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劃分傳統領域卻讓百萬頃土地「被消失」,原民團體痛批蔡英文「重傷信任」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蔡英文去年剛上任時,在 8/1 日曾公開向原住民為過去歷史道歉。然而半年過去,如今原民會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卻引發巨大爭議。原民團體已連續 8 夜紮營凱道,抗議政府劃設原住民傳統土地的輕率。

到底為什麼,這次原民會的作法會讓原住民族如此憤怒,甚至「重重傷害原住民對蔡英文的信任」?(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 黃驛淵

「一個給你,一個給小英。」去年 8 月 1 日,總統蔡英文以國家元首身分,向原住民道歉;但原民團體不領情,走上凱達格蘭大道抗議道歉僅徒具形式,批轉型正義內容不夠具體。

蔡英文當時曾步出總統府回應:「再給我一點時間」;布農族人 Tama Nabu(那布)還遞上了兩粒檳榔給蔡的親近幕僚姚人多說:「這不只是善意,是一定程度的信任,更是約定。」

排除「私有地」,近 100 萬公頃的傳統領域「被消失」。

半年過去了,原民歌手 Panai Kusui(巴奈)等原住民再度發起抗爭,已連續 8 夜紮營凱道,矛頭對準的,正是原民會今年 2 月甫公告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初估可劃設 80 萬公頃的傳統領域土地;官方新聞稿強調,「從 0 到 80 萬公頃,是原住民族土地邁出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的第一步」。

但原住民團體不以為然批評,這些傳統領域土地,是因歷任政權的種種錯誤政策才流落私人手中,如今劃設範圍卻僅限「公有地」、排除私有地,已「重重地傷害我們對蔡英文的信任」,要求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Icyang‧Parod)下台負責。

蔡英文總統去年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布農族人還曾遞上兩粒檳榔象徵原民對她的信任。沒想到日前公告出的傳統域相關劃設辦法卻排除私有地,遭族人批評重傷彼此信任,半年多前在總統府的握手畫面,如今帶有一絲諷刺。(總統府提供)

因民進黨上次執政時,曾在 2002 至 2006 年間推動「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調查」,扣除重疊部分,估計約有 180 萬公頃的傳統領域土地,面積近半個台灣。如今排除私有地,對原住民來說,等於有將近 100 萬公頃的傳統領域恐「被消失」。

《上報》進一步調查發現,傳統領域劃設起爭議,關鍵在於各方對於母法《原住民族基本法》的解讀分歧所致。

分歧點一:傳統領域劃設,《原基法》只規定「土地」,原民會卻說僅限「公有地」,立委反批曲解。

劃設辦法的法源是《原基法》第 21 條第 4 項:「有關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之劃設、諮商及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之同意或參與方式、受限制所生損失之補償辦法,由中央原住民族主管機關另定之。」此條文文字由國民黨原住民立委鄭天財(Sra Kacaw)所提,並於 2015 年 6 月 9 日三讀通過。

為何排除私有地?原民會提出的兩大理由是,若把私有地劃入傳統領域,所有權雖然不會被剝奪,但恐侵害私有地所有權人「自由使用」的權利;第二,原民會認為,母法《原基法》在條文中僅授權劃設原住民族的「公有土地」,因此無法擴及劃設私有土地,否則可能會有「限制人民財產權」的疑慮。

然而,當初提案修法並參與協商的鄭天財,接受《上報》採訪時還原修法過程,直批原民會根本曲解當初立法原意。

他表示,關於傳統領域的定義,應該回歸母法;根據《原基法》第 2 條,「原住民族土地」包括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換言之,母法根本沒有限定傳統領域只能是公有地,更無排除私有地。

而前年修法,主要是希望在原住民族土地(傳統領域、原保地)之外,另納入「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盼同樣賦予法源保障部落的諮商同意權。如今,原民會卻反過頭限縮了原基法第 2 條定義的「原住民族土地」,完全本末倒置。

分歧點二:私地劃入傳統領域範圍,會不會侵害人民「財產權」?

