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蕩婦是種羞辱「淫魔」卻不是——陳沂請聽好:這兩者意義天差地遠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日前網紅陳沂批評「蕩婦羞辱」(把穿著性感清涼的女性都稱蕩婦作為一種羞辱),本身就是一種充滿歧視、攻擊所謂「父權沙文主義者」的詞彙,如果有「蕩婦羞辱」為什麼沒有「淫魔羞辱」呢?作者解釋,這兩個詞彙之間的意義天差地遠。

(責任編輯:林芮緹)

由 Photography by Marcus J. Ranum The Gor Project – 1 by ~mjranum-stock,CC BY 3.021

文/ 吳馨恩

網紅陳沂在臉書上表示:

「尊重每個人的身體自主權但不是可以無限上綱,今天有蕩婦羞辱為什麼沒有淫魔羞辱呢?覺得父權羞辱蕩婦,那為什麼不說女權也羞辱淫魔呢?」

基本上我不是什麼女權主義者。我一直在追求的,是人皆生而平等的權利,而不是某個族群高人一等的權利。以前女性沒有受教權沒有投票權,我們必須爭取女權,因為憑什麼男人可以女人不行?感謝前人的努力,時至今日男權女權漸趨平等,儘管社會上還是存在…

陳沂 发布于 2017 年 2 月 16 日

「蕩婦羞辱」是一種概念,通常用來貶低「性開放」或「穿著清涼」的女性,此處的「性開放」甚至包含了被性騷擾與性侵犯的受害者,更是經常被用來合理化針對這些不符合社會期待女性的性騷擾與性侵犯。

然而「淫魔」一詞跟「蕩婦」有個非常大的差異, 一來是「淫魔」是去性別化的,並沒有指涉特定性別,可是「蕩婦」有個「婦」字,不太會有男性 (除了陰柔男性、男同志 0 號或出生性別女性的跨性別男性)被稱作蕩婦,完完全全是專門用來羞辱女性的。

再者「淫魔」指涉的多半不是「性開放」或「穿著清涼」的男性,「淫魔」英語大多翻譯成"sexual predator",意即色狼、性侵犯等等,新聞報導中所說的「淫魔」,像是 〈【淫魔片】與百女做愛 逼交歡 6 小時剖肚取嬰〉、〈女大生淪「性侵實驗」人格崩壞 淫魔恩師竟誇:真會叫〉, 情況更涉及偷窺偷拍、性騷擾、跟蹤、誘姦、性侵、監禁、虐待動物兒童、強暴謀殺等性暴力行徑。

可是參考一下新聞中報導所說的「蕩婦」,像是 〈阿嬤開心做約砲蕩婦 5 年狂斬 100 嫩男〉, 不過只是約砲就會被稱作是「蕩婦」,但當事者並沒有侵犯任何人的性自主。

簡單來說,「蕩婦」只是性開放或穿著清涼的女性;「淫魔」卻是有侵犯他人性自主事實不分性別的加害者 ,雖然大多數的性暴力加害者就是男性,但「淫魔」一詞沒有專指男性,也有新聞是 〈做不了第 3 次 男遭女淫魔刺中多刀〉,指出侵犯他人事實並不是種「羞辱」,更不可能構成歧視,因此「淫魔羞辱」是個不存在的問題。

(本文經投稿作者 吳馨恩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回應陳沂:為什麼「淫魔羞辱」不成立?〉。意投稿者可寄至:edit@fusionmedium.com,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 如果你的臉書關注的全是政治公共議題
► 喜歡思考,找到別人沒發現的觀點、盲點,而且敢寫敢批判
► 很好奇什麼是「新媒體」,喜歡編輯/策展工作
►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是個希望找到發揮舞台的冒險家
►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快加入我們!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 詳細職缺訊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