反而非常注意勞基法,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好好研究如何壓榨各位)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這張非常糟糕的懶人包:

因為剛修法通過,這是初步對修正案條文與認識而做的懶人包,畢竟希望資方能往好的方向遵守,那將是廣大勞工之福。這不是法律專版,仍有待勞動部進一步公布實行細則與相關函釋,很感謝大家熱烈的討論和意見,有錯誤疏漏之處,也謝謝各位的善意指正,請勿流於惡…

林長揚 さんの投稿 2018 年 1 月 10 日 (水)

 

資訊傳達設計,或資訊視覺化有很多需要注意的要素。從基本的資料閱讀理解、傳達對象、載具與閱讀情境、傳達效果與行動轉換這種策略面的規劃外,視覺動線、用色、字體、視覺化形式等戰術面的操作都要考量。

簡言之,資訊傳達設計或懶人包,不是把三十個字變成九個字,而是把三十個字的內容用更適當、更舒服的閱讀體驗來轉換,而且不能造成資訊的誤解。

如果有興趣可以點這張圖回原本的作者臉書,一張內文跟圖改了三十幾次的懶人包,到底有什麼資格說自己專業是簡報設計?誤讀資訊做成一張讓讀者錯誤理解的圖,這算什麼專業?

再者,這張圖裡面的 icon 明眼人看就知道是 noun project 來的(除非他全部都自己重製…但仔細看別的圖看不出有重製能力就是)請問有購買版權嗎?如果用免費有註記 credit 嗎?只寫上長揚製圖,靠這個來做自己的商業講座簡報範例是合乎職業道德嗎?(那個扁平化一直說嘴…)

荒謬內容,反凸顯反方毫無效益的作為

結果後續又有一篇「勞基法修法勞工健康風險評估」作者群發的,內容更加荒謬,建立在幹話、嘲諷與脫離實務經驗的內容,反而凸顯反對方掌握發言權的已經超出實質討論的常軌。令人遺憾的是,這些作者群是台大與輔大的高知識份子,在當下混戰中理應是最明白法條修正的精神與可能的問題,反而卻用片面擷取的方式延續爭端。

資訊傳達必定有立場,重點是完整揭露資訊、凸顯問題、最後交由觀者去判斷

像這種水準的圖文傳播(甚至檯面上大部分的圖文專業傳達團體),連基本的完整揭露,凸顯問題都做不到,只能片面依照自己立場去解讀,傳達離立法本意更遠的資訊,只比長輩圖好一點,資訊傳遞與美感完全失格。

高標準指責最終燒回自己的最佳案例

「經營無能」的正當冰反映中小企業的現況

另一個傳達資訊錯誤最紅的就是正當冰,不僅搞錯彈性工時的適用範圍是採輪班制產業,還自爆淡季旺季正職人數可以因為這樣而切換,甚至搞錯勞基法用低於勞基法的時薪找工讀生…. 這種人竟然可以出來批評勞基法「修惡」,還獲得一堆鄉民轉發,無法理解社會大眾對慣老闆的標準是什麼。而他自己想像腦補出來的勞基法批判,也被很多人糾正錯誤處,例如上報這篇就寫得相當清楚:

延伸閱讀: 社評:「正當冰」說的慣老闆故事

然而當他被過去疑似離職員工爆料經營問題後,回應也一如慣老闆般地說,給到 24000 優於花蓮地區,自從叫貨後都拿掉自己製作的字樣,我有叫他回家他回應懶得回家…. 今天這話如果出自徐旭東口中會是怎樣反應我們也不用多費唇舌去講。

重點反而是,一個小型微型企業在現有勞基法之下創業初期就已經經營得很辛苦,姑且不說個人經營方式(例如正當冰經營很多問題是資方個人的選擇導致困境),反而更需要彈性協商。

不然正當冰前幾個月說要用換宿來找油漆工讀這種,規避聘雇的糟糕行為怎麼沒有被人大力撻伐? 這不就是雙重標準嗎?

圖片來源:時代力量粉絲團

豐富的社運經驗卻是政黨失格行動的根源

時代力量無疑是當前擁有最多媒體聲量的政黨,不論網路上各種自己經營或義氣相挺的粉絲團,基本上是網路民氣完全掌握住。 但在勞基法修法過程上反而凸顯這個政黨毫無真正政策制訂的能力,只能流於製造衝突來凸顯議題,毫無協商意願,甚至忘了自己是體制內特權人士,跑到街頭演一齣毫無意義的可笑戲碼。

取得五席組成政黨,真正戰場絕對是在體制內用協商杯葛來取得自己的勝利,結果最後三讀前的政黨協商,時代力量提的法案內容是什麼鬼東西?也就是把修改的條文後面加一句話程度:「勞工可以有權拒絕」? 不是說寫了也沒辦法拒絕,為什麼時代力量寫了勞工就突然可以拒絕了? 如果只是加這句話,需要把自己關在議場內,然後跑去禁制區內搭帳篷然後睡在雨中?

