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神邏輯】憑什麼缺乏性別意識的反同團體,可以加入「性平教育委員會」制定政策?

我想,我們的政府時常會搞錯「民主自由」的定義。

執政黨和在野黨之間的制衡,不是你說 A 我就要往 B;也不是把吵架的人都放進議會就叫做「溝通」、「民主自由」。是為了要了解價值觀的不同而進一步去構思,而政府的責任除了溝通,更重要的是制訂政策、讓國家運行的方向符合全民的福祉。

這或許講起來太理想,但看看現在一天到晚丟水球、打巴掌的議會,你有覺得身為公民的大家有看到什麼進度或溝通嗎?(或是在打完架後關上門的瞬間就達成協議了)

同理可證,昨日(19)政府為了讓反同團體比較沒有覺得好委屈,而 點頭同意讓反同團體加入性平教委會,也不是政府所以為的「平衡」。

先讓我們看看新聞如何報導此事:

由於今年下半年立法院為預算會期,107 年又碰到地方選舉,108 年 5 月就是兩年期限到期,若行政院決定修民法,還要與司法院會銜提案,因此政院在同婚法制化的時程上相當有壓力,6 月起每週召開「同性婚姻法制研議專案小組」會議,討論相關修法議題。

據了解,因政院每週開會,反同團體擔心政府進展速度太快,希望放慢速度,政院也加強與反同和挺同團體的溝通,盼能尋找出最大公約數。

「政院在同婚法制化的時程上相當有壓力」
「反同團體擔心政府進展速度太快,希望放慢速度」

不免讓人好奇政府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明明有壓力還放一群明顯就是要來打拖延戰術的人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還是其實政府打的主意就是來拖個兩年?

而更誇張的還在後頭。

行政院秘書長室晚間澄清表示,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遴選,係屬教育部權責。

所以現在是在踢皮球就對了。政院點頭然後說「選人是教育部的責任啦」,請問這就是我們政府推行政策、議事的態度嗎?

最重要是, 反同團體反對多元性別的主張一開始就違背了性別平等教育的宗旨,換句話說,反同團體本身就是需要接受性別平等教育的人,我們為什麼還要讓他們制定政策?

以下引述 苗博雅的評論

反同團體的主張,就是反對性別平等。性平委員會的主要任務就是推動性別平等,能加入反性平團體代表當委員嗎?

如果有反對討黨產的團體向行政院反映,要不要也在黨產委員會加入反討黨產的團體代表當黨產委員?如果以後成立「轉型正義委員會」,要不要也加入反對轉型正義的代表?加強溝通嘛。

假使這種邏輯走得通,國民黨成員乾脆去成立「蔣教」,奉蔣介石為教主。教義就是教主永遠是對的。

然後打著宗教自由的大旗,反對轉型正義、要求歷史教材要家長同意、要求黨產委員會也要有反對討黨產的代表。反正執政黨就吃這一套。最好讓國民黨主席當轉型正義委員會主委,這樣溝通最順暢。

要加強溝通,在全國四處開公民審議會議,我都贊成。

但反同團體需要的是性平教育,不是加入性平教育委員會當委員。性平教育委員會是有政策任務的,要負責推動政策的,不是溝通大平台。

雖然「溝通,溝通再溝通」的理念很好,但是政府這樣的決策無異於忽視政府運行的本質,更絲毫沒有對於推行政策負起相當的責任,更偏離了性別平等教育的本質。

而且說實在的,什麼時候政府對「不同意見」這麼尊重了?凱道都不給原住民待了呢。

既然反同,怎麼可能還「符合性別平等教育法的規定及精神」?這年來民進黨做一堆事,什麼時候這麼在意過不同意見者了?像原住民傳統領域問題,反對者連凱道都不讓蹲,還讓你進委員會咧。民進黨唯有在同志議題上這麼「重視不同觀點」,因為什麼還需要講嗎?可以…

Posted by 剛朵琳 on Wednesday, 19 July 2017

參考資料

政院:性平教委會委員遴選為教育部權責
反同團體要加入性平教委會 政院點頭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