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蔻擊‧蔻集】花媽陳菊說出心內話,鬥菊姐,當年謝長廷,今日柯文哲?

文 / 周玉蔻

花媽陳菊出版了一本傳記《花媽心內話》,記錄了自己 11 年來在撐起高雄一片天的心路歷程;無可避免地,她也提到了民進黨在陳水扁執政後期(2005-2008)黨內鬥爭的腥風血雨。或許往事並不如煙,有心人士當然揣測她意圖藉此影響高雄黨內初選風向;我覺得,這事只是很單純地 她想為自己在高雄落地生根的日子留下一點紀錄

花媽陳菊會成為南霸天,機緣得追溯到 2005 年。那個夏天發生了高捷泰勞暴動事件。為此,陳菊遭人放話要求辭去勞委會主委職務,最後她也真的求去。時任行政院長的謝長廷有沒有暗中使力?書中沒有寫明,我們也不得而知。不過,在後來高雄市的黨內初選,謝長廷卻是明著用各種手段阻擋在陳菊前面。

公開呼籲、找人吃飯、初選不算數:用盡各種手段,謝長廷就是要拉下陳菊

離開行政院之後,陳菊就表態要去高雄參選,而當時她的競爭對手之一便是葉菊蘭。高捷泰勞暴動事件,使得高雄代理市長陳其邁引咎辭職,讓葉菊蘭意外接下他的棒子,連帶也順理成章贏得 2006 年參選市長的呼聲。

陳菊與管碧玲先後表態參選,讓勸進只願接受徵召的葉菊蘭的聲音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 從行政院長位置卸任的謝長廷公開呼籲,希望大家支持管碧玲 。甚至 謝長廷還為管碧玲找來他在高雄市府的舊部一起吃飯 ,巧合的是,這些舊部中的林欽榮、林向愷等人正是目前柯文哲市府團隊的高幹。飯後,管碧玲向媒體喊話,表示若在初選贏了陳菊,願把機會退讓予葉菊蘭。

在初選投票前夕,管碧玲主動停止一切選舉活動,形同退選,但民進黨還是依照規章辦理投票。最終初選投票結果出爐,陳菊獲得一面倒的支持, 謝長廷仍不罷休,在中執會表示初選結果不能算數,因為提名陳菊打不贏 。是後來蘇貞昌表示:初選既然辦了,就要算數。這才為這場風波拉下帷幕。

鬥爭是種必要之惡?恐怕這是因為謝長廷不是被鬥的那個人吧

有了這段過去,要說有人認為花媽出書有意圖打壓管碧玲、聲援子弟兵劉世芳,也是無可厚非。只是她會提起這一段民進黨的黑暗往事,我想更可能是因為她的重情重義,讓一直橫亙在心裡的往事變得不吐不快。不過,面對花媽的告白,謝長廷的回應卻是令人失望。

謝長廷今天在臉書回應: 「回憶錄」可以是台灣大時代無私的動人故事,如擴大本能私心或強調派系矛盾的部分,那就似乎是充滿了醜陋算計和自私悪鬥的記錄 。在我看來,他這話又是想把事情引導到陳菊打算拿出掀起鬥爭上頭。後頭他甚至 淡化黨內鬥爭的血腥,將這視為一種實現理想的必要之惡,還塑造出當年黨內一副大團結的氣氛 。能說出這樣的話,或許是因為謝長廷不是被鬥的那個人吧。

陳菊回憶這段歷史與其說是在撕開民進黨的傷疤,甚至藉此掀起鬥爭,我更同意段宜康今天在《蔻蔻早餐》的比喻。他說,轉型正義就是要讓人學著正視過去,不要讓錯誤再度發生。言下之意,我想是指這本書也讓這兩年重回巔峰的民進黨,能夠好好面對在低潮時期黨內同志相互廝殺的錯誤。

歷史一再重演:昔日的謝長廷就是今日的柯文哲

事過境遷,民進黨或許已經恢復了和諧,昔日謝長廷的角色如今卻換成了柯文哲。柯文哲一直視謝長廷為政治謀略導師,不知是不是因為如此,他這 3 年來也不斷地攻擊陳菊。台北市坐擁全台灣最精華的資源,柯文哲被批評「飽漢不知餓漢飢」,頻頻拿舉債問題嘲諷陳菊。 醜陋的歷史,就這樣在陳菊身上重演

在明年交棒之後,屆時 68 歲的花媽恐怕也將步入政治生命的尾聲,很難說她未來還會不會以別的身分活躍於政壇。因此,高雄可能是她從政生涯最後一站,可能也是待得最久的一站。為這 11 年的付出留下點紀錄,她抱持的應該就是這麼單純的想法。而再過一年,她也能從謝長廷與柯文哲的攻勢中解脫了。 希望她能達成書中所寫的心願,或許晴耕雨讀是辦不到了,但至少還能安居家中舒服地讀上一本書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封面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