鄭天財並爆料,原民會去年 8 月最初預告訂定的劃設辦法,本來沒有將傳統領域「限縮在公有地」,但後來因「行政院的意見」才修改、加入。

至於原民會宣稱會侵害憲法中的人民「財產權」,鄭天財批評此說法站不住腳。他舉例說,現存包括都市計畫法、區域計畫法、環評法等,早就存在許多「土地利用限制」,目的只在規範土地使用的方式,例如住宅區不能做商業使用,工業區不能做住宅區使用,林業用地不能用農牧或建築使用,「難道這也違反了財產權?」傳統領域劃設也是類似概念,根本不會侵害人民財產權。

時代力量原住民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Kawlo.Iyun.Pacidal)也批評,原民會此舉根本是在「出賣原住民、恐嚇非原住民」

她指出,傳統領域依照過去原民會的解釋,就是原民祖先活動的區域、祭祖聖地,以及獵場獵區等,概念就像是經濟海域一樣,只是劃定「範圍」,根本無涉公、私有土地的定義,也不會侵害私有土地的財產權。

原民會 2017 年最新公告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右),將劃設範圍限定為「公有土地」,與 2016 年 8 月的預告訂定版(左)相比,只多了「公有」兩個字,面積卻可能差上 100 公頃。(合成畫面/取自行政院、原民會)

高潞.以用.巴魕剌說,傳統領域劃定範圍後,原住民若要行使「諮商同意權」,也僅針對「一定比例以上的開發行為」,並不會限制一般私人土地,這只是基於部落的公共利益,希望有大型開發等行為必須先讓原住民知道而已;但原民會不但出賣了原住民、扭曲法令,還恐嚇非原住民的台灣人,財產權將被侵害,令人質疑是否想圖利特定財團的開發行為。

曾參與傳統領域劃設工作的南澳青年聯盟成員 Piho Yuhaw 表示,原基法訂得很清楚,原住民族或部落行使知情同意權的範圍,僅限「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四種行為,而這四種行為的具體項目也已在《諮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參與辦法》的附件中明定。

分歧點三:納入族人意見的「諮商同意權」,僅針對 4 種行為,如今全面排除私有地劃設,未來是否允許隨便開發?

換句話說,即便私有地被劃設成傳統領域,也只在遇到上述「侵害原住民族土地」的行為,才要求納入部落族人的參與及同意。Piho Yuhaw 說,「如今把私有地統統排除劃設,未來部落是不是就可允許別人隨便開發?是不是對大型開發案連討論的機會都沒有?」

對於傳統領域劃設排除私有地,太魯閣學生青年會理事長、「支亞干部落」會議幹部 Apyang Imiq 也批評「邏輯很奇怪」,他以自己部落為例指出,支亞干部落被認定「可能有遺址的土地」共列冊了 150 多筆,其中有 15 筆是「縣定遺址」,這些土地即便是私有地,若要進行開發,仍須經過文化局的考古探勘,決定「哪邊可動、哪邊不可動、要怎麼動」。

只有發生「侵害原住民族土地」的行為,原民才會行使「諮商同意權」,立委抨擊原民會說法站不住腳,疑似想圖利特定財團。圖為 2016 年 8 月 15 日,蔡英文總統出席「三地門鄉聯合收穫祭」。(總統府提供)

Apyang Imiq 說,同理可證,傳統領域劃設不該區分公有、私有地,況且《原基法》的目的就是應回歸部落主體來思考土地的使用,例如,在部落內蓋兩層樓的房子可能不會影響族人,但若蓋了摩天大樓就會影響原有的部落秩序及部落的公共利益。

延伸閱讀:「住了 80 年算不算?」 傳統領域劃設限「原居地」挨批

原民會則強調,現行爭議的台東杉原棕櫚渡假村、南投向山旅館 BOT 案、孔雀園 BOT 案等,都可行使諮商同意程序;至於其他私人土地的開發案,也有環評、水土保持、建管等機制把關,未來也會訂定「原住民族特定區域計畫」來強化土地使用規範。

延伸閱讀: 原民夜宿凱道已進入第 8 天 要求「部落土地、部落來劃」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獨家】「傳統領域劃設」爆 3 大分歧 重傷原住民對小英信任
〉)

延伸閱讀:

【尋找密碼的女孩】因戰爭流離失所 129 年的原住民族,靠兒歌中的暗號重返故鄉
為何用 3 種語言、民族超多樣的瑞士社會那麼和平,台灣連跟原住民道歉都要打嘴砲戰
從族人為孝親狩獵遭重判,看出被汙名化的狩獵文化─這個政府讓原住民沒臉見先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