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色恐怖?醫師上媒體反對衛福部恢復匿名審查預算,下午就接到「處理」電話……

【更新補充】

林靜儀委員臉書貼文表示 ,「根據瞭解,打電話給錢醫師的,是健保署基層同仁,對於審查醫師規範過度解釋的結果。與衛福部新人事無關,也不是健保署要做什麼白色恐怖。」

陳時中部長 今日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 ,「目前人事力求穩定,並肯定林奏延先前做的政策規劃,強調上任後會依照目前的政策方向推動不會變動。審查方式應與時俱進,具名核刪可擴大或縮小,對醫界須更公平,未來都還需要再討論。」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衛福部換了新部長,但隨之而來的是醫師們所料未及的風波。過去在前部長林奏延的推動下,讓健保局可以任意刪除醫院經費的「匿名核刪制度」走向實名制,但新部長卻一聲令下決定退回匿名制。然而最愕然的是:早上出面反對恢復舊制的審查委員,下午就接到了電話說會有些「處理」——原來,白色恐怖還沒過去?

(責任編輯:林芮緹)

表現靈感和構圖發想來自於 赤燭遊戲 - Red Candle Games 的知名作品 – 返校。感謝赤燭團隊允許進行非商業性二創。

圖、文/ 篠舞醫師的 s 日常

我一直以為台灣是正在慢慢走向公開透明的路上。
我也以為透明公開是選民對現任執政黨的普遍期望。

但我今天驚覺,原來白色恐怖的精神,還在延續。

從醫療改革說起:避免健保局濫砍醫院經費的「具名審查制度」

過去的一年,在醫界和新政府的努力下,把過去十幾年的匿名審查制度做了突破:

開始試辦具名審查。(過去是匿名的)

什麼是審查?簡單來說,你去看病花個一百多塊的掛號費和小額的部分負擔,其他的醫師診察費、護理師費、藥師調劑費、藥費…等,都是健保局替你「事後」給醫院(或是診所)。

但是這個健保局事後給錢大有學問。

不但把該給的錢打個八折給醫院(1 點 等於 0.8NTD),健保局還會檢查醫生的病歷紀錄。 如果審查者覺得這筆費用不合理,開這個藥沒必要,或是這個檢查多餘,審查者可以把這筆費用刪除,健保局就不會把錢給醫院,而且還會罰扣個好幾倍作為懲罰。

老實說,事後審查我覺得 ok,的確需要有機制避免有些過度醫療資源浪費。

但是過去十幾年,因為審查者是匿名的,而且出現非常多不合理的核刪理由,讓第一線的醫生苦不堪言。很多時候都很想幫病人多做什麼,但是如果事後被審查者刪除,不但拿不到錢,還會倒賠很多。

這樣的風險壓力下,一次兩次十次幾百次,很難不縮手。
防衛性醫療就是這樣來的。

很多中小型醫院和診所根本經不起這樣的財務風險衝擊,只好一間一間的關起來。

於是,近年來出現了改革成「具名審查」的聲浪。

前任衛福部長也積極試辦這塊,有些醫生跳出來扛,擔任具名審查者,企圖為這個困境做點改變。

「作正正當當的事情為什麼要見不得光,我刪的我負責。」

敢說人家錯,自然要經得起考驗,不是嗎。

新白色恐怖:早上公開批評新政策,下午就被施壓

但是最近,換了衛福部長。 新的部長說,要取消具名審查,回到匿名制。理由是「具名審查對醫師造成太大壓力,不宜再推」

身為具名審查者的資深兒童腎臟科 錢醫師則在媒體上回應 :「我根據健保署制定的給付標準進行符合保險契約精神的核刪時,完全沒有感到任何壓力。」

然後,他傍晚就接到電話了。

下班開車途中接到健保署的電話,告訴我不能暴露自己是審查委員的身分,說當初有簽約規定的。我只記得不能洩漏審查資料,沒有印象不能告訴別人自己是審查委員。我說都具名了,不是大家都知道?後來她支支吾吾的說,會有一些「處理」之類的話,聽得不是很清楚。

——《健保署告訴我違規了,因為洩漏自己的審查醫師身分

早上呼籲要公開透明,反對黑箱,下午電話就來了,請問這是警總還是東廠,蛤?

原來我們還在白色恐怖呢。

白袍工作者們,你們準備返院了嗎?

相關新聞:

陳時中擬推「匿名核刪」 醫界批:改革不能退
反衛福部長要被「處理」 醫師解讀「比黑道可怕」
健保具名核刪喊卡 洪慈庸錯愕

(本圖、文經原作者 篠舞醫師的 s 日常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延伸閱讀:

千瘡百孔的醫療系統:不是國外醫療貴,而是台灣醫療賤
【健保害死醫療界】健保 20 年讓台灣中小醫院倒閉八成,養出一堆剝削醫生的醫療財團巨獸
醫院不救人卻能爽領給付、醫生反對 DRG 卻遭高層關切… 不只政治,醫療也需要「轉型正義」!
這組漫畫讓你秒懂台灣醫療崩壞的秘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