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希特勒的遺囑到底寫了什麼?只想和這位女子成為夫妻共度人生最後 40 小時…..

【為什麼挑選這本書:《阿道夫.H:希特勒,一個獨裁者的一生》】

在世人眼裡,希特勒就是十惡不赦、冷血屠殺猶太人的惡魔。但是除此之外呢?

那一晚,納粹德國落敗只剩下時間的問題,驕傲的希特勒感謝所有人的付出、解除僕人的效忠他的誓言,選擇帶著他人生最後的伴侶伊娃布朗死去。而曾經叱吒風雲的大獨裁者希特勒,在此刻確實也只剩下妻子伊娃與左右手戈培爾願意追隨他死去。

其餘人則據說在他死後就立刻在希特勒的城堡裡抽起他曾下令禁絕、最厭惡的香菸;甚至即便他死前曾叮囑過,希望部屬確認屍體不留殘骸遭人凌辱,但無人真的確認、最後他與妻子的假牙則躺在一只香菸盒裡。

透過作者桑德庫勒既理性陳述卻不失歷史幽默諷刺的文字,我們終於有機會更深入地認識希特勒、從不同角度看看這位獨裁者。而這場世紀人物的末路,在他的筆下也彷彿一場電影般生動。

(責任編輯:林芮緹)

1945 年秋天的國家總理府花園,背景左側是被炸彈摧毀的外交部建築,右側是「地堡前翼」上方的節慶廳殘餘,前方(圓錐形屋頂)是觀測塔,左前方是「領袖地堡」的緊急出口。出口大門的不遠處,就是希特勒和伊娃屍體火化的地方。(本圖片由出版社提供)

希特勒的遺囑到底寫了些什麼?

4 月 28 日深夜,希特勒召喚他的祕書到戰情室,當時格特勞德.楊格根本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情而找她。結果讓她大吃一驚的是,希特勒開始口述遺囑讓她打字。

過去普魯士諸王往往都會立一份私人遺囑來規範財產問題,同時再留下一份政治遺囑。在這份政治遺囑中,他們會對自己在位期間做出總結,並且給予他們的繼承人組成自己的統治班底一些指導方針。希特勒自認為是普魯士諸王的繼承者,所以他也口述了私人遺囑與政治遺囑各一份。

私人遺囑很簡短,首先是表達他希望和伊娃.布朗結婚的意圖:「她自願做為我的伴侶,伴隨我一直到死。」這裡完全沒有提到愛情。希特勒親自要求他和伊娃都要在帝國總理府的院內火化,他的財產全部留給德國納粹黨。如果納粹黨已經不復存在,就捐給國家。

政治遺囑對於楊格女士來說,完全是場失望。

她本來期待的是,終於可以聽取關於希特勒和他的統治的真心話。但是他講來講去只是自我辯護,同時不斷重複他那眾所周知的仇恨,特別是針對猶太人。戰爭是國際猶太人強加給德國的,希特勒堅持這一點。他認為幾百萬「亞利安」士兵的死亡都應該歸咎於猶太人,「而且還使用比較陰柔的手段」欺騙人民,讓人民付出代價。對此希特勒負起了大屠殺的歷史責任─大屠殺是他預言的實現。

此外,他不希望他的遺體被拿到一齣「由猶太人精心安排的劇場」裡凌辱。透過他的死亡和士兵的犧牲,他很關心國家社會主義的復興。但是講這句話的人,也就是想讓德國人民落入毀滅深淵的那個人!

他的遺囑最後一行是:「最重要的,我訓令民族的領導人,一定要嚴格遵守種族法律,並且和世界各民族的投毒者─國際猶太人─毫不留情地對抗到底。」

希特勒也安排了一個繼任政府,儘管他在這裡面已經取消了「領袖」這個權力位置。「領袖」只能是他自己,其他人無權擔任此大位。 在希特勒的安排中,帝國總統由鄧尼茨擔任,帝國總理是戈培爾,黨魁是波曼,警政部長是布列斯勞大區黨部領導卡爾.漢克。希特勒也堅持把戈林和希姆萊這兩個「叛徒」開除黨籍,並褫奪所有職務。

伊娃.布朗,阿道夫.希特勒的長期伴侶,並於人生最後近 40 小時內為希特勒妻子。(維基百科 。由 Bundesarchiv, B 145 Bild-F051673-0059 , CC 3.0)

「元首」最後的謝幕:放所有人都自由

楊格女士必須把這份政治遺囑繕寫成一式三份。在她打字的時候,希特勒和伊娃在 28 日午夜/29 日凌晨過後不久結婚。是誰提議要舉行婚禮的,目前還不清楚,但明顯地希特勒想給他長久以來的女朋友一個名分。她不應在前往黃泉之前還維持「領袖」不公開的祕密情人身分,而是應該以他的結髮妻子身分赴死。

婚禮由戈培爾從宣傳部帶來的一個官員證婚,在火砲的轟鳴聲中,希特勒和伊娃相互給予了同意的誓言。因為太過激動,伊娃.希特勒在結婚證書上簽名時差點寫成她的娘家姓布朗。戈培爾和波曼擔任婚禮見證人,還留在地堡裡面的人紛紛祝賀這對新婚夫婦,接著大家一起享用香檳和夾心麵包。參加婚禮的賓客都強顏歡笑,不讓他們內心的壓抑顯露出來。

