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則普通的故事,告訴你所有荒謬的血淚在 2018 年的台灣都合法

【為什麼我們要讓你看這則故事】

《勞基法》修法?不干我的事!2018 年的生活?還很遙遠吧!

一點都不遙遠,而且《勞基法》修法就是會影響到我們的生活甚至是一生,讓我們看看當現行官員脫下白袍後,是如何影響台灣勞工、醫護人員的性命。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故事:寫給每一個你,還有幾位脫下白袍的人。

一名大學剛畢業的女孩輪夜班到清晨,騎車回家路上被一名卡車司機從紅綠燈停等區後方追撞,當時女孩還可說話,仍會感覺疼痛,清晨運動的民眾協助報案,消防隊於事發後 23 分鐘趕到現場,但當時女孩昏迷指數只剩下 3,無自主心跳血壓,隨車 EMT 救護員持續心肺復甦術的同時,救護車飛馳前往醫院。

「OHCA(到院前心臟停跳)推進來了!」

一群醫護蜂擁而上,在護理師繼續接手 CPR 的同時,急診醫師試圖插上氣管,另外一位護理師也已經打上周邊血管,開始輸液給藥,但隔了 13 分鐘,醫師才成功插管。

兩小時後,家屬趕到現場。

「阿姨,很遺憾,您的女兒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兩個小時了,繼續急救成功的機率微乎其微。您願意讓他留一口氣回家嗎?」

聽完當下,女孩的母親昏厥過去,女孩的父親含著眼淚說:「請幫我們好好送她回家。」

一週後,家屬對肇事的貨運公司提告,對消防隊於事發 23 鐘後才到現場也提起國賠告訴。調閱病歷紀錄後,質疑醫師為何這麼久才插上氣管,一併提告。「正妹清晨遭卡車追撞命隕十字路口」、「孝女為家計輪班工作,竟遭追撞身亡」,媒體紛紛報導此事,政論節目也討論了幾個晚上。

以上是你看到的部分。接下來是你沒看到的部分。

女孩大學畢業後為補貼家計並償還學貸,接下了輪班的工廠工作。那是她白天連續工作的第 5 天,接下來要接大夜班。白班在下午 3 點下班,夜班在晚上 11 點開始,中間有 8 小時休息時間,但女孩從家中往返工廠就需要 1 個多小時車程,實際上只睡不到 5 個小時。第一天的大夜還行,只是覺得體內有點熱熱的,好不容易撐到白天,看到太陽快升起了,終於下班了。

卡車司機因為運量增加,公司不願增加人手,這已經是他連續第 11 天深夜到凌晨開車的日子。「再撐一天就可以回家了」他心底想著,一邊努力咬著口香糖,拿著大瓶的冰礦泉水往脖子上貼,希望振作精神。但突然一陣胸痛,他的眼前開始模糊,雙腳失去控制,接下來就是一聲轟然巨響。

消防隊接獲通報,民宅中有蛇闖入。一位消防弟兄捉蛇過程中不慎被蛇咬傷,被救護車送往醫院的路上,就接獲民眾報案車禍,一名民眾重傷。把自己的弟兄送進醫院後,大家趕緊掉頭回去救人。

「X!真的會累死!拎老師咧又積陰德了啦!」救護車駕駛低頭咒罵了一句。

「昨天晚餐有吃嗎?吃了什麼?」急診醫師覺得肚子餓餓的,但根本想不起自己有沒有吃飯。突然一位患者 OHCA 送進來,在插管時醫師的眼前突然一陣黑,不時手抖,無法順利插管,那是低血糖的症狀。「給我一隻 D50(50%葡萄糖液)」,醫師跟身邊的護理師說,把 D50 快速轉開吞下,立刻繼續手邊的工作,雖然最後成功插管,但已經過了 13 分鐘,患者即使救回來,腦部缺氧已經過久,可能也是植物人了。

雖然事發後,有醫師出來說根據醫學期刊《The Lancet》的研究,超時工作會增加心血管疾病風險。《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也指出過長的工時對病人安全有嚴重危害。但又怎樣?這在 2018 的台灣一切合法,醫師們在法律前,也只如同一群吠著火車的狗。

