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長嗆女官員「妳自慰嗎」看性汙名──憑什麼男人尻槍可以當玩笑,女人自慰就「不正常」?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小六教自慰新聞沸沸揚揚,日前 教育局也出面回應 ,議員拿的該本手冊是來自台北市 123 所國小問卷的調查整理,並針對這些未屆青春期的孩子對性感到的疑問做出回答,挑選出 120 道題目一一給予正確知識與觀念,完全和議員所說的大相逕庭。

並且,議員與家長們最嚴重的問題是他們對待官員的方式:貼上「蕩婦」標籤夾帶惡意羞辱女性官員,更透露出他們認為女性不該彈性的刻板思想。

本文就要來一一破解這些對於「女性不能自慰」的概念——都 21 世紀了,我們難道不能輕鬆點看待「性」的話題嗎?小六教自慰大驚小怪還要反過來汙辱人,但捫心自問各位成長歷程怎麼學到性知識的,難道會比學校教你還要來的安心嗎?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周芷萱

這個新聞 裡面有兩件事,第一個是他們本來抗議的是「什麼年紀的小孩適合了解自慰」、「男女一起教不妥」,這題我覺得除了他們之外的社會多數應該有共識了。 XD  第二個是我比較想討論的,他們對官員的「你有跟男生討論過自慰嗎?」追問。

其實家長的發言對我來說滿嚴重的, 因為他們是在進行一個蕩婦羞辱官員的動作。(如果確實如報導所寫,他們追問說明的官員是否自慰)

我們的社會對男人自慰的談論到處可以看到,九把刀還可以拍成主流電影她,大家都哈哈大笑,覺得男人的青春就是那麼一回事。五月天也可以在舞台上大開「打飛機」或是「要射了」的玩笑,各家媒體也覺得沒什麼,好玩好笑。

但是女人自慰,挖賽不得了。 官員出面說明教材,看到是女人,問他難道你會自慰嗎?難道你會跟男生討論自慰嗎?這些追問的背後,不就是認為,女人談論或是實踐自慰是不應該不自然不正常的嗎? 在日常生活中談論自慰的女人常常會收到騷擾,因為人們認為既然你是個蕩婦,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甚至你既然要自慰,幹嘛不給我幹呢?你都在約砲了還怕人說你淫蕩,還把網路性騷擾看那麼嚴重?

這些蕩婦羞辱不是當你不在意蕩婦汙名就可以緩解的,即使你知道自慰正常、約砲無罪,汙名背後帶來的惡意還是惡意,不是我性解放了那些人說話的惡意就會消失。 那叫做在公共議題上自慰,性解放是當事人自主的選擇,不是幫別人解放,或是誰性解放了旁人就可以為所欲為。

女人的自慰在台灣的語彙裡面,甚至沒有一個有趣可愛方便的詞彙可以指稱 (編按,留言中有討論),男人的自慰有打手槍打飛機尻槍,女人的自慰除了自慰以外,沒有別名。沒有別名也就表示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並不談論也不熟悉,女人的自慰如此嚴肅而且見不得光,以至於多數的女人其實並不敢承認自己會自慰。

說兩個關於女人自慰的小故事。

故事一:一個女孩在小學的時候,自慰被家人抓到,家人揍了他一頓,說「你這樣很髒,以後沒有人會要你」、「不要再被我發現你這樣做」。於是女孩一直擺脫不了對自慰的害怕和恐懼,因為他知道社會不允許他這樣做。

故事二:一次關於性的討論工作坊中,一位女孩提問說,他很想知道其他女孩第一次自慰的年紀,因為他身邊的人不是說不會就是說大學,他不相信那是真的。現場的大家都笑了,我也笑了,但回頭想來其實有點哀戚。

自慰不髒也不丟臉,是這些大驚小怪的家長和蕩婦羞辱自慰女人的成人,讓自慰變髒變丟臉了。二十一世紀了,我們可以有點輕鬆看待性慾的權利ㄇ。

(覺得不敢相信我長到二十六歲還需要對抗自慰汙名,這不是我十六歲時的事情嗎…)

(昨天才在回家路上在想,開一篇文來聊女生的自慰經驗這件事,今天就看到這個新聞,是喵電感應ㄇ(亂講))

註:本文指的男人和女人是以生理性別和衍生的社會期待為討論基礎,關於跨性別的經驗, 請看留言中澐嫻的說明

(本文經原作者 周芷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