不久之後,大約凌晨 4 點,楊格女士剛剛完成遺囑的繕寫, 戈培爾(編按:保羅·約瑟夫.戈培爾,納粹德國時期的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部長)雙眼噙淚跑來找她,要求在希特勒的政治遺囑上再加一段。「領袖」命令戈培爾一有機會就離開地堡,但戈培爾要楊格寫下,這道命令他必須拒絕,因為希特勒死後他也覺得了無生趣,無法勉強自己在這個時候棄「領袖」於不顧。

在所有留下來的人當中,瀰漫著一股悲觀的情緒。希特勒之前已經把毒藥膠囊分發給所有想要的人,也給了馮.貝洛 (編按:希特勒的副官),雖然他根本不想要。

毒藥是一顆薄薄的玻璃體,裡頭裝著氰化物;據說是由集中營的囚犯製造,送到黨衛軍處,再由斯圖菲格醫生交給希特勒。但是自從 希姆萊 (編按:希特勒曾經的左右手,稱他為「忠臣」,納粹德國內政部長、親衛隊首領) 背叛之後,希特勒連帶也不再相信他所製造的毒藥。因為之前「領袖」已經和伊娃說好,由她服下氰化物,所以藥效必須先經過測試。

因此希特勒在下午召見哈瑟(Werner Haase)教授。哈瑟是一名黨衛軍軍官,在附近的柏林大學教學醫院擔任醫生,同時主持一家位於新帝國總理府地下防空洞中的野戰醫院。這家野戰醫院人滿為患,亂成一團,不停有負傷者經由一直敞開的樓梯間被送進渥斯街這裡,裡面充滿了糞便和尿液的味道。士兵和平民死亡後的屍體,就冒著蘇聯的彈雨埋在帝國總理府的花園當中。

雖然哈瑟一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但他還是必須去見希特勒,他的任務就是殺死布隆迪。 這隻母狗比起其他人類都更貼近希特勒,甚至還超過伊娃。 希特勒的飼犬師把狗的嘴巴掰開,哈瑟利用一隻鉗子夾碎一粒氰化物膠囊,布隆迪立即死亡。整個過程希特勒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但不久之後他就過來了。他沉默地看著狗的屍體,然後面無表情地回到自己的房間。

這時時間已經非常緊迫了,因為總參謀長克雷布斯和擔任政府機關區的戰鬥指揮官的黨衛軍將領威廉.蒙克(Wilhelm Mohnke)兩人都預言,紅軍最晚在 5 月 1 日就會攻抵帝國總理府。

之前希特勒在大約凌晨一點半已經與工作人員訣別過,20 到 25 人列隊在中央走道兩排, 他和他們一一握手,感謝他們的貢獻,並且解除他們對於他個人的效忠誓言。他希望裡面所有的人都能逃出帝國總理府─然後投奔美國人或英國人。 他也用同樣方式和帝國總理府野戰醫院的醫生與護士們訣別。

戈培爾夫婦與六名子女,以及妻子瑪格塔與前夫的孩子哈羅德。(由 Bundesarchiv, Bild 146-1978-086-03 / CC 3.0, 維基百科

一代風雲人物的末路:長眠在一只香菸盒裡

希特勒再次召開戰情會議。會中他再次詢問俄羅斯人什麼時候會到達,之後他叫波曼在中午時分來找他。希特勒告訴波曼,他打算在下午時舉槍自殺,他的妻子也會自盡,之後他們的屍體必須火化。接著他召喚副官根舍,下令根舍準備相關事宜,確保他和妻子將會完全火化,不留任何殘骸。根舍當時雖然十分震驚,但還是打電話給希特勒的司機埃里希.坎普卡,請他弄一些汽油過來,愈多愈好。

一點左右,希特勒和他的祕書格爾達.克里斯提昂與格特勞德.楊格共進午餐,陪同的還有他的營養師,伊娃並不在場。希特勒完全不動聲色,也絕口不提他的自殺。不久之後,希特勒和根舍以及他那大幅縮水的內臣們、所有男男女女訣別。他彎著腰,穿著平常的制服,伊娃陪在他身邊。希特勒跟所有人握手,說了幾句話,接著回到自己的工作─起居室。

伊娃一開始還和 瑪格達.戈培爾編按:納粹德國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的妻子,也是希特勒的親密盟友和支持者。)一起坐在戈培爾的寢室裡。戈培爾夫人不停哭泣,因為她知道,很快就輪到自己與孩子們赴死了。

她在最後一刻還試圖避免這場災難,所以請求根舍帶領希特勒過來。希特勒雖然對這個干擾很不高興,但還是走了過去,並且和這位絕望的部長夫人說上幾句話。她可能再次請求他離開柏林,但是希特勒拒絕了,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 伊娃直接跟著他回去。然後,大約 3 點半,希特勒關上了他前廳的大門。

