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蔻擊‧蔻集】顏大和檢察總長是來亂的嗎?

文 / 周玉蔻

妙齡女子遭人以 176 刀砍殺棄屍,這樣的殺人犯居然有教化可能!檢察總長顏大和你究竟從哪看出兇手的悔過之心,還為他提起非常訴訟?莫非,你是來亂的?你的良知被什麼鬼怪給吃了嗎?

17 年前,建商小開王鴻偉追求女子遭拒,惱羞成怒。一日,他開車埋伏將人擄走,隨後殘殺棄屍。屍體上數以百計的刀痕,即便用文字描述仍是怵目驚心。如此泯滅人性的殺人犯,怎麼讓人相信他有教化可能? 更何況,王鴻偉被改判死刑的關鍵,就在於他勸阻了父母支付賠償金的意願,以免沒了錢又沒了兒子。殺了人之後居然還能講出這番話,有多少人能相信他有悔意?

恐怕只有檢察總掌顏大和而已,但他是真心相信的嗎? 顏大和說,王某不是預謀殺人更是莫名其妙。這位殺人犯是「埋伏」車上擄人殘殺亳不手軟。「埋伏」不是預謀是什麼?

前特偵組發言人張進豐就說,過去最高法院(法律審)常以二審(事實審)無調查被告有無教化可能、將死刑犯被告發回二審。言下之意,就是二審沒有調查教化可能性即是違法。 這次顏大和用同樣的理由提起非常上訴,正是為了用同樣的邏輯,反將法院一軍。換言之,法院如果不接受這次非常上訴,就等著自打嘴巴。 在死刑案中,檢察官長期扮演壞人,而法官扮演好人。這是否成為了這次非常上訴的幕後原因?

身為末代特偵組檢察總長的顏大和究竟想利用這案子做些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想像他確實另有深意。否則的話,為什麼他拒絕了多起案件的非常上訴?

就拿郭瑤琪貪汙案來說,只要比對筆錄,就可知道指控者的說詞前後不一、充滿瑕疵;用來掩飾賄款的茶葉罐,究竟是真是假沒人追究;理應存在的兩萬美金賄款,特偵組也沒有查到。 郭瑤琪案的證據可信度是如此不穩固,但律師七度非常聲請卻都遭到檢察總長駁回,對比起王鴻偉僅靠著案發後自動投案與他應支付的賠款就能換到一次非常上訴,令人想不透顏大和的標準究竟何在

雖然台灣已經簽署兩人權公約,但超過 7 成民眾仍不支持廢死。 顏大和以「未查教化可能」替死囚提起非常訴訟,在這國事如麻的多事之秋,無疑是在不滿的民意上提油救火 。既然顏大和你是末代特偵組的檢察總長,至少在職位的尾聲也給自己一個漂亮步下舞台的姿態吧!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