在法庭審判的直播上,被告的醫師這麼說:「我沒有罪。有罪的是這個體制,是這個社會,是每個放任這些過勞的政客。」一群剛披上白袍的實習醫生在醫院的值班室內用平板電腦看了這場轉播,紛紛掉下了眼淚。

「當初是誰讓這樣的法律通過的?」陳醫師憤怒地說。

「別再提了,他們也是醫師。」黃醫師小聲地說。

「他X的他們的職業醫學是作弊考過的嗎?」「他X的他們的醫師誓詞跟我念的不一樣嗎?」

「准許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的崇敬及感戴;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的顧念;我將要尊重所寄託給我的秘密;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手足;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我將要盡可能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即使在威脅之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道。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定。」

陳醫師氣到一邊顫抖,一邊掉著眼淚,把桌上的醫師誓詞又唸了一遍。

「社會給了我們很多資源,脫下白袍後,我們可以成就很多事。但脫下白袍之後,我們還是醫師,那是我們一輩子最光榮的身份。」陳醫師和黃醫師互相拍肩安慰,互相期許長大以後,不要成為那樣的大人。

備註:這個故事發生在 2018 年的台灣,以上的事情在勞基法修正後,通通合法。這過程中沒有一件事情違法,在眾多的人命中,這個女孩也只是統計數字中的一個。

看完這個再普通不過的故事,如果你有點難過,請你一定要習慣。因為這樣的事情在修法後,將成為我們生活中的再常見不過的一部分。

打開衣櫃摸摸我實習那年的白袍,那件沾過血、尿、膿、痰已經泛黃的白袍,那件每位醫師都曾穿過的白袍,我心裡想著:如果今天蔣渭水醫師還在,賴和醫師還在,他們會怎麼做呢?台灣醫界百年以來為弱勢努力,為人民犧牲的精神在哪裡呢?

即使我們脫下白袍,醫者應該還是我們最光榮的身份,那麼作為醫者,我們的堅持應該是什麼呢?現在的行政院長跟在立法院負責審查的召集委員都是醫師,你們的堅持是什麼呢?

政府的勞基法修正案方向明確傾向讓勞工更趨過勞。醫護的過勞對病人安全,以及醫護自身的健康都有嚴重影響。全民的過勞更將使各種社會安全議題惡化。 醫師的工作是維護民眾以及社會的健康,在這樣的價值下,我們鄭重且自主地,在不受任何利益與壓力干預下,反對這樣的修法方向。

如果覺得這樣很政治化要退讚的,可以直接退,不用特地留言跟我們說「你們討論政治好髒髒我要怒退讚」,政治就是眾人之事,如果你有不同意見,在尊重言論自由的前提下這裡非常歡迎表達,但建議不要流於情緒,請拿出數據,用科學、邏輯和實際生活經驗來討論公共政策。

馬丁.路德.金說過:
「歷史將會記錄,在社會轉型期,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History will have to record that the greatest tragedy of this period of social transition was not the strident clamor of the bad people, but the appalling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

看到這個故事的你,會願意行動改變些什麼呢?每一個人,不分各行各業,我們行動的總和,決定了我們將生活在什麼樣的台灣。

延伸閱讀》為再也發不出聲音的人發聲:全聯員工羅小姐 5 月腦溢血逝世

看更多醫療保健知識:

訂閱集資計畫 !一天不到 5 元,為台灣拼出全球第一的中文醫療保健新媒體!
更多實用的資訊請 點此
立即醫師 線上提問(每天回覆但不即時喔)

(本文經原作者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這是一個很普通的故事:寫給每一個你,還有幾位脫下白袍的人 〉,圖片授權:valelopardo,CC liscened。)

推薦閱讀

【投稿】賴清德脫下白袍後,就忘了全台醫護人員的艱苦和過勞嗎?
【先救自己才能救人】不滿血汗醫療!德國醫護人員直接宣佈無限期罷工
賴神:長照員薪水不高但請你們當做功德——既然你是「神」不如你也做功德別領薪水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