沒有人聽到槍鳴聲,因為地堡內的機器轟鳴聲蓋過了所有聲音。 大約 10 分鐘之後,林格打開門,和波曼一起進去。希特勒和伊娃都已經死了,他們一起坐在小沙發上,「領袖」射擊了自己的右太陽穴;伊娃則無疑地在希特勒飲彈之前,就咬破了一粒氰化物膠囊,然後雙唇緊閉滑倒在希特勒的左側。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在蘇聯士兵攻進來之前,依照命令毀滅屍體。

林格匆匆忙忙拿了兩床被子蓋住屍體,然後搬往上面的花園。林格和另外 3 名黨衛軍成員抬著希特勒,波曼一開始抬著伊娃,但在走廊時由根舍接手。屍體被放在地堡通往花園的緊急出口鐵門不遠處,因為砲擊持續不停。接著他們倒了大約 200 公升的汽油到遺體上,火很難點得起來,但最後還是成功了。為了避免被飛騰的火焰波及,送葬的人趕緊躲到門後面。在緊急出口樓梯間的保護之下,所有在場的人高舉手臂,最後一次向希特勒致敬,然後他們回到地堡。

沒有人檢查過屍體是否已經完全火化,包括曾經承諾此事的根舍在內。國家社會主義的權力與希特勒的大眾影響力已經蕩然無存,所以外面燒得如何,連最死忠的追隨者都不再關心。

根舍命令兩名黨衛軍軍官將火化之後的殘骸埋葬。當他們在 6 點半左右出去辦理此事時,屍體已經幾乎認不出人形,不但嚴重燒焦,而且還被榴彈炸裂。接下來兩天的持續砲擊,讓被埋葬的殘骸進一步四分五裂,和之前埋葬在花園裡的帝國總理府野戰醫院大量死者混在一起。

當蘇聯情報軍官在 5 月 2 日尋找希特勒和他妻子的屍體時,只有找到假牙,經過鑑定確實屬於希特勒和伊娃。

此時希特勒和伊娃長眠在一只香菸盒裡,其他部分皆不復存在。

美國報紙刊登希特勒的死訊。(維基百科

戈培爾之前被希特勒任命為新的帝國總理,他立刻派遣總參謀長克雷布斯前往俄羅斯人的戰線,和紅軍商討部分投降事宜。就像之前美國人堅持所有德國部隊必須無條件投降,此時俄羅斯人也是如此。 然而因為這個投降要求,蘇聯領導階層才首次得知希特勒的死訊。

但這個消息,當時德國人民和國防武力還有一段時間被蒙在鼓裡。直到 5 月 1 日晚間,廣播才報導希特勒今天「和布爾什維克主義對抗至最後一口氣」,最後壯烈成仁。兩者都是謊言。

鄧尼茨害怕告訴士兵們真相,因為鄧尼茨認為,如果他們得知希特勒死於自殺,或許就不想再戰鬥下去。柏林的最後一位城市指揮官魏德林(Helmuth Weidling)將軍就是在 5 月 2 日要求他的士兵放下武器投降,因為希特勒已經自殺,拋棄國防武力了。

5 月 1 日瑪格達.戈培爾和約瑟夫.戈培爾殺死了自己的孩子,一共 5 個女孩一個男孩,年齡從 4 歲到 12 歲。帝國總理府的一名黨衛軍醫生先為他們注射嗎啡,讓他們陷入昏迷不省人事,接著斯圖菲格醫生在每個孩子嘴裡都夾碎一粒氰化物膠囊。之後屍體被放置在地堡前翼。5 月 1 日深夜,這對父母也在帝國總理府花園服用氰化物自殺。屍體也被澆上汽油,並在希特勒的火化處不遠焚燒。但是因為汽油不夠,瑪格達.戈培爾的屍體大部分都已火化,而約瑟夫.戈培爾的屍體還隱約可以辨認。

鄧尼茨政府 5 月 1 日在弗倫斯堡(Flensburg)成立,一開始他們想要和西方列強達成一項新的和約,避免全體無條件投降,同時還能繼續和紅軍作戰;但這只是一廂情願。

5 月 7 日,凱特爾、馮.弗里德堡(von Friedeburg)和斯圖普夫(Stumpff)三位將軍在法國城市漢斯(Reims)的盟軍總部簽署了 無條件投降降書 。兩天之後,他們在柏林─卡爾斯霍斯特(Berlin-Karlshorst)的蘇聯第 5 軍總部再簽一次。5 月 9 日的簽署溯及 5 月 8 日生效,因為在這一天,所有歐洲戰場都一致停火。

也許你還想看這些文章

為什麼希特勒會仇恨猶太人?他只是考不上大學的魯蛇,被反猶小冊子洗腦成憤青
解密希特勒的洗腦術:舉手投足都有戲,為何希特勒演講不靠講稿也能讓你信?
當希特勒回到現代,宣示「改變貧富不均、拯救勞工處境」——你真的會反對他嗎? 希特勒的邪惡不是發揮暴力,而是建立一個讓殺人變得像報稅一樣麻木無感的「官僚系統」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阿道夫.H:希特勒,一個獨裁者的一生》,由 麥田出版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