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淡大開除 200 位老師看見政府神邏輯:咦?老闆說合法耶,我們就不用繼續查囉

Posted on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淡大不續聘兩百名無本職兼任教師」新聞背後的魔鬼究竟是什麼樣的問題?長期以來,兼任和正職之間的鴻溝就是難以跨越的鴻溝,兼職教師的加班費被漠視、甚至現在為了節省經費,校方就可以全部開除但是輕鬆脫身。反正教育部收到檢舉只會打電話問校方「是否真有此事」,校方說沒有就沒有、老師們抗爭幾年都沒有用。這就是鬼島日常。

(責任編輯:林芮緹)

franky chen, CC Licensed

文/ 陳書涵(高教工會辦公室主任)

早上八點多開始,手機就一直響個不停,一通接著一通,然後再接著一通。睡眼惺忪、換好衣服,匆忙地走去與媒體的約定地點受訪,持續不斷的媒體來電,一直到下午兩三點才稍微停歇。

原因在於今日中時做了一則「淡大不續聘兩百名無本職兼任教師」的頭版頭新聞。說是「新聞」,其實一點也不新,早在去年九月勞動部與教育部聯手公告了兼任教師「切割適用勞基法」的草案後,工會就不斷地再三提醒、呼籲,此等切割政策,一定會產生排擠效果, 導致校方在節省人事成本的考量下,只願意聘僱不受法律保障的「具本職」兼任教師。

這半年之間,工會召開了記者會、辦了連署行動、參與立院的協調會、開放接受各校兼任教師的檢舉(每天好幾通電話,接到秘書處都手軟),今年一月中,我們與數十位兼任教師前往教育部陳情抗議,在門口靜坐等待了將近四個鐘頭,最後才換得部長潘文忠隔月與工會代表見面協商。

淡江大學全面不續聘無本職的兼任教師,其實對教育部而言也不是新聞,因為我在上上週就已經發函教育部,檢舉淡大的違法行徑。

教育部怎麼處理這些遭檢舉的學校?這段時間工會總共檢舉了四十多間大學,教育部的制式流程:發文給校方詢問是否有此事,學校回文給教育部表示一切合乎規定,然後教育部再發文給我們說,學校回應並無此事。

這就如同勞工向勞工局檢舉雇主違法,不給加班費,薪資未達基本工資等等,結果勞工局的調查,不是派員去了解狀況,不是去調查事實證據,而是打電話問問老闆,你們合不合法啊?然後雇主回說我們一切合法喔,案子就這麼了結了。這樣怠忽職守的作為,我覺得潘文忠部長根本應該為此下台。

為什麼教育部冷漠因應,因為在這些官員眼中,非典受雇者根本不存在於校園之中,不論是兼任教師、兼任助理都一樣。 這種心態從部長上個月與我們對談的口中展露無遺。我們質疑為何各行各業在指定適用勞基法的時候都是「一體適用」,偏偏只有兼任教師被開了這個後門?潘文忠部長說:「因為針對兼任教師的工作權,教育部還是必須要保留「彈性」給校方。」

所謂的「彈性」是什麼意思?就是體現在這次的淡大事件上, 只要學校覺得兼任教師不夠耐用、不夠廉價、不夠默默忍耐一切不合理的工作條件,那麼學校就可以肆無忌憚,不必具有法定事由地將這些在學校教了數年(甚至十多年)的兼任教師通通開除。 全國一萬多名「無本職」兼任教師所賴以為生的教學工作權,在部長眼裡,就是「彈性」二字即可輕輕帶過。我想工商大老應該力擁潘文忠去接替勞動部長的位子,那麼管它什麼加班時數上限,例假日挪移的,在部長眼裡一定都不成問題。

媒體新聞的熱度,或許在幾天之中就會慢慢消逝淡去,但工會既然從 2012 年成立之初就決心關注非典型受雇者的勞動權益,我們勢必得繼續堅持下去。

南韓兼任教師為了爭取適用法律保障,在國會前靜坐抗爭了十年,高教工會從接觸、組織兼任教師、不斷討論然後行動,至今不過才邁入第六個年頭,路途比我們想像的更艱難,除了持續努力擴大力量,實在別無他法。

不論如何,我們都得在行動中看清楚身處在資本主義社會之中的我們,所面對的國家機器與資方的樣貌,然後團結,再團結。最後,也得為這段時日中願意與工會一起挺身爭權的諸位兼任教師夥伴,致上敬意!

(本文經原作者 陳書涵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延伸閱讀:

年輕就該努力耐操?女大生過勞離職還遭索賠 59 萬,整個社會都在用漂亮話騙取新鮮勞力
【教育部有發現嗎?】又再 Costdown!暑假不發薪,代理老師被 A 走 19 億
幼兒園老師罷工爭取薪水、孩子因此沒人帶,但德國家長居然全力支持?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