這種程度的修改條文草案,凸顯的是比起民進黨,時代力量根本沒有能力制定更好的條文,只能靠一些不知所云的行動來爭取目光,不僅把其他勞團擺了一道,也失去後續的議題引領權。

延伸閱讀:【勞基法內幕】時力策略連三錯犯眾怒  大綠小綠分道揚鑣

圖片來源:時代力量粉絲團

恣意濫用公投,跳過代議制度的偏鋒路線

發動公投固然是一個直接民意反應的手段,但如果拒絕協商,不思提案品質改進,只因不同意自己代表的正義就要發動公投,這種跟現在國民黨相同的偏鋒路線完全凸顯出核心成員始終如一的社運心態。

第二點的最低工資法應「滿足」「勞工與受扶養親屬」之「基本生活所需」,整句話充滿著各種不確定性:

「滿足」的定義是什麼?

「勞工與受扶養親屬」的差異怎麼規範在雙方合意的勞資買賣關係上?

「基本生活所需」除了計算指標外,加入人數與年齡差異,請問老人長照算不算滿足基本生活所需? 請問小孩學費跟教養費算不算基本生活所需?

只要仔細一想就能發現這些要列入法律的規範,是非常荒誕不可行的概念,卻能被法學學者當成主要的公投議題拿出來講,看在不少人眼中時代力量是否真有能力可以擔負政策制定是一個問號。

第三點就更好笑了,當代議政治在人數上已經反映民意,結果小黨卻因沒有通過自己想要(加上一句話的版本?),就要發動直接民意丟回去代議制度重新做?那如果下一次代議制度又通過一樣版本,請問又要發動一次公投嗎?

勞基法修法內容是嚴重影響憲政體系,還是足以影響集體的生存危機? 上次 318 可是有不少害怕中國統一的心態才衝出來,不是因為程序黑箱啊你們這群程序控。

作繭自縛的路線、翻轉不了的品牌形象

也因為這種議題急先鋒,執行方式卻走極端的路線,在勞基法這種真正需要秤斤論兩的路線辯論上反而把自己的路走窄。 結果是如果往回修正會受到既有支持者與盟友的批評,繼續走下去卻會繼續流失「資進黨走狗」或「菁英勞工」的支持(我什麼時候是菁英了)這種進退失據的窘境,也因為這樣所以才會有時代力量黃徐與其他三人的意見路線產生分歧。

而其他小黨就更不需要說,例如社民黨這種只能靠都會文青票,實際上根本沒有足夠證據證明自己可以在勞動市場上提供一個更具說服力的選擇,標準的空氣理念票組成,在經濟這種左右路線選擇上只是一個背景。一但選擇了偏鋒,卻不認真經營基層,甚至提供實業的能力紀錄,根本沒辦法取得選民的信任。(時代力量除了 freddy 以外沒有自己經營公司過,這種說可以創造經濟與就業的實在沒有太多說服力)

策略穩健有時候真的會急死人。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粉絲團

被時代光芒遮住的小黨,反而是品牌區隔的最佳時機

社會大眾是傾向追求穩定的,只有社會經濟到達一定穩定才會願意將權力交付給進步的團體嘗試可能性。

這兩年的各種措施可以明顯看到 DPP 的訴求就在於追求「穩定」,穩定成為主打,穩定的改革、穩定的外交、穩定的國防等等等,這種穩定的特質固然不受年輕進步族群的喜愛, 但看在為數眾多的中產階級、有家有房的勞工、資本家(小老闆也是資本家)與其他盟國而言卻是非常重要的特質:

你的方向、步調是可以預期與被信任的,那我們就願意和你談。

在這樣的狀況下,被稱為時代力量等第三勢力的這些分母團體,是要繼續與其他人競爭那塊紅海殺到流血的市場,還是重新思考自己策略,目標市場的需求與可能性重新評估,適時地與第三勢力中的大黨做出品牌區隔,或許才是在今年脫穎而出的關鍵時刻。

關於台灣的整體社會走向選擇,學長這篇神 留言強烈推薦

(本文經原作者 南瓜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特色圖片來源:flickr,CC liscened。)

參考資料:

勞動基準法及施行細則修正條文

這些文章,給仍覺得《勞基法》像在霧裡看花的你:

正當冰老闆說的故事根本是「恐懼動員」:勞資市場怎會允許這種極端案例?
讓開冰店的真.資方來告訴你,新版勞基法過關後會發生甚麼事
「反勞基法修法」才是政治正確?台灣不該把支持修法的資方妖魔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