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時代淘汰的 KMT】除了兩蔣名言之外,這個黨已經什麼都不剩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國民黨主席競選如火如荼,但是候選人們動輒把「蔣公帶領中華民國打贏 8 年抗戰」、「向經國先生學習」掛在嘴邊當作精神召喚,再度提醒台灣人,這個政黨與時代嚴重脫節,而且他們心中擺脫不了「黨即國家」的迷思。
(責任編輯:蔡沛宇)

2000 年,國民黨第一次下野,但很快就成立一間支薪不低的智庫,落成當天縱然都是「前」院長、「前」部長們齊聚一堂,但運作的規格待遇,仍算得上冠蓋雲集。

加上很多前官員都順利轉職民間企業當起董事長,使得那次大選落敗,這個百年老黨並沒有真正體會到在野的滋味。直到 2008 年,一票人班師回朝,又重回他們比較習慣的執政黨角色。

風水輪流轉,2016 年的慘敗,國民黨終謂元氣大傷,民進黨鎖定黨產步步進逼,可比對企業抽銀根,大為干擾了此黨長年來古典的謀生之道。於此同時,這個黨看似群雄並起,但又仿若群龍無首,近期沸沸湯湯的黨主席選舉,過程民調一度大家都是第一名,黨員連署數居然能遠超過合格黨員數,屢屢讓人傻眼,無論如何,它表面上仍不失民主政黨的程序和步驟。

只是,動輒把「蔣公帶領中華民國打贏 8 年抗戰」、「向經國先生學習」掛在嘴邊當作精神召喚,又或者肉麻的高喊「老天爺給台灣一個最好的禮物就是蔣經國」,皆不免讓人發出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喟嘆,愈是以此刻畫黨的核心內在,愈顯得舉凡外殼、稱謂、象徵和兩蔣的名言、名句之外,這個黨已經什麼都不剩。就像忠貞的後裔,到頭來只能號召追隨者一同膜拜埃及法老王的殘缺石像。

中央社提供

此回煞有介事的黨主席選舉,進而頓時非常不具現代感,且意圖帶著大家一起回到黑白彩色電視機的年代 ,他們口沫橫飛、雄辯滔滔對未來的霸氣許諾,無疑全遭到「現在」所愚弄。

「吹捧蔣經國」,乃至關於「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加碼表態,或許會被黨員看作是義薄雲天,卻不見得是有腦袋的演說。至於洪秀柱「台灣也將是我埋骨之處」等言論,則可媲美連戰當年彆扭的趴在地上親吻大馬路。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儘管不是開放性的,他們確實只需對「黨員」說話,但恐怕是因為真正熱衷其間的黨員組成過於單調,才會使得競選語言相形狹隘貧乏 ,而且幾度讓人誤以為已提前進入總統大選黨內初選,同時反映了洪秀柱、吳敦義、郝龍斌、潘維剛、韓國瑜,乃至詹啟賢等,其思考、語彙仍舊是屬於多數人熟悉的國民黨,然而一旦是「多數人熟悉的國民黨」,此時此刻,對這個黨就會等同於是一種警訊。

而它顯然很固執地僅想宣告,一個政黨即便老朽到和時代脫節,而且準備蜷縮回到它美好的七零年代,它一樣有理由於今時今日繼續存在下,其中唯一的理由,很明顯就是萬眾一心「幹掉民進黨」。

過去一年多來,國民黨的在野功能,便一如他們身居執政黨時最擅長的「必須搞一些活動來證明某個預算分配合理」,現在則是「必須搞一些抗爭來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

近一年來刻板、八股的國民黨在野模式,較之 16 年前,其實並沒有比較高明,大肆享用這個黨傳統上最抗拒的民主精神、新聞自由、集會自由和批判自由,以為能夠給對手找些麻煩,就是無愧在野天職。而這當中,有多少還是囿於沒能順利擺脫「國民黨就是國家」的迷思。

今天這番水準的黨主席選舉,還能選得候選人這般如火如荼,支持者那般高昂義憤,其所反射,不正是他們對於台灣早已不再是一黨專政這回事,到底是多麼心有不甘。

推薦閱讀:
【公子難得中肯】連勝文:年輕人在國民黨的角色,跟舞台道具差不多
國民黨的教育控制跟納粹有 87 分像,唯一差別是台灣至今還除不掉威權教育的遺毒
【國民黨不敢說的黑歷史】想學希特勒成為「中華法西斯」統一中國,卻畫虎不成反類犬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社評:經國先生好忙 〉。首圖來源:中央社提供)


問卷抽獎活動推薦:謝謝您閱讀、分享 BuzzOrange 的文章,BO 姐妹站 TechOrange 正在舉辦 問卷抽獎活動

花 5 分鐘完成問卷,就有機會獲得《TechOrange》Connect 新科技.新經濟國際論壇入場票乙張 >> 問